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父亲的肩头

时间:2021-11-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陈鸿雁 点击:
  时间总如溪边的流水兀自远去,童年那些坐在父亲肩头撒欢的日子,仿佛眨眼之间,就变成了记忆深处最美好的回忆。突然想起一首歌:“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
 
  小时候,父亲是那棵巍然屹立的大树,他的肩膀坚实而有力。我们总喜欢骑在他宽阔厚实的肩膀上,双手紧抱着他的头,像骑“大马”一样撒着欢玩耍,父亲驮着我们满院子转着圈圈奔跑,房前屋后撒下一路欢声笑语。
 
  门前有棵高大的核桃树,每到夏天核桃快要成熟时,我们总嚷嚷着要吃核桃,无奈个子太矮,够不着。于是父亲拍拍他宽阔的肩头,我们马上会意爬上去,坐着或站在他的肩膀上,伸手拽下核桃树的枝丫,挑选个大的核桃摘下来,半成熟的核桃皮还带着涩涩的味道,剥开外衣,脆嫩的核桃仁散发着还不太浓郁的香味,就像我们稚嫩的童年。
 
  上山干活时,父亲总是挑着一对大箩筐,一头装着年幼的弟弟,一头装着稍大的我。他一边挑着我们爬坡上坎,一边用力喘着粗气,我们像两只温顺听话的猫咪,乖巧地蜷坐在晃来荡去的箩筐里,随着箩筐的绳索在扁担两头来回晃悠,像童年难忘的秋千。等到了干活的目的地,父亲早是大汗淋漓,浑身冒着热气,散发着浓浓的汗味。
 
  一年四季,田地里的玉米、红薯、小麦、豆子、稻谷,都是父亲用肩头一筐一筐挑回家里,装进粮仓,然后再一次次挑到村里的加工房里做成大米、面条……无数个天晴下雨的日子,父亲的担子总不离肩,挑肥下种,挑水入缸,挑粮回家,那时农民的运输,除了背,就是挑,春夏秋冬,年年如此。
 
  在长年累月扁担的磨砺下,父亲的肩头已经磨出了厚厚的老茧。先是起泡,再是结疤,最后都变成了重重的茧,一层又一层,数不清有多少层。日积月累,父亲肩头的老茧,早已沉淀成劳动岁月的历史见证。
 
  他把艰难困苦的清贫日子,都一肩挑在了自己厚实的肩膀上。他挑出了我们欢快无忧的童年,挑起了我们全家烟火弥漫的日子和丰收喜悦的希望,挑来了我们光辉灿烂的美好未来。年迈的父亲,如今脊背不再挺拔,双肩不再有力,他把一生对家的爱和责任,都挑在了自己的肩上,从黑发到白头。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父亲的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