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都挺好(回家)第23章

时间:2021-09-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都挺好(回家)(全文在线阅读)  >    都挺好(回家) 第23章

    吴非被明玉拦住不让送。看着明玉离去,她在心里想,其实,在明玉心里,这大哥二哥差不多是一丘之貉吧?若不是为了宝宝,她今天会最后叮嘱这么一句吗?最先,她可是一副肃静回避的架势呢。也不知过去发生了什么,让他们兄妹如此生分。但这个念头在吴非脑袋里稍微转了转,便被买房子的事情替代。究竟明玉与明成他们商谈时候,说了些什么了呢?明玉为什么说明成造孽?她低头想着,缓缓走回电梯。

    进门,明哲起身迎出来,吴非笑道:“我们宝宝可爱,谁见了都喜欢。明玉要给宝宝钱,我拒绝了,要她以后有空多来看看宝宝。她临走跟我说了一件事。”

    “什么事?你们姑嫂倒是非常投机。”

    “托宝宝的福呗。”吴非习惯性地往屋子里面看了看,确定宝宝睡得好好的,她才放心,“明玉跟我说,你父母的房子变小是明成作孽。上回你爸不能去美国,他们不是聚一起讨论过一次吗?那次讨论,据说很有结论。明玉让我们彻底向你爸和你弟弟追问。”

    “明玉为什么说这些?她以前怎么不说?”明哲听了吴非的话,低头嘀咕,觉得明玉这时候说这些有点莫名其妙。

    吴非真想伸手敲明哲的榆木脑袋,“明玉跟你们是一家人吗?你们什么时候认过她?她什么时候认过你们?我嫁你们苏家那么多年,别说没见过明玉真人,连照片都没见过,今天见面明玉都取笑说要查看身份证了,这算是一家人吗?她肯跟我说,那是看宝宝面上,她舍不得宝宝吃苦。至于明成作孽,你不是说上回你爸跟你说,你爸妈大房换小房是给明成买婚房什么的,平时家中的钱都给明成刮光了吗?这还不够作孽?明成他们现在又过得不差,你爸现在小房换大房,按道理,钱哪儿去哪儿来,不该明成岀该谁岀?今天明玉不提,我还差点都忘了。不行,这买房子的钱我们要斟酌着岀,保姆的钱我们但岀无妨。”

    明哲嘴里“啧”的一声,道:“非非,你怎么一说起买房子就这么抗拒?已经答应你改买两室一厅,你现在又干脆不肯出钱。不管明成怎么作孽,现在爸总不能老这么寄居在明成家吧,我这个当儿子的岀点力是应该的,尽快让爸搬出来独立住。”

    吴非尽量冷静道:“并不是我们不肯负责你爸就没地方住,而是我们只要变通一下,公平合理地负担起我们需要负担的一部分。我今日已经上网查询,你们家老房子变卖,换得的钱正好可以付二手房的头款,未来的月供由明成负责,这是他该负责的,摊到每个月上,以他的收入水平,他负担得起。保姆费还是由我们岀。作为儿子,这是应该替你父亲负担的,谁让你不能在你父亲身边尽孝呢。我重申一遍,我只支持担负我们应该担负的那部分。”

    明哲叹道:“非非,你能不能理解我一下。我妈若是寿终正寝倒也罢了,她那么骤然去世,在我都还没好好报答她之前去世,你说我的心有多难受。我现在没别的,我只想保存我妈的遗物,只想尽力让我爸过得好一点,就算是我的一点点补偿吧。虽然这点补偿对我妈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但给我尽尽心好吗?我早早出国留学,是明成在妈面前承欢,他给爸妈带来的欢乐没法折算成钱。我可以用钱补偿,我已经算占了便宜。”

    面对明哲的字字泣血,吴非需得好长时间才领会过来,这算什么话?他家有难,难道他就可以因此沉湎,大家都依着他任他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她已经依过了,一依再依,她不能再依,再依就没完没了了。吴非怒极反笑,款款而言:“好,你这话倒是提醒了我。我也是大学毕业就出国,至今没有在父母面前尽孝不说,自己生孩子还要我娘飞过去伺候,累白她一半头发。我现在得趁他们还在世,抓紧时间补偿。我要求不多,把我爸妈的两室一厅换成三室一厅,多一个房间给保姆住,换房子与保姆的钱,都由我们来,因为我是长女,理所应当。趁现在他们还健康就换了,不能像你一样到时追悔莫及。我没额外要求,也不会要求保留我爸妈原有住房,跟你一样,每月两千美金还房贷,一千人民币雇保姆。公平合理。至于你们家明成在你父母面前承欢是不是冲着他们的退休金去,并搞得你爸人心惶惶四处藏钱,我们暂不追究。如你所说,我们先尽了我们的本分。”

    “非非,你能不能不要跟我拧着来?你父母的事情当然要紧,但我们分个先后好吗?两家一起买房,我们自己还要不要过日子?”

    “你还知道我们需要过日子吗?轮到我家的事你就知道要过日子了?”吴非冷笑,“我看都别过日子了,长痛不如短痛,两年里面解决两家。我们自己不过日子干脆死透了才彻底,否则不死不活吊着让谁肯反省?”

    “非非,你讲点道理。”吴非最后的一句话惹得明哲跳脚,吴非这不是拿他妈去世才令他幡然省悟以前不够尽心来说话吗?“你别心存侥幸,我为你改一次决定,不会再改第二次。就这么决定,我爸的房子先供,完了换你爸妈的房子。”

    吴非一听这话更是暴跳,“我心存侥幸?为什么我家该排后面?天哪,苏明哲,我还挣钱自己养活自己呢,还没在你手底下讨生活呢,我需要你对我开恩?你真是自大得可以。苏大爷,不敢有劳你修改决定,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连明玉都看出我回去会有多艰苦,她一个陌生人都会体恤我帮助我,就你死命把我往火坑里推。你这没心没肺的,难怪你家明玉会给逼出门,你根本就是不开窍的元凶之一。这日子没法过了,我成全你做孝子。”

    吴非说完,便去收拾行李。什么鸟人,失业时候要她照顾情绪,赚钱时候要她看他脸色,难道她是老妈子?吴非越想越激愤,虽然在心里命令自己绝对不可示弱,但还是忍不住流下眼泪。想到自明哲他妈死后又逢明哲失业居家艰苦,好不容易以为拨开乌云见青天,没想到有人自以为是救世主,硬是要遮在她头顶压她一片阴影,难道这都是她一味忍让的错?吴非忍不住念念叨叨开骂。虽然她为人斯文,再骂也成不了泼妇,但看在同样是斯文人的明哲眼里,却是丑陋无比。

    明哲硬是不明白,吴非挺好一个人,怎么也跟别的弄堂女人一样,碰到金钱问题就原形毕露了呢?看她又是哭又是骂,眼泪鼻涕,要多丑陋有多丑陋,明哲都想不到吴非会变成这样,难怪她一直的不讲理。他不再应声,闪身走进里面的卧室,眼不见为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