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偷天换日欺豪杰 覆雨翻云货丐帮

时间:2021-09-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74章 偷天换日欺豪杰 覆雨翻云货丐帮

    蓬莱魔女心头一震,暗自想道:“当今的武林人物,有谁能具备这三个条件了他们是绝对不会推戴武士敦的。而且即使武士敦也还欠缺一项,他的父亲早已死了。”

    笑傲乾坤在她耳边悄声笑道:“倘若你是男子,你倒足够这三个条件,可以当得丐帮帮主。”这话虽是说笑,却也半点不假。蓬莱魔女不过二十多岁,早已当了绿林盟主,当然可说得是名震武林;她是柳元宗之女,公孙隐之徒,父、师都是当今武林中首屈一指的人物;她曾率领义军与虞允文配合,在采石矾击败了完颜亮的百万大军,当然可以说得是建有极大功勋。但这话从反面来说,也即是普天之下,根本就没有一个男子具有这三个条件,可以当得丐帮帮主。

    风火龙在群丐争问“是谁?是谁?”的喧闹声中挥了挥手,提高了声音说道:“各位要问这位新帮主是谁么?咱们今日之会请有一位贵宾,也是破了惯例所靖的唯一贵宾,想必大家都知道公孙前辈吧?请公孙前辈先出来与大家一见。”

    公孙隐愕然说道:“我可是年将七十的老头儿啊!”

    朱丹鹤笑道:“我们当然不敢委屈老前辈做我们的帮主。但在新帮主即位之前,却必须请你老人家会会敝帮弟子。因为你老人家是新帮主最尊敬的人。”

    与会的都是丐帮五袋以上的弟子,即使未曾见过,也都知道公孙隐的大名,但却不知他与新帮主有何关系?这些丐帮弟子,一来是为了表示对武林前辈的尊敬;二来也是怀着好奇心理,于是不约而同地都站了起来,向公孙隐致敬,公孙隐满腹疑团,只好站到台前,与众人见面,连声说道:“不敢当,不敢这幕戏演过之后,风火龙这才缓缓说道:“咱们所要推戴的新帮主,就是公孙前辈的公子,也即是这十年来戚震江湖的桑家堡堡主公孙奇。”

    此言一出,全场惊愕。一时间谁都没有作声。公孙奇私通金国,做了金国郡马之事,知道的人很少,丐帮弟子也不知道。

    但公孙奇行为邪恶,这却是很多人知道的,所以就不能不感到惊愕了。但为了顾着公孙隐的面子,是以暂时都没作声。

    公孙隐也是大感意外,惶然说道:“这怎么可以?这怎么可以?”但在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之下,他也不便立即当众指责他的儿子。

    有几个丐帚弟子隐忍不任,大看胆子说道:“公孙堡主虽是年少有为,但他是帮外之人,怎能做得本帮帮主?”

    风火龙哈哈一笑,说道:“公孙师弟是朱师叔新收的弟子。这正是我为了本帮大计,特地邀请他加入本帮的。公孙师弟,请出来与同门见面。”

    丐帮弟子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刚才风火龙说的朱长老“避嫌”乃是这个意思。因为公孙奇是未丹鹤新近收录的弟子,故而朱丹鹤不便说话,须得风火龙来加以推戴。

    蓬莱魔大也恍然大悟。原来风火龙、朱丹鹤之所以邀请她的师父,作为丐帮大会的唯一贵宾,乃是为了拥立公孙奇之事作一伏笔。他们要借重公孙隐的威望,减少帮众对公孙奇的反对。

    只有公孙隐莫名其妙,心中想道:“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挑选继任帮主,这是应该何等慎重的事!武功固然要出类拔苹,人品更必须众所同钦。我这不肖之于为何给他们看上?难道是奇儿这几年的行为已经改了?他们说奇儿建有极大的功勋,却又不知何指?”

    风火龙既把新帮主介绍出来,朱丹鹤也就不必“避嫌”了。当下得意洋洋他说道:“新入帮的弟子就做帮主,这确是前所未有之事。但为了光大本帮,又必须找一位最合适的帮主,这也就不妨打破成规。公孙奇是名门子弟,身兼两位武学大宗师的衣钵真传,更难得的是他今年不过三十,正是英年有为。而本帮处在目前这种青黄不接,风雨飘摇之际,正需要有能力、较年轻的帮主领导。风师侄有见及此,故所以请他入帮。而老朽也就不辞‘难以为师’之诮,收他为徒。其实我是不配作他的师父的。”言语之间,对公孙奇推崇备至,根本不像师父介绍徒弟的口气。

    风火龙、朱丹鹤相继说话之后,公孙奇就在众目注视之下、从人丛中走了出来。只见他已换了一身叫化子的打扮,穿着故意打上补钉的新衣裳,手提打狗棒,走到朱丹鹤的身前。

    朱丹鹤道:“先去见过你的父亲。”公孙奇向朱丹鹤行了一礼,恭恭敬敬地应了一个“是”字,就走到公孙隐面前,忽地双膝跪下,眼中含泪,叫了一声:“爹爹!”接着说道:“孩儿不肖,这许多年来未能侍奉爹爹,求爹爹见谅。”

    公孙隐本来是早已不认这个儿子了的,但此时见儿子含泪跪在自己的面前,不觉感到一阵心酸,但仍是冷冷说道:“你也自知不肖么?你自间配不配当丐帮帮主?”

    公孙奇故作惶恐之状,不敢答话。朱丹鹤从旁劝解道:“公孙前辈想是对令公子过去的某些行享有了误会了,其实他是另有隐衷的。我敢担保他绝非不肖,否则我们怎会拥戴他做我们的帮主?”

    朱丹鹤这一番话说得公孙隐将信将疑,如坠五里雾中。心中想道:“难道他当真是另有内情,而我反而是不明真相。”

    笑傲乾坤悄悄说道:“公孙奇倒是很会做戏。”蓬莱魔女道:“咱们要不要下去揭发他?”笑傲乾坤道:“再等一会。”

    蓬莱魔女心中好像有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公义私情,交战于胸,一时间也是决断不下。为了公义,她是应该当众揭露公孙奇的罪行;但这样做的话,就等于师父在心上刺上一刀,却又叫她如何下得了手?公孙隐却如坠入五里雾中,他只有这一个儿子,他私心是希望儿子的确已经改过,朱丹鹤的说话是真;但他回想儿子过去的所作所为,没有一样不是令他失望的,他又相信儿子不过。

    公孙隐正想向朱丹鹤细问其详,就在此时,场中忽掀起了骚动。有两个巡山的七袋弟子气急败坏地跑到风火龙面前说道:“禀告香主,武土敦和几位客人来到,我们曾予拦阻,但武士敦坚决要来参加大会,我们不便动武。如何处置,请香主示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