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都挺好(回家)第50章

时间:2021-11-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都挺好(回家)(全文在线阅读)  >    都挺好(回家) 第50章

    朱丽想,只有她帮明成了,无论如何得去见见明玉,还没好好道谢呢,更得请她手下留情,不能毁了明成。但是,朱丽摸摸皮夹里的钱,发了会儿愣。总不能空手上门。朱丽思前想后,还是去买了一些漂亮昂贵的水果,自己包扎成果篮。去之前还得先了解一下明玉的住处,她手头只有大嫂从明玉家打到她家的那个电话号码和明玉的手机号码,她得预约。

    朱丽的第一个电话打到明玉的手机,没开机。朱丽犹豫了一下,打向明玉家的座机。

    此时明玉吃饱喝足正对着地图和笔记本电脑,坐书房里跷着脚想未来的步骤,石天冬早上过来送早餐,才说了几句话,就被一个电话喊出去,来电的好像是他什么朋友。对于石天冬的殷勤,明玉采取来日方长的态度。她很快就要投入战斗,不会再有时间与石天冬周旋。而石天冬则是明天将回到香港,暂时不可能再有交集,现代人做事都是只看眼前,一年半载之后,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老蒙已经跟她说了收购发生在哪里,正是她预想的武汉。蒙总的意图呼之欲出。毫无疑问,今晚蒙总与她谈话肯定三句不离武汉,她得预做准备,不打没准备的仗。

    接到朱丽的电话,明玉只觉得心烦。这儿自从接纳大嫂一住,又发善心让父亲的旧家具安放到她的车库,被明成按图索骥找上门来揍了不说,家中座机也因此烦个不停。早上早有大哥大嫂相继电话过来关心她的身体,如今又来一个朱丽,她的清静生活彻底被打乱,生活中原来还有不可承受之亲。我当道士那些年

    下意识地看看电话上面的号码显示,明玉几乎是想都没想,两眼还是看回电脑,就回了一句:“噢,你们都在家?有什么事吗?”但话一出口,明玉立刻有点敏感地想到,明成在家情有可原,朱丽怎么可能在家?难道是因为重大过失,她被事务所开除了?明玉毫不含糊就紧跟一句:“朱丽你为什么不去上班?”

    朱丽没想到明玉一句话就问到她头上,只得含糊地回答:“我休息一个月。嗯,明玉,身体恢复没有?听声音比前天有力了许多。你在哪里?我来看看你好吗?嗯,我要不要请你爸一起来?”

    休息一个月?不是产假,不是婚假,这种一个月的休息,什么原因?“不好意思,我在家处理工作,没时间招呼你,我有恢复,毕竟年轻。谢谢你的关心。朱丽,你一个月的休息是不是处罚?对不起,你是因我受过吗?”

    抓住机会,朱丽道:“我们面谈好吗?请让我当面谢谢你,让我心安。我有很多事要和你谈。明成上班去了,只有我过去你那边。”

    明玉想了想,还是拒绝,“对不起,朱丽,我无立场接受你感谢,我希望我对你造成的伤害在可控范围之内。见面就免了吧……”明玉善意地为朱丽找了个可以被接受的理由,因为她这次对不起朱丽,“我这张脸现在不想见人,所以才在家办公。有什么事,你请电话里说。”

    朱丽很轻易就抓到明玉话语中细微的变化,那种变化,意味着她态度的软化,意味着可以对话可以交流。她没有犹豫,抓住机会就道:“明成现在情绪很低落,但有关的心理调节,这是他作为一个成年人自己应该做的事。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请你约束你的同事,请不要让他们来我家耀武扬威。”

    “咦?谁?”明玉心中飞快梳理了一遍同事。

    原来不是明玉指使的,果然不是。朱丽松口气,道:“一个高大有力的年轻男子,长得黑黑的,他好像说他姓石。”

    石天冬,只能是他,他认识明成的家,早上来的时候他倒没提起来邀功。明玉不由暗笑,不知道黑高的石天冬面对白高的苏明成会是如何的火爆场面。但嘴里还是道:“我知道了,以后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也希望没有对你们造成太大伤害。放心。”

    放心?对于没人上门寻衅的事,朱丽确实是可以放心了,但对于明成今早显而易见的心理变化,她能放心吗?她已经担心了一早上,她几乎是冲口而出:“可是我没法放心,明成变化太大,令人害怕。”说出后才想到,她怎么会与不相干的明玉说这事儿,但又一想,除了明玉,她又能与谁说?对朋友向来是报喜不报忧,而对父母,明成的事已经够让父母操心,父母年老了,她不能再拿烦心事叨扰他们。似乎只有明玉可以说。

    明玉不料朱丽会对她说这个,刚刚还在说苏明成是成年人,应该自己调整心态。朱丽似乎应该不是那种喜欢到处唠叨的旧式女人。但她不想管明成的事,想到明成就心烦,她只是公事公办地道:“苏明成比较自我,一向不大会考虑别人死活,最近一阵,你得有心理准备。不过只是时间问题。如你所说,作为一个成年人,他应该有抵御风波的能力,我希望他能从中汲取教训。”

    朱丽感觉明玉说到点子上,正是她的担心,但也看出明玉有所回避,她此刻真是无人可说,即使从没好言好语说话的明玉也是稀罕的稻草,她也得一把抓住,“我不担心明成不汲取教训,担心的是他钻在教训里拔不出来。你早说过,他不成熟,而且现在又处于心理断奶期。”

    明玉没想到她有意贬低明成的话都被朱丽接受了,不由一笑,“朱丽,谁都没担负别人一辈子的责任。包括父母,父母如果担负孩子一辈子,孩子又乐意伏在父母背上一辈子,那很畸形。苏明成不是我愿意交往的类型,所以我对他无法产生关心。你是个讲道理的人,但我不想与苏明成再有瓜葛,恕我不想与你讨论有关他的事。”

    朱丽听了这话,知道对方下逐客令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她只能言尽于此。明玉这回能一反常态跟她客客气气说话,是看在她被停职一个月的分上。总是她和明成先对不起人家。朱丽放下电话,心里放不开的还是明成的变化。刚才与明玉说话时候,把她心底害怕的却不敢想起的问题翻了出来,真说出来了,更知有些东西浑浑噩噩得过且过倒也罢了,想得太通透,又无法解决问题,只有害死自己。明成的心理变化岂是进去两天就能速成的,变化其实早在婆婆去世后就开始,就是明玉说的心理断奶。他的心理断奶除了去世的婆婆,还有谁能帮他?她朱丽吗?以后她有那能耐又当娘子又当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