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母亲的镜匣子

时间:2021-10-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孙玉秀 点击:
  母亲曾有一只木梳妆匣,外观呈长方体,精致的烫花图案,淡粉色的亮漆。它是母亲当年的嫁妆,也是我童年的挚爱。
 
  镜匣子又称“梳妆匣”,将镜匣子上的锁扣打开,掀开镜匣子盖,一道亮光飞出,舌头一伸,扮上一个鬼脸,便整个在镜子里呈现出来。
 
  镜匣子里有一长方形隔层,将它分为上下两部分。这一隔层很特别,大约有两厘米高,用横竖两个木条,分成三个大小不一的空间,梳子安放在这里最合适。将隔层取出,下面有一个很大的空间,是母亲用来存放脂粉、擦手油、雪花膏之类的地方。
 
  我每天早晨打开它梳头,一股混合的香气扑鼻而来,时常令我猝不及防,连打两个喷嚏之后,夸张地喊一嗓子:“香!真香啊!”母亲若是听见,便瞪我一眼:“死丫头,快点梳头,再磨蹭就迟到了!”
 
  我听见“迟到”俩字,心里紧张,不敢丝毫怠慢,让那把梳子赶紧灵活起来。可怜我那一头长发,梳子还没滑到发梢,那发丝越发“团结”,交错在一起,宁死也不肯分开。我气急败坏,使出全身力气往下拽梳子,只听“啪”的一声,再看手中的梳子,已经断了三颗齿子。望着镜匣子里的我,一头乱发披在肩上,梳子又坏了,心想,彻底迟到了!眼泪便噼里啪啦掉下来。
 
  母亲进屋,见我狼狈的样子,跑过来帮我梳头,同时数落:“把头发剪了吧,别误了上学!”我望着母亲身后那根乌黑的长辫子,心里羡慕,使劲摇头说:“不剪!姥姥说我梳长辫子好看!更像画上的李铁梅!”母亲一旁只好摇头叹气说:“那你以后起早梳头!”
 
  后来才发现,其实我那所谓的长发,还不及母亲长辫子的三分之一。为了拥有母亲一样的长发,等到秋天扒苞米时,取来一绺绺苞米须,编成几股假长辫子,再跑去打开镜匣子,用头绳绑在自己的发梢,两条长辫子果然拖到地面了!
 
  去跟伙伴们炫耀一番之后,觉着还不过瘾,便趁着母亲不注意,偷来一根筷子,放在灶膛的火炭上烧热,再打开镜匣子,对着镜子,将额前的头发用热筷子卷起来,几分钟后,便有了好看的卷发。
 
  这种游戏也有危险,一次筷子太热,没注意上面还冒着火星,刚将筷子卷上去,头发瞬间便烧焦了,吓得我刚扔掉筷子,镜匣子“啪”的一声,摔倒了地上。等我捡起时,发现那镜子已经有了裂痕!吓得我好几天躲躲闪闪,怕被母亲发现端倪,不敢再去照镜子。
 
  我读高中时,母亲的镜匣子已经发旧,亮粉色几乎褪尽,斑斑驳驳,尽显岁月沧桑。母亲为了在田里劳动,供我们兄妹读书,也剪去了一头长发。后来我才得知,镜匣子本是一对,母亲不知何因,将另一只送给远方的姑姑了。
 
  等我读中文时,才了解镜匣子古时亦称“镜奁”,《说文解字》中写作“镜”,北方人也有称“镜支儿”的。若是追溯下去,关于梳妆匣历代称谓颇多,也颇有讲究,这里面涉及的知识和历史,恐怕同样是渊深博大的。
 
  毕业后的我,偶然间记起母亲的镜匣子,便四处翻找,不曾想,老屋里早已不见它的踪影。问及母亲,母亲说,早记不得了,不知是哪天,镜匣子里的镜片完全碎裂了,便被当垃圾丢弃了。
 
  我听后竟然有些伤感,那只镜匣子伴随了我的整个童年,曾带给我童年无尽的欢乐,总让我忆起母亲给我梳头的暖!
 
  淡粉色的亮漆,精致的烫花图案,母亲甜美的笑靥,刻在明亮的镜子里,在我的记忆深处温情绽放!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母亲的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