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妈阁是座城(第十六章)

时间:2021-09-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歌苓 点击:
妈阁是座城(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秋季的香港艺术品拍卖会上,老史的一件作品被拍出去了,虽然价钱拍得不高,只十五万,但这是性质不同的钱,是令老史和晓鸥振奋的钱,跟过去用两千件复制的居家摆设赚来的钱完全不是一回事。这是陈小小和豆豆消失的第四个年头,有人跟晓鸥说,在加拿大的温哥华见到了母子俩。不知道是否也有人把这消息告诉了老史。估计老史现在一定知道陈小小和豆豆的所在,因为他已经不为电话铃声所动了。

    老猫这天到工作室来找晓鸥。晓鸥在帮老史抛光一件成型的作品。一个走钢丝的杂技演员,很写意的,钢丝是一根很直的树枝,人不可思议地在上面以99lib.net高难舞姿骑车。虽然小小是表演高空舞蹈的,跟走钢丝不尽相同,但可以看出老史对杂技各种动作的熟悉,对这种古老民间艺人的迷恋。老猫看着无声息的晓鸥和老史各忙各,眼睛和鼻孔发出一个看不起的微笑:跟着木匠做木匠婆了!木匠都能得手我老猫怎么就只有看的份儿?还挺把木活儿当事儿呢!这么赚钱跟早市卖鱼也差不了多少。不指望老猫这种人懂得很多乐子在于不赚钱和用什么赚来的钱。老猫掏出烟盒,晓鸥立刻把他往门外撵。

    “你要把一屋子作品都烧成炭啊?”

    “我以为你俩干柴烈火的早该把那些木头烧成炭了!”

    老猫嬉皮笑脸的,现在的晓鸥一点荤都不吃,老猫给的荤让她要吐。

    “滚蛋!”

    “有了木匠不要猫哥了。”一个悲哀表情符号出现在那堆白毛下面。

    “有话快说。”

    “有屁快放。这就放:那个姓段的王八蛋把那六十万全输光了。”

    晓鸥吞一口冷气。这一来她真是做圈套让老猫钻了,虽然她不是故意的。可是老猫怎么知道段输光了呢?段自己供认的。段凯文在妈阁,偷渡过来的,偷渡费都是借黑摆渡的,还是他老猫帮着还了偷渡费。人和人也能复制,段凯文复制了当年的史奇澜。是不是亲自把钱送到黑摆渡手里的?一共才五千块,他老猫没那么下贱,去亲自接洽黑摆渡那种人渣,当然是由段总自己去还的。

    老猫在“段总”二字的发音上出了个戏腔,似乎是嘲弄,也似乎是骂人,那意思好像说从今后人们骂王八蛋的时候可改为骂“段总”,“段总”和王八蛋是同义词。

    晓鸥知道老猫又上了段凯文一个小当:那五千块钱被拿去做赌资了。看来段要把不服输的美德保持到生命终结。那么现在段住在哪里?给他安排在金沙,标准间正好在打对折,就在那个最便宜的标准间里,逼出了“段总”关于六十万资质牌照费的实话。一定又跟他动粗了?不动粗“段总”有实话?这一刻段凯文在哪里?在金沙的标准间。猫哥放心,他已经不在那里了。那在哪里?在哪里不知道,不过他肯定已经逃走了。难道“段总”还有更阔气的住处?他从你那里得了五千块的赌资,不逃走还等什么?

    老猫空白着一张脸对着晓鸥。妈阁的小赌场星罗棋布,曲径通幽,段凯文钻进去,十个老猫都别想捉回他来。段凯文贫苦出身,现在也可以跟贫苦赌徒坐在一桌,照样酣畅淋漓地玩个昼夜颠倒。妈阁的赌界是一片海,远比妈阁周边真正的海要深,更易于藏污纳垢,潜进去容易,打捞上来万难。只要段凯文放下了架子,调整了心态,肯和下九流赌徒平起平坐,可有的玩呢!那些小赌档也会有小叠码仔,他可以借到小笔赌资,一个赌场赖一笔账,段总可以在赌海中颐养天年。

    老史此刻也来到工作室外。他跟老猫随意打了个招呼,掏出一盒熊猫烟来请老猫。烟是他一位识货的客户送的礼物,一送送了一箱。老史的原则是不抽花钱买的烟,所以他说自己不抽烟,只抽礼物。

    “出事了?”

    晓鸥和老猫无力地笑笑。晓鸥娇嗔一句,都是他老史的不是,要她给段总最后一次机会。结果呢?机会又被他扔在下水道里了。

    “他肯定特别想把他的什么牌照拿回来的,”老史分析道,“不过没有经得住诱惑,跟他的最后机会失之交臂了。”

    “你怎么知道?”

    “我是过来人啊。”老史坦荡地笑笑。

    老猫一句话不说。他心里一串串的脏话,全是骂“段总”的。吸完一根烟,他扭头就走。指望老猫这种人学礼貌是妄想,连句再见都没学会呢。十多分钟后,他打电话告诉晓鸥,她真是料事如神,“段总”真的从标准间里逃走了。

    从此段凯文的手机停机了。

    一天晓鸥去工作室给老史送午饭,手机响起来,是国外号码。晓鸥的心咯噔一声,但她“喂”了几声,对方却不出声。等了半秒钟,晓鸥挂断手机,脚踏上车子的油门,手机又响铃,她拿起就说:“喂,小小,你说吧,说完我还要给老史送饭,他没吃早饭。”

    果然那边出声了。竟是老史的儿子豆豆。豆豆张口便让晓鸥把父亲还给自己的母亲。晓鸥的嘴张开,一个字没说出来,又慢慢合上了。一定是陈小小导演了孩子,给孩子嘴里塞了这句台词。她这两年可想过要拆开老史和陈小小?可谁能拆得开陈小小和史奇澜?小小基本上是老史带大的,为了带大小小,老史把自己原先的家都扔了。豆豆又来了一句,父亲是因为怕梅阿姨伤心,所以他一直不愿意跟他母亲直接通电话,一定要通过梅阿姨转达。晓鸥一再催促自己,跟孩子问一声好,哪怕问一句他们住在温哥华可习惯,但她一声都发不出。豆豆那边先“拜拜”了,她哑声回了个“拜拜”,挂上手机。不知多久之后,她发现自己仍然坐在驾驶座上,看着窗外的妈阁。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老史木雕的名气正像水渍洇湿厚厚的纸张一样,虽然水的疆界拓展得极慢,慢得几乎无知无觉,但终究在往外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