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母亲啊,永远的怀念

时间:2021-11-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谭武章 点击:
  母亲去世30多年了,可她的音容笑貌时常萦绕在我的脑际。我怀念我的母亲。
 
  民国初年,母亲出生在吉林省一个偏僻山村,自幼家境贫寒,周岁时她的母亲就病逝了。她父亲常年给地主家扛活,无力抚养,只好忍痛把她送给别人。母亲的姐姐难舍亲情,哭着央求父亲不要把妹妹送人,在她的坚持下,终于把小妹妹又要了回来。这样,抚养我母亲的重担便落在了比她年长11岁的姐姐身上。生活困难,她姐姐把小米炒熟磨成面,做成糊糊喂养妹妹,母亲总算侥幸活了下来。
 
  母亲在失去母爱后不久便患上耳疾,土办法没能治愈,致双耳失聪,落下终生残疾。母亲的童年是在凄凉和悲苦中度过的。
 
  母亲青年时依然艰辛。但她总是和睦邻里,勤俭持家,抚养子女,悉心侍候公婆。母亲对公婆的孝顺出了名,我父亲有兄弟五人,我的祖父母是在我家度过晚年的。
 
  母亲总是默默地操持着家务,想尽办法粗粮细做,让家人吃得尽量可口些。七口之家的衣被鞋子都由她一人缝制,每年春节母亲都能让我们穿上拆洗缝补过的新衣服。当她老人家看到我们穿得整整齐齐时,便会露出慈祥欣慰的笑容。我们兄弟姐妹沉浸在新年的喜庆快乐中,哪里想到这快乐中饱含着母亲多少不眠之夜的辛苦啊!我清楚记得,腊月里,在室外零下三十几度的严寒深夜,我一觉醒来,母亲仍守着火盆盘坐在炕上,在昏暗的煤油灯下飞针走线的情景。
 
  上世纪50年代后期,我读初中,每天要步行8公里到公社所在地中学读书。冬天日短天寒,母亲每天都要在黎明时就为我准备好早饭,太阳还没有出来我就得去上学。凌晨,从厨房顶上落下来的水珠在地上结成了一个个乒乓球大小的冰球,浓密的水蒸气使对面看不见人,母亲的头发上挂满晶莹的小水珠,冷风一吹便成了白霜。母亲那憔悴的身影印在我的心里,我立志要报答母亲的深恩。我参加工作后第一次拿到工资时,便如数交给母亲,直到1980年母亲病逝。
 
  饱经忧患的母亲,一生养育了5个子女,却没享过什么福,积劳成疾,过早离开了人世。每当想起母亲,我总有一种沉重的愧疚感。
 
  我爱母亲。我永远地怀念母亲!
作品集关于母亲的文章 亲情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