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汗名王图霸王 中原豪杰显雄风

时间:2021-11-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102章 大汗名王图霸王 中原豪杰显雄风

    靠窗的一张桌子,坐的是一男一女,看模样似乎是对夫妇。男的约有三十多岁年纪,一袭青衫,外表似个文弱书生,但双目炯炯有神,落在武林天骄的眼中,一看就知此人是练过内功的武林人物。女的二十多岁,荆钗布裙,姿容却是明艳照人。在武士敦与檀羽冲未来之前,酒楼上的客人都是注目于这个少妇。

    到了武士敦放怀豪饮之时,客人们的注意力才转移到武士敦身上。这对夫妇初时低斟浅酌,款款深谈,此时也惊奇于武士敦的豪饮,把目光向他们这边投来。那男的微微“噫”了一声,想站起来,那女的摇了播头,低声说了几句话。武林天骄隐隐听得一句是:“不好,这里不是说话之所。”声音极低,而且说的是江湖“唇典”(术语),武林天骄耳聪目灵,听到了这句话,不觉心头一动,遂也悄声对武士敦道:“你可认得那边靠窗的那对夫妇吗?”

    武士敦放下坛于一看,那男的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但却记不起来。武林天骄道:“他们看你看得出神,好像是认识你的。”武士敦摇了摇头,说道:“我可想不起来。也许是他们见我如此喝酒,感到惊奇才看我吧。嗯,我也应该收敛些了。”

    武士敦不认得这对夫妇,对方却认得他。原来这个男的不是别人,乃是东海龙的大弟子西川剑客杜永良。女的是他的新婚妻子齐鲁大豪宋金刚的女儿宋巧儿。前年采石矾之战,蓬莱魔女作为义军的统帅与南宋的虞九文元帅配合,大败金兵。当时宋金刚就是一路义军的首领,他的女儿宋巧儿和杜永良都曾参与此役。武士敦在采石矾杀了金主完颜亮,杜永良夫妇曾经目击,故此发现他在此喝酒,不禁又喜又惊。不过,当时武士敦杀了完颜亮之后,便匆匆逃跑,杜永良夫妇只是认得他却未曾与他有过交谈,因此宋巧儿不赞成她的丈夫在这样的场合与武士敦招呼。

    武士敦正在思索曾在哪儿见过杜永良,忽听得楼板蹬蹬作响,上来了两个武士,披着狐裘,头戴阔边的毯帽,一看就知是蒙古人。

    这两个蒙古武士,一个髯须如戟,貌甚粗豪,一个却是白净脸皮,一副阴骛的神气。这两个蒙古武士上了楼便即十分傲慢地叫道:“谁是掌柜的,还不快快给找副座头(座位)!哼!你们懂不懂得招呼的?”

    蒙古与金国虽然未曾开战,但边境的纠纷则常有发生。在铁木真未曾崛起、蒙古未曾统一之前,是金国强蒙古弱,金国欺凌蒙古。而现在则是形势刚好倒转,蒙古强金国弱,是蒙古意欲并吞金国了。由于这两国乃是世仇,故金人对蒙古人普遍都是没有好感。酒楼的主人听得这两个蒙古武士大呼小叫,忍着气上前和他们说话。虽然说话,但却是摆着一副冰冷的面孔。

    酒楼主人淡淡说道:“实在对不起两位客官,小店地方狭窄,你是看得见的,都坐满了客人了。不敢要两位客官久候,改日请早。”

    那髯须如戟的武土”哼”了一声道:“改日请早!你以为我们是没事的闲人,可以天天来你这酒楼等候空位子的吗?明天我们已在大都了,哪有功夫再来?”酒楼主人双手一摊,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说道:“那就没有办法了。”

    白净面皮的那个武士忽然冷冷说道:“没有办法!为什么别人来了你又有办法?”侧目斜睨,眼角正是朝着武士敦与武林天骄那边瞟去,显然是针对他们二人而发。

    酒楼主人吃了一惊,心里想道:“刚才这两个鞑子又不在这儿,却怎的知道是我给那两位客官安排了座位?”当下说道“刚才还勉强可以挤得下一张桌子,现在哪里还能再挤?”

    武林天骄听了这两个蒙古武士的说话,也不觉心头一凛,想道:“难道他们是有意来向我们挑衅的不成?”仔细打量那两个蒙古武士,只见白净面皮那个武士双目炯炯有神,虬髯武士则两边太阳穴坟起,落在武林天骄这样的大行家眼中,一看就知这两人乃是武林高手。武士敦自顾自地痛饮,这两个蒙古武士在酒楼吵闹,他却似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白净面皮的那个武士说道:“好,你说找不到位子,我们自己去找。”

    武林天骄准备他们前来挑衅,但这两个蒙古武士从他们这张桌子旁边走过,却并没有停留。

    杜水良和宋巧儿正在注意这两个蒙古武土,只见这两人就朝着他们这边走来,而且在他们这张桌子旁边停下了。白净面皮的那个武士自言自语道:“这张临窗的座头正好。”蓦地提高声音喝道:“掌柜的过来!”

    杜永良蕴怒道:“你要干什么?”白净脸皮的那个武上指着他们这张桌子对掌柜的说道:“你说没有位子,这里分明还有两个主位。快给我们添上两双筷子,拿一坛酒来。”掌柜的面有难色,说道:“你们要搭这张桌子,也得请先间这两位客官愿不愿意呀!”

    宋巧儿怒道:“你这两个臭鞑子好没礼貌,谁与你们同桌,你当我们是好欺负的么?”

    白净脸皮的那个武士说道:“你们不愿意,那就请移过另外的位子去。这张桌子我们是要定的了。”

    那个髯须武士更不客气,大马金刀的就坐了下来,嘻皮笑脸他说道:“小娘于,你就陪我们喝喝酒又有什么打紧?哈,好香,好香!你可以先请我们喝一杯么?”

    杜永良陡地站了起来,冷冷说道:“好,我请你喝酒!”

    武林天骄把眼望去,只见杜永良手执酒壶,朝那髯须武士的面门一推,壶盖早已打开,热腾腾的烧酒照头照面的就泼了过去。这还不打紧,杜水良执壶的姿式,酒壶的嘴尖对准了髯须武士的太阳穴,正是一招极厉害的招式。武林天骄一看看出了杜永良的家数,低声对武士敦道:“原来此人是东海龙的弟子,巨看这鞑子如何应付?”

    话犹未了,只见那髯须武士大口一张,壶中泼出的热酒一滴不漏的给他吸进口中。杜永良的酒壶推了过来,也给他张口咬住了。武林天骄吃了一惊,心道:“这人的内功造诣颇是不弱!”要知酒是泼来的,要一滴不漏地吸进口中谈何容易?而且杜永良以酒壶当作兵器,这一推之力不亚于铁锤击顶,壶嘴又是击他的穴道的,他只凭着牙力就咬住了壶嘴,令得对方的酒壶再也不能向前推进分毫,内力之强,胜过杜永良何止倍数?所以连武林天骄也不能不暗暗吃惊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