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问罪魔头来古刹 闭关高士练神宫

时间:2021-08-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71章 问罪魔头来古刹 闭关高士练神宫

    蓬莱魔女诧道:“既在寺中,何以不见。”

    慧寂神尼道:“因为明明大师正在闭关练功,要到今晚子时,方能功行圆满。笑傲乾坤来的那天,他正在紧要关头,我们不敢惊动他,是以未曾相见。”

    “闭关练功”是佛门武学中练最上乘内功的秘法,练功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严禁外界一切骚扰。因此这种练功,危险性极大,必须有人“护法”,以防外敌入侵;而且偶一不慎,还有走火入魔之险。

    蓬莱魔女解开了一个疑团,又生了另一个疑团,心中想道:“明明大师是前辈高僧,武学修为,人所罕及。且又是遁世隐届了几十年,与世无争,与人无尤,为何还要冒险闭关练功?”

    慧寂神尼道:“还是让我依次回答你的问题吧。把你的问题解释清楚,你也就会明白了。”

    “第二个问题是:我为什么住在这儿?”

    说到此处,慧寂神尼喟然叹道:“你可知道明明大师是我的什么人?”

    蓬莱魔女当然不会知道,也不便乱猜,慧寂神尼已接下去自问自答道:“明明大师是我的公公!”

    这一答倒是大出蓬莱魔女意料之外。心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她当然是无须避嫌了。”

    慧寂神尼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那寡情薄义的丈夫名叫穆亦欣,是完颜亮生前的心腹武土,他要谋害我们姐弟,终于与我肚离。这些事情,听说三妹已经告诉你了?”

    蓬莱魔女默默点了点头,不便多言撩起她伤心之事。

    慧寂神尼苦笑道:“我如今已是勘破色空的出家人,也不怕重提伤心之事。明明大师是我公公,但穆亦颀则并非他的亲子。

    明明大师削发之前,本是武林高手,平生行仗侠义、决意不仕朝廷的,他没有子女,他的一位好朋友临终时将儿子托他抚养,作为他的义子,这个孩子就是我日后所嫁的那个无良心之夫穆亦欣。

    “明明大师因为他是好友遗孤,难免放纵了些。穆亦欣练成武艺,贪图名利,离开义义之后,便奔走权贵之门,使劲地向上爬,终于做到了完颜亮的御前带刀侍卫,后来又出任御林军的副统领。他一意逢君之恶,在他手下,不知陷害了多少忠良。

    “我是他的妻子,但他所做的坏事,我却是毫无所知。直到他设谋要利用我陷害我的弟弟之时,我才看清了他的本来面目。

    “但他做的事情,我的公公则是知道的。也正因此,他一气之下,遂削发为僧,意冷心灰,再也不问世事。

    “我与穆亦欣夫妻变作仇人之后,一来是在家乡难以立足,二来也不愿留在伤心之地。这才只身逃到江南,在栖霞岭玄女观出家的。”

    慧寂神尼幽幽呗了口气,接下去说道:“我以为从此可以不涉红尘,哪知还是卷进了风暴。完颜亮兴兵侵宋,我的弟弟反对他的穷兵黩武,为他所囚。清云给我报讯,我不能不赶到采石矾救他。后来的事,你是已经知道的了。”

    慧寂神尼在采石矾曾与蓬莱魔女并肩作战,又碰上她的丈夫穆亦欣,穆亦欣为她所伤,终于在乱兵中战死。这一段经过,既然蓬莱魔女也是在场之人,慧寂神尼就略而不谈了。

    慧寂神尼喝了口茶,继续说道:“那无义之人死了之后,我与二妹(赫连清云)找寻我的弟弟,没有找着。却意外地碰上笑傲乾坤,得知我的公公是在阳谷山光明寺做了和尚。但笑做乾坤却未知道明明大师就是我的公公。

    “金国暴君已除,我在江南又过不惯,遂决意重回本国。穆亦欣虽然对我无情无义,但他的义父却是我所尊敬的公公,我想我应当把这件事情告诉他,求他饶恕。他失了义子,年老无依,我也应当以媳妇的身份侍奉他。就这样,半个月前我与二妹来到了这儿。来得恰是时候。”

    慧寂神尼歇了一歇,悄悄地抹去了她眼角的泪水,接着说道:“我公公没有责怪我,反而安慰我。他说他早已料到穆亦欣多行不义,必定难得善终。这应怪他作义父的不善管教,小时候太过放纵了他。他也慨叹是名利二字害了他的义子,令他陷入歧途,不能自拔。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虽是父子夫妻之亲,也是挽救不来的。叫我也不要为这件事情太伤心了。我勘悟了色空,过去之事,也就当它是浮云逝水了。”

    蓬莱魔女听了她的故事,心中却是不禁感触兴叹,她的师兄公孙奇所走的道路,不也正是与穆亦欣大同小异?只怕穆亦欣的下场就是她师兄未来要蹈的覆辙!

    慧寂神尼说道:“我谈自己的事情谈得太多,现在应该谈到我公公的事情了。

    “我为什么说来得恰是时候呢?因为我公公正是要想闭关练功,我和二妹一来,就恰巧赶得上给他充当‘护法’了。”

    蓬莱魔女问道:“明明大师武学深湛,为何还要闭关练功?”慧寂神尼道:“我公公说是有一个强敌已知他的踪迹,已放出风声,要来找他。他近年精研佛法,在武学的修为上不免松懈了些。是以要闭门再练一种绝世神功!”

    蓬莱魔女大为骇异,问道:“这强敌是谁?明明大师要这么郑重地对付他?”

    慧寂神尼道:“我公公没有说出此人名字,他不知是怕我恐惧,还是别有顾虑,不愿我知道此事底蕴,只说这是他在俗家时候一点小小的过节,那人只是找他,我只须给他‘护法’,不须插手。”

    慧寂神尼说道:“公公的用意我明白,他的那个对头,一定非常厉害,怕我不知轻重,胡乱出手。但倘若那人当真来了,我岂能置身事外?”

    赫连清云道:“一到今晚了时,明明大师功行圆满,就不怕了。最怕的是在这期限之前;明明大师尚未能开关迎敌的时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