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爱情鸟

时间:2021-11-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肖龙 点击:
  一日小雨,大巴车在崇山峻岭中缓缓前行,我们前往陕西洋县华阳古镇采风。同座的是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是洋县本地的一位文化名人,他娓娓而谈,不停地为我介绍洋县的地理风物和人文历史,不急不缓的语速潺潺如车窗外菲菲的秋雨。只是很遗憾,我竟然忘了问其名姓,只能称其为老者了。

朱鹮
 
  “看,这里就是朱鹮的发现地!”老者指着窗外远处的山峦。
 
  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苍翠的松柏和隐隐的山峦,掩映在如白练、如炊烟一般的云雾之中。近处是一条溪流,自我们正在奔去的方向而来,一路向我们来时的方向流去。
 
  前一日,我们就已经到洋县朱鹮保护生态园参观,近距离看到了朱鹮。但若想觅得它们的踪迹,需得在其栖息地附近的溪流、沼泽及稻田旁静候,它绝不会负你之约,娉娉婷婷,在你的身边飞来走去,自由自在地觅食,戏耍。
 
  “朱鹮振翅一飞,特别漂亮,简直就是神鸟!”谈到朱鹮,老者满面悦色,激动和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是的,生态园里的朱鹮,在人工繁育基地的树丛间飞来飞去。那神态,疑为天外飞来的一个优雅舞者,舞动着粉红色的水袖。朱鹮是一种非常美丽的鸟类,它通体羽毛红色和白色为主基调,整个面部包括喙、脚皆呈鲜亮的红色。当它凌空飞起,双翼展开如初燃的火炬,由白而红渐变的色彩在其翼下写意一般地铺展。唐朝诗人张籍在《朱鹭诗》中写道,“翩翩兮朱鹭,来泛春塘栖绿树。羽毛如翦色如染,远飞欲下双翅敛。”同时代的大诗人刘禹锡也在《吐绶鸟词》中描绘朱鹮优雅的神态,“赤玉雕成彪炳毛,红绡翦出玲珑翅。湖烟始开山日高,迎风吐绶盘花绦。”
 
  老者如数家珍一般,给我介绍着为什么全世界朱鹮都几乎灭绝的情况下,独独这里的秦岭腹地,还保存着7只朱鹮。朱鹮素有“东方宝石”之称,对生活栖息地的环境要求非常苛刻,对此刘禹锡曾言:“四明天姥神仙地,朱鸟星精钟异气”,想必非神仙之地不能生存,足见其对栖息地的“挑剔”。这样似乎注定了它此后几乎走向灭绝之路的命运。
 
  当历史的车轮极速驶入二十世纪以后,全球范围内出现了疯狂的森林砍伐、盗猎、战争以及过度使用化肥农药等,人类用双手一点点摧毁了朱鹮的家园,无家可归的朱鹮大面积死亡,种群越来越少。1981年,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鸟类专家刘荫增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在秦岭深处姚家沟一株树上发现了一对朱鹮夫妻和3只幼鸟,另有一对成鸟,成为人类拯救朱鹮最后的希望。今天,朱鹮在中国的保护与繁衍已获得空前成功,总数量达2000多只,活动范围已达1.3万平方公里……
 
  朱鹮还有一个令人心旌神摇的别名——“爱情鸟”。在中国古代文学中,人类常常会用鸳鸯、蝴蝶、大雁、天鹅等来比喻爱情。其实,朱鹮对爱情的忠贞是许多鸟类都不可比的。朱鹮崇尚“一夫一妻”制,假如一方配偶不幸死亡,另一方在未来的余生里,将始终不渝地坚守着最初的爱情,满怀着对已故配偶的无限哀思,在那高高的树枝上曾经温暖的巢穴里,独自面对未来的岁月,绝不会再与别的鸟婚配,直至死亡。
 
  正所谓“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于一只鸟来说,这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情,更能让人类为之慨叹、折服!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