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铁山那条弯弯的路

时间:2021-08-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 刘世玉 点击:
铁山那条弯弯的路

  前不久,一位上世纪六十年代从露天矿调到大西南工作的友人,偕老伴回本溪探亲,我和老伴陪他俩到铁山观光,一览几十年这里的巨大变化。早晨风清气爽,旭日从东方山上腾起,映照得几十里矿区煞是壮观。我们漫步登上一处高坡,放眼铁山采矿场,友人情不自禁地从心底迸发出:“铁山矿工真了不起,几十年硬是把这座当年最高的铁山采成了大凹坑。”我说:“是啊,记得1962年9月咱们刚从学校毕业分配到这里来时,铁山的采矿台阶由海拔830米已经采到了高台阶706米,低台阶的是634米。现在已采到近0米了。”我们久久地凝视着矿山,不知该用怎样恰当的词语赞美矿工的伟大力量和智慧。
 
  我向他们认真地介绍了这里几十年的变化和发展……
 
  这时我发现,友人凝眸锁眉似乎在寻找什么,又自言自语地说:“那条弯弯的路采没喽!”我的思绪一下子凝重起来,那条弯弯的山路仿佛又出现在眼前,我正一次次往返行进在这条路上。
 
  记得刚到露天矿工作时,我们这些同学都到山上生产一线,同矿工师傅们一起开钻机、跟汽车、铺路面,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我和友人在汽车队跟车当装卸工,往山上送备件、拉石子铺路、运煤……每天从这条路要往返4、5个来回。记得第一天上山时,这条路成了我们的中心话题。当时正是金秋时节,一路山花野果,空气里流淌着花香果香,真是看不完地看,嗅不够地嗅。我们细数着山路九拐十八弯,路旁的山花绿树和嬉戏的鸟儿欢舞歌唱,好像在迎接我们这些新来的矿工。我们看着这样景象,不由得吟起诗来。司机毕连武也是文体爱好者,看我们这样动情,在一处山花盛开的路旁将车停下来,我们下车一人采了一捆五颜六色的山花,拿到职工宿舍插入花瓶,让更多同学领略到铁山风光和矿区的自然之美。可是天公不做美,并不是每天都是这样惬意的日子,有一次我们刚出车就下起了大雨,在敞篷车上,没有雨衣,幸亏有一块破散布,为我俩遮了雨。那天,我们超额完成任务,还受到了队里和矿里表扬。
 
  春夏秋的日子好过,到了冬天,矿工的工作生活就十分艰苦了。有一次恰逢夜班,突然下起了大雪,我们正往山上送铲齿和钻头,车行至一段弯路时,因坡陡打滑无法正常行驶,我俩和司机一起清雪,垫石,下定决心要准时将物件送到山上,好不耽误生产。这一干就直干到第二天凌晨,手脚都冻麻木了……这些经历都深深铭记在我们的记忆深处。
 
  1965年6月,友人在调往大西南之前特约我到铁山脚下漫步,为的是好好看看这条路。我们紧紧握着手,眼角湿润了。友人调走后,我一直在露天矿工作,一年又一年,风风雨雨,苦辣酸甜,与这条弯弯的路相伴,书写着自己的人生履历。几十年过去了,历史条件和我的工作状况都在不断变化,而我对这条路的感情却越来越深。围绕这条路,我写了一首首铁山诗……除正常工作外,我和老伴还经常带孩子到这条路上观光游览,在山坡上挖山菜、捡蘑菇,经常给他们讲有关这条路和采矿的故事。记得1972年5月的一天傍晚,我和老伴领着女儿虹,迎着夕阳的余晖,在这条路上散步,忽然女儿发现了什么,小手一指,大声喊叫起来:“鹰,大鹰飞了,飞上山了!”我和老伴看着她天真的样子,都忍不住笑了。我说:“那是山上运矿石的大汽车,爸爸我就在那山上工作。”接着我给她讲起了矿山的变化,讲到1956年,毛主席在北京中南海接见劳动模范矿工李庆振,关心铁山矿工的工作时,虹拍手笑着说:“我要上北京看毛主席去!”老伴亲亲她的小脸说:“长大好好工作就能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铁山一天天变矮了,这条路也一天天由高到低变短了。一车车铁矿石从这里运向选矿厂,运向铁厂高炉,化作滚滚奔腾的铁流,融入祖国振兴发展建设的千秋伟业。
 
  几十年的时间转瞬过去,在一代代矿工努力下,今天铁山已采至最低台阶零米以下。而铁山那条弯弯的路,像一条绕山飘舞的锦带和飞天的彩虹,还时常在我的梦中闪现……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