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都挺好(回家)第33章(2)

时间:2021-09-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此时朱丽虽然心烦意乱,但还是不会忘记一件事,这车子是大老板的御用坐驾,这司机是大老板的御用司乘,所以她是断断不敢让司机送她到小区后还送她到家门口。远远看见小区大门时候,她已经对着司机千恩万谢,在小区门口“强烈要求”跳下车后,又是站在路边目送归鸿,看着红艳艳的车尾灯转弯消失她才转身进入小区。但进入小区后她不必再挂着面具,一个人低头缓缓而行,彷徨着明天要不要递上辞呈。小魏的话虽然有理,但她能听不出其中的安慰成分?谁知道大老板心中是怎么想的,今晚老板什么都没说,让她躲过一劫。但是,明天呢?明天,大老板究竟是沉默一晚上之后的爆发,还是放她一条生路?朱丽想得唉声叹气,了无生趣。做一份牛工,挣几块钱工资,不得不忍声吞气。可又怎敢不要这份牛工呢?没有这份牛工挣来的工资撑着,做人更加了无生趣。

    但现在就有生趣了吗?朱丽长长叹了口气,不提防,一头撞进一个人的怀里。这个怀抱很熟悉,但朱丽现在厌烦它,毫不犹豫就大力推开这个怀抱。

    明成被朱丽挂断电话后,就一直心怀鬼胎,明白是自己擅自卖车的事惹恼朱丽了。这事儿他本来准备先斩后奏,卖了车后才告诉朱丽,因为朱丽反对他投资什么生产线。他站在客厅里焦急地徘徊再三,决定主动出击,到楼下等朱丽回来,花足工夫讨朱丽欢心。

    被朱丽推开,是情理之中的事,但明成赔足小心,弯着腰放低身段陪朱丽走,一边小心看朱丽的脸色,轻声问:“怎么了?跟我说说,说出来就好过一点儿。”

    朱丽看着明成的姿势却觉得无比碍眼,心说子承父业,那么高大的儿子一学谨小慎微,怎么活脱脱就是苏大强第二呢?连声音都那么像,说话声里都是讨好的气声,低头哈腰只差一点就像个穿香云纱的汉奸。朱丽只是不理明成,包也攥得紧紧的不交给明成,自己闷声不响地上楼,进门。

    明成在后面忐忑不安地跟着,偏偏进门关门时候他的手机叫响。他一接电话,却是朋友告诉他,买家喜欢这辆车,要了,定金当下可以支付,明天交款办手续,但是价格当然不可能太好,都已经用了三年的车了,难道还能照新车卖?车上的装饰也不能算钱,这跟卖二手房一样,报纸上登的都是送普通装修送豪华装修云云。明成不依,那些音响那些车灯,都是他特别订购的日本原装货,怎么可以不算钱?再说朱丽一看就是反对卖车,他的心有点动摇,所以咬紧牙关就是不肯送装饰,非要折价,而且要价不低。大不了不卖了,起码也可讨得朱丽欢心。但是明成扪心自问,还是想卖的,只是没那么迫切了。

    朱丽一听明成与人热火朝天地讨价还价,气得差点七窍流血,若不是她要面子,一早扑过去抢了电话。她不愿做泼妇,她有底线,所以只有死要面子活受罪,躲进主卫洗漱卸妆,用一扇门隔绝外面烦人的噪音。

    明成没想到,他这儿吊着卖了,那边买家反而退让了。两下里扯皮再三,装饰终于折了一定的价钱,整辆车卖出去,十四万三,比原来设想的还高了一点。再加上已经借到手的一些,已经超出周经理给的十六万底限。明成立刻答应,放下电话时候得意地心想,切,不就是十几万钱吗?一天搞定。

    但明成终究是有点心虚,因为这些事都是瞒着朱丽干的。现在正好朱丽在卫生间里,他就隔着门汇报,免得看朱丽愤怒的脸色。“朱丽,车子卖掉了,价钱卖得不错。十四万三,二手车卖到这价钱已经是看朋友面子了。”

    这时候朱丽在里面反而反常地冷静下来,她用化妆棉轻轻地为眼睛卸妆,一边含糊不清地道:“你外面等着,我很快出来跟你说话。”

    这一说,明成反而感到摸不着头脑,朱丽明明是哭肿了脸回家的,怎么现在这么冷静?除了嗓音有点哭过后的沙哑。明成感觉到有点不妙,忙动手给朱丽做了杯Twinings伯爵奶茶,香浓美味地等着朱丽,当然,他自己也有一杯,容器当然是他们的WEDGWOOD茶具。

    朱丽出来,坐到明成对面,看了一眼茶几上的奶茶,没有碰它,她是有意不去碰它,免得让明成找到话题。然后,朱丽冷静地盯着明成,以她一贯的轻柔声音淡淡地道:“车子是我们家的固定资产,我有一半的所有权,你不可以不经过我同意而单独处置它。我想问清楚,你卖车的钱,是准备还你历年累计欠你父母的钱,还是做你上回说的投资?”

    明成不习惯与朱丽这么面对面谈判似的说话,朱丽说话的时候,他想着山不就我我就就山,便自己转移阵地坐到朱丽身边,与朱丽挤坐到一张沙发上。“这笔钱我准备投资,回头拿来的红利,那就专款专用,全部拿来还给爸,你看怎么样?你们公司岀什么事了?怎么会去明玉他们公司?你该不会是受明玉的气了吧?”

    朱丽微咳一声,道:“别打岔,我们一件事一件事地解决。你非要投你的资,你说你有你的理由。我呢又坚决反对,我也有我的正当理由。我们没有折中的可能,我也不可能与你吵架非要扭转你的发财观念,该说的我以前都已经说过。只好你投你的资,我持我的保守态度。所以,卖车的钱,你拿一半去投资,我不过问,红利你准备怎么用,我也不过问。另一半的钱我拿着,这是婚姻中属于我的财产,我不同意投资,至于我准备怎么用这一半的钱,你也别过问。以后变卖家里任何一件超过两千块价值的固定资产时候,都适用此办法。怎么样?同意的话,我起草一份协议,明天拿去公证。”

    明成本以为朱丽会冲他撒娇哭闹,那么他就据理力争,软硬兼施说服朱丽,没想到朱丽却来了个切分处理的主意,合情合理地给他属于自己的一块自由天地,他反而一时难以适应,喃喃地道:“朱丽,你别走极端,你这不是跟分家一样了吗?”

    朱丽避开明成的手臂,又转移到明成最先坐的地方,坐下才道:“否则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吵架?或者谁退让?你肯吗?我不肯退。这笔钱我也不会要,我就把钱直接交给你大嫂,她不是正替你爸买房吗?算是我退还以前从你爸妈那儿侵占的钱,我向来不喜欢欠人债务。你的部分你自己想办法退还。”

    明成忙道:“其实我们的目的还不是一样的吗?我是用发展的理念挣钱还钱,你是用现有的钱还钱。我给你算算这笔账,我们就算三年之后,我的投资办法最后所得余额是多少,而你的办法是没有任何产出了。我去拿张纸,我演示给你看我最保守的投资回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