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第七种人生(2)

时间:2021-09-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天下溪 点击:
  金斯利跟在穿白衣的马汀尼医生身后,穿过狭长幽暗的走廊。他脚步轻快,想到接下来的消遣,浑身充满了百爪挠心的迫不及待。
 
  马汀尼医生在一扇锈迹斑斑的旧铁门前停下脚步,转头笑着说:“这一回绝对物有所值。”
 
  “最好这样,别忘了我可是付了比之前多两倍的钞票。”金斯利捋了捋垂到眼前的灰白头发——为了遮盖裸露的头顶,他努力把发缕从鬓角拉过来,但它们总是在油光发亮的大脑门上待不住。
 
  “我给你的也是双份。你肯定没玩过像她这样的……她,或者是他,刚出生时家人以为是个男孩,养到十五岁发现第一性征迟迟不发育,带到医院检查,才发现染色体是XX。医院动手术切除了多余的男性器官,却没法恢复先天不良的子宫功能,因为无法接受突如其来的性别转变,她的精神出现严重问题,最后被家人放弃。你看,是不是很特别?而且她很漂亮,是个金发碧眼的尤物。”医生卖力地介绍,像个合格的保险推销员。
 
  怀着阴沉的兴奋与恶意的期待,金斯利推开了那扇吱呀作响的铁门。
 
  里面的房间一片雪白,四壁包括门板都包裹着厚厚的软垫,房间内没有任何尖锐与坚硬的物品,以防止患者发病时弄伤自己。
 
  受惊吓的女孩猛地抬起了脸。她最多不过十七八岁,很瘦,穿着一套蓝白条纹相间的病号服,越发显得身材纤细,正双手抱膝地蜷坐在床沿。长长的波浪般的金发从她肩膀披散下来,蓝眼睛空茫惨淡,仿佛某种恓惶不安的小动物。
 
  “嗨,宝贝儿,我们来认识一下?要知道夜晚还很长。”金斯利笑容满面地走进来,反手关上了房门。
 
  “天哪,真够恶心的!拜托别跟我讲后面的事。”我很不爽地对诺兰说。
 
  对方耸了耸肩,同样露出难以忍受的神情:“我也不想说,也没得说,这段到这里就结束了,幸亏是。我现在还记得当我是‘金斯莱’时,那种沸腾的欲望,好像我真是个变态似的。”
 
  你确定你不是吗?我在心底说,同时在本子上写下一行:一个名叫金斯利的五十一岁商人兼嫖客,与拉皮条的精神病院医生勾结,祸害被家人遗弃的少女。
 
  “是精神病院没错吧?”我边写边求证了一句。
 
  “没错。”诺兰肯定地说,“一家地处偏僻的私人精神病院,他们常年干这勾当。金斯利是熟客,那姑娘不是第一个受害者。”
 
  “你的幻想世界够丰富的,还藏污纳垢。”我挖苦道。
 
  “现实世界不也如此。”他倒没有生气,接着开启下一个人生片段。
 
  她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也许是玛丽、露西之类烂大街的名字,以至于每次被人叫后过耳即忘。
 
  她总是搞不清楚时间,下一刻忘了上一刻做过的事,听见不存在的声音,陷入各式各样的幻觉。有时她会安慰自己:医生不是说了吗,只是小毛病,轻易就能治好。但很快她又发现,医生根本就没说过,那些完全是她脑子里的声音。
 
  ——好吧,她承认自己就是一个疯子。而她的邻居,另一个瘦巴巴的女疯子则是唯一的聊天对象。
 
  “11号,”她忘了邻居的名字,只好叫门牌号,“昨晚他们又带人拜访你了是吗?”
 
  对方没有搭理她。
 
  她自顾自兴致勃勃地说下去:“啊哈,我听见你的尖叫了,你在大哭,在求饶。”
 
  “我没叫,也没哭。你又幻听了,朱蒂。”对方冷淡地回答。
 
  “你应该哭泣的,这样能取悦他们,你所受的折磨就会少很多。”她用过来人的语气劝告,“你得满足他们的需求,11号,别试图用任何方式反抗。他们是大人物,能控制一切,而我们生来就是玩物,只要听话就好。”
 
  “不,我不是……”
 
  “你得学会顺从。”
 
  “我学不会……”
 
  “所以你逃跑,结果怎么样?被抓回来,绑在床架上,继续灌药,让你想死都死不成,最后还是得接受所有安排。既然如此,干吗不一开始就服从呢?”她说这些话时条理清晰,一点也不像个疯子。
 
  “……”
 
  “你在想什么,11号?不用思考什么复杂的事情,放松点。”
 
  “——闭嘴,安妮!我不要他妈的放松,不要他妈的服从!就算遭受再多折磨,那也是我自己的选择!”
 
  她对邻居的不受教十分恼火:“你会死在这里,腐烂掉,像一团乱七八糟的垃圾,没人能帮你,没人能救你,你死心吧!”
 
  咆哮时,她听见门外脚步踢踏、大呼小叫,伴随着阵阵刺耳的警报声传进来,这是又一场幻听吗?
 
  她贴在门洞往外张望,看见了漫天火光——整栋建筑物,包括阴森的走廊、惨白的注射室、腐朽的长椅……全都被熊熊火舌吞噬,灼热的气浪簇拥着令人窒息的浓烟扑面而来。
 
  “天哪,着火了,一切都要被烧光,也包括我们……”她喃喃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