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同命相怜嗟母女 求荣不惜劫妻儿

时间:2021-09-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78章 同命相怜嗟母女 求荣不惜劫妻儿

    老婆婆这句话奇特之极,她不骂别的,一张口就骂笑傲乾坤“油头粉面”。不错,笑傲乾坤是个英俊的美少年,但他也是个武林中人交口称誉的正派侠士,有生以来,还从来没有人这样骂过他。“油头粉面”这四个字加在他的身上,当真是令他啼笑皆非。

    可是时间已不容他与这老婆婆争辩,这老婆婆掌力一发,便似排山倒海般狂涌过来。笑傲乾坤一个“盘龙绕步”,闪开正面,随即一招“神龙摆尾”,双掌一挡,化解对方掌力。但饶是他解拆得宜,也不禁连退三步,略感呼吸不舒。

    蓬莱魔女道:“老前辈,你怎能不分青红皂白,就张口骂人,动手打人?他不是歹徒,他是和我——”活犹未了,老婆婆已是向笑傲乾坤连劈三掌,一掌紧于一掌,当真是有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蓬莱魔女见笑傲乾坤形势危急,只好出手相助,四掌齐推,这才消解了老婆婆的掌力。但在她凝神发掌之时,她的说话就不能不突然中断了。

    蓬莱魔女一停止说话,这老婆婆立即继续骂道:“你这小妮了懂得什么?越漂亮的男人心肠越坏,你还要护着他?哼,这等油头粉面的少年,我一见就生气!你快快滚开,否则我连你也伤了!”这老婆婆的内功,差不多已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她力敌两名高手,竟然还是能够一面动手,一面骂人,而且骂得滔滔不绝。

    笑傲乾坤笑道:“老妈妈,你这话可不能一概而论!”老婆婆斥道:“油头粉面就必定是油嘴滑舌。我不听你的,总之你不是好人。接招!”一招“白猿探路”,合着双掌,倏然一分,双“剪”笑傲乾坤两肩,倘若给她“剪”着,以她的功力,笑傲乾坤的琵琶骨必将破碎无疑。笑傲乾坤见她使出如此辣招,大吃一惊,再也笑不出来。百忙中连用“三环套月”,“风拂垂杨”两招,再加上蓬莱魔女从旁牵制,这才堪堪把老婆婆的这一招杀手化解开去。

    原来这老婆婆在少年时候上过一个美少年的当,以至心理失常。今晚她给女儿触及了心头的隐痛,勾起了心头的旧恨,如今她是要把这一腔怨气,都发泄在笑傲乾坤身上。她越打越是火起,在她眼中的笑傲乾坤已变成了昔日曾经欺骗过她的那个美少年了。

    蓬莱魔女人急计生,抽了个空,忙用“传音入密”的内功叫道:“二婶,我是柳元宗的女儿!你不是要知道我爹爹来意的么?如今我就是代我爹爹来和你说的!”蓬莱魔女已经知道屋中的女人与柳元甲并非夫妻一路,故而愿以婶婶相称。

    不料她刚说出“二婶”两字,这老婆婆己是发出了一连串的冷笑声,老婆婆的功力比她高,笑声扰乱了她的话语,蓬莱魔女虽然把要说的活讲完,但屋中的女人却只听到“二婶”两字。

    柳元甲的妻子听得蓬莱魔女叫她“二婶”,不觉怔了一怔,心中想道:“哪里钻出来的这位侄小姐?”要知她退出江湖已经十年有多,蓬莱魔女身为绿林盟主则还未过五年。柳元甲之妻所知道的只是柳家的往事,对近事则毫无所知。她只道大伯柳元宗早已全家遭害?怎想得到今晚来的这个女子竟是柳元宗的女儿,而且又是绿林盟主?民间的习惯,较为亲近的晚辈,通常都是称前辈为叔、伯与婶婶的。柳元甲的妻子心中想道:“莫非他们是元甲派来的人?元甲心还未息,要他的手下前来窥伺?”

    此时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联手,与那老婆婆已订了将近半炷香的时刻。柳元甲的妻子不由得好生惊异,心想:“当今之世的前辈高手,能够抵敌我的母亲的也不过寥寥数人,怎的这两个年轻男女却是这么了得!”她最害佰的一件事就是柳元甲要抢她的儿子,如今她既然疑心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是她丈夫派来的人,她当然也就不敢离开屋子了。

    那老婆婆似是要防范蓬莱魔女再与她的女儿通话,掌力越发催紧,叫蓬莱魔女无法分神。但她对蓬莱魔女只是掌力加强而已,对笑傲乾坤则更为狠辣,所使的杀手,十之七八都是攻向笑傲乾坤。

    笑傲乾坤向蓬莱魔女使了一个眼色,两人心意相通,同时反守为攻。笑傲乾坤取出折扇,倏地一张,发出一股冷风、蓬莱魔女五指一拂、瞬息之间遍袭那老婆婆的七处穴道,这一招点穴功夫,是柳元宗所授的世上无双的“惊神指法”。

    那老婆婆的武功虽然差不多已是登峰造极;也不禁屹了一惊,只得斜闪两步,以铁袖神功化解蓬莱魔女的点穴,说时迟,那时快,笑傲乾坤的折扇倏张倏合,小小一柄扇子使出了五行剑的招数又兼有点穴的手法,也是在瞬息之间,遍袭那老婆婆的七处要穴,把这老婆婆又迫得退后三步。笑傲乾坤一声笑道:“后会有期,暂且失陪了!”原来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见这老婆婆步步紧迫,他们是不想与这老婆婆拼命的,只怕打她不过,遭她毒手,因此,只好各出绝招,以求脱身。把老婆婆迫退之后,二人立即飞逃。

    老婆婆大怒,还想去追。她女儿已在窗口叫道:“妈妈、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两个小子咱们虽然还没有知道底细,可是他们也没有得罪咱们啊!”这老婆婆呆了一呆,夜凤吹来,老婆婆清醒了些,才发觉自己刚才的暴怒失常,是有点不合情理,下觉瞰然失笑,心道:“怪只怪这小子长得俊,我把他当作了害我的那个人了。”当下止步不追,只远远地扬声说道:“什么后会有期?你们还想再来?哼,你们再来我就打断你们的腿!”

    两入逃人树林,喘息过后,不禁相视而笑,不约而同他说道:“这老婆婆好凶!”

    笑傲乾坤笑道:“你听见他说的最后那一句话没有?她说咱们再去,她就要打断咱们的腿呢。这事怎么办,咱们撒不撒手?”

    “撒不撒手”即是还管不管的意思。

    蓬莱魔女道:“好不容易找到了她们,哪能就此撒手不管?最少我得和柳元甲的妻子说个清楚。还有,柳元甲曾经回来看过她们,说不定她们也可能知道这老贼的去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