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父亲第一次坐飞机

时间:2021-10-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庞秋波 点击:
  我的父亲,一个地地道道土生土长的农民。年轻时为了一家人的生计,背着篾背兜儿走乡串户,干篾匠活用每天挣得的一块钱工钱,苦苦撑起了一家七口人的一片天。

父亲第一次坐飞机
 
  1983年,大姐考上重庆师范学院,第二年邀父亲去重庆游玩了一次。那是父亲第一次出远门,单边辗转坐汽车、轮船,再乘坐汽车,需要三天时间。尽管舟车劳顿,但回来后父亲仍陶醉在大都市的繁华之中,给左邻右舍讲重庆的楼层有多高,动物园的蟒蛇有多大,听得大家羡慕不已,不满8岁的我,也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
 
  后来,随着大姐二姐工作、成家,家里的生活条件也日渐好转。有两姐资助家庭日常开销,父亲放下了多年的手艺活,不用再像以前一样奔波劳累;再后来,我们四姐妹相继成家,父母在不满60岁时便随子女进城生活。父亲身体硬朗,期间又为二姐家跟过一段时间的货车,到过北京、天津、厦门、福建等不少大城市。父亲走南闯北,开阔了眼界,尤其见过偌大的飞机场和机场里停靠的各式飞机后,更是念念不忘,总念叨着无论如何也要在有生之年体验一回坐飞机的滋味。
 
  2004年,大姐调至重庆工作,父母也时不时乘汽车、火车去重庆住上一段时间。2010年4月,黔江武陵山机场建成,同年11月正式通航运营,并开通重庆、北京、上海、昆明等航线。黔江人乘坐飞机出游方便快捷,实现父母坐飞机的愿望也指日可待。
 
  4年前,父母在重庆耍了数月后回黔江,谈话中又流露出想乘坐飞机的意愿。大姐这才想起这是父亲多年的梦想,心里十分愧疚,于是立即在网上为他们预订了机票。坐飞机那天,父母兴奋得像两个孩子,老早就到了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当他们兴冲冲地取到机票,父亲却被泼了凉水——因工作人员的疏忽,把父亲姓名中间一个字给打落了。就是这一字之差,让父亲与坐飞机之缘擦肩而过,于是母亲只好一人乘坐飞机,父亲改乘火车抱憾而归。
 
  之后的几年里,父亲沉迷在组建的乐队里拉二胡,外出的时间少了许多,乘坐飞机的心愿也就一直未了。
 
  今年六月初,父母再次去了重庆大姐家,一呆又是差不多一个月。上周末,父亲因事乘汽车独自回了趟黔江,然后火急火燎地赶往中心医院,去做了几项规定指标体检,并让医生出据了健康证明。因为这一回,家人无论如何也要让父亲乘坐飞机去重庆。
 
  拿着健康证明,外孙也早已替老人家买好了当天中午1:20飞重庆的机票。快到点儿时,父亲在家人的陪伴下,有些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先在机场拍了几张照片作留恋,然后急不可耐地去取机票。可在检票时,工作人员的一句“您这张票有问题吧?”一下子让父亲的神情紧张起来。原来,由于外孙的不小心,居然把机票订成了“重庆→黔江”,哈哈,行程订反啦。真是好事多磨!不过还好,尽管一波三折,可喜的是,当天下午5:20还有黔江飞往重庆的航班。于是,家人再次为父亲重新退订了机票,父亲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
 
  不知中途的四个小时等待,父亲有没有“度时如年”之感。总之,在飞机晚点儿半小时后,5:50分,去往重庆的飞机终于盘旋在了黔江新城的上空,77岁高龄的父亲,也终于实现了有生一来第一次坐飞机的愿望!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父亲的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