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决斗

时间:2021-08-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契诃夫 点击:
决斗
 
  一
 
  那是早景八点钟,军官们、文官们、旅客们已经熬过又热又闷的夜晚,照例要到海水里去游一游,然后到亭子里去喝咖啡或者喝茶。伊凡·安德烈伊奇·拉耶甫斯基是个二十八岁左右、精瘦的金发青年,戴着财政部的制帽,穿着便鞋,也来游泳,在海岸上遇到许多熟人,其中有他的朋友,军医官萨莫依连科。
 
  这个萨莫依连科长着一个大脑袋,头发剪短,脖子几乎看不见,红脸膛,大鼻子,浓密的黑眉毛,花白的连鬓胡子,身材矮胖而臃肿,再加上说起话来用的是军人粗嗄的男低音,就给每个新来的旅客留下了不愉快的印象,就象他是个嗓音嘶哑的大老粗,不过,认识以后过不上两三天,人们就开始感到他那张脸异常善良可爱,甚至漂亮了。尽管他模样笨手笨脚,说话粗声粗气,但他却是个性子温顺、无限善良、心肠很软、善于体贴的人。他对城里所有的人都用“你”相称,把钱借给大家,为大家看病,做媒,调解争端,安排野餐。每到举行野餐,他总是做烤羊肉串,十分可口的鲻鱼汤;他老是为别人的事奔走请托,老是为什么事情高兴。按照大家的看法,他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待人接物只有两个弱点:第一,他总为他的善良害臊,极力用严厉的目光和故意的粗暴来遮盖,第二,他喜欢医士和兵称呼他“大人”,其实他只是个五品文官罢了①。
 
  “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亚历山大·达维狄奇,”拉耶甫斯基开口说,这时候他们两个人,他和萨莫依连科,已经走进海水,水没到他们的肩膀了。“假定说,你爱上一个女人,跟她同居了;又假定你跟她同居了两年多,后来,这是常有的事,你不再爱她,开始觉得跟她合不来了。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办呢?”
 
  “很简单。‘亲爱的,你走你的路吧’,事儿就了结了。”
 
  “说得倒轻巧!可是万一她没有地方可去呢?她是个孤身的女人,没有亲戚,身边没有钱,又不会工作。……”“那又怎么样呢?一次塞给她五百卢布或者按月给她二十五卢布,就完事了。很简单。”
 
  “就算你既有五百卢布,也能按月给她二十五卢布,然而我说的这个女人却是知识分子,自尊心强。难道你敢给她钱?
 
  而且怎样给法呢?”
 
  萨莫依连科本来打算答话,可是这当儿有个大浪头从他们头顶上冲过去,然后撞在岸上,接着顺着碎石地,哗哗响地滚回来。这两个朋友就走上岸去,开始穿衣服。
 
  “当然,一个女人,要是你不爱她,却要跟她一块儿生活下去,那是困难的,”萨莫依连科说着,抖掉靴子里的沙土。
 
  “不过,万尼亚②,人应当按人道的观点来考虑问题。要是我遇上这种事,我就不会对她露出我不再爱她的神色,我会跟她一块儿生活到死。”
 
  他忽然为自己的话害臊了,他觉得不对头,就说:“要按我的意思,一个娘们儿都没有才好。叫她们见鬼去吧!”
 
  两个朋友穿好衣服,走进售货亭。在这儿,萨莫依连科是老主顾,这儿甚至为他预备下一副特殊的食具。每天早晨他们用托盘给他端来一杯咖啡和一杯白兰地,另外还有一只高高的、里面盛着清水和冰块的刻花玻璃杯。他先喝白兰地,后喝热咖啡,最后喝冰水,这样的喝法大概满有滋味,因为喝完以后,他的眼睛就变得油亮了。他两只手摩挲着连鬓胡子,瞧着海说:“这风景美得出奇啊!”
 
  拉耶甫斯基昨晚却是用种种郁闷无益的思想打发掉漫漫长夜的,他没有睡好觉,而且那些思想使得夜间的闷热和黑暗似乎更加浓重了。这时候他精神不振,有气无力。游泳和咖啡也没提起他的兴致。
 
  “亚历山大·达维狄奇,我们来接着谈下去,”他说。“我不想瞒着你,我要把你当作朋友,老老实实地告诉你:我跟娜杰日达·费多罗芙娜的关系不好,……很不好!原谅我,我把我的隐私告诉了您,不过我不得不说。”
 
  萨莫依连科已经预感到接下来会谈什么事,就垂下眼帘,用手指头敲桌子。
 
  “我跟她同居了两年,已经不爱她了,……”拉耶甫斯基讲下去,“或者不如说,我们之间压根儿就没有什么爱情。……这两年其实是互相欺骗罢了。”
 
  拉耶甫斯基有个习惯,讲话的时候总是注意地瞅他的粉红色手心,咬手指甲,或者伸出手指头揉他的袖口。现在他就在这样做。
 
  “我清楚地知道,你没法帮我的忙,”他说,“不过我所以要对你说这件事,是因为对我们这班失意的和多余的人来说,要想得救,全靠喋喋不休了。我得总结我每一个行动,我得在什么人的学说里,在文学的典型里,为我的荒唐生活找到说明和辩解,例如,我们这些贵族在退化,等等。……比方说,昨天晚上我就安慰自己,老是在想:啊,托尔斯泰多么正确,多么无情地正确啊!这么一来,我就觉得轻松点了。真的,老兄,他是个伟大的作家!任凭你怎么说,反正他是个伟大的作家!”
 
  萨莫依连科从来也没看过托尔斯泰的作品,天天都打算读一下,这时候发窘了,说道:“是的,所有的作家都是凭幻想写东西,可是他写的却是实际生活。……”“我的上帝,”拉耶甫斯基叹道。“我们受文明的害多么深啊!我爱上一个有夫之妇,她呢,也爱我。……起初我们又是接吻,又是安静的黄昏,又是海誓山盟,又是斯宾塞③,又是理想,又是共同的志趣。……多么虚伪呀!实际上我们是从她丈夫家里私奔的,可是我们却欺骗自己说,我们逃脱了我们知识分子空虚的生活。我们这样描画我们的未来:先来到高加索,为了熟悉一下地方和人,我姑且穿上文官制服,到机关里工作,然后找一个空旷的地方买下一块地,劳动得脸上流汗,开辟一个葡萄园,垦出一片地,等等。假如不是我,而是你或者你那个动物学家冯·柯连,你们也许就会跟娜杰日达·费多罗芙娜一块儿生活三十年,给你们的继承人留下一个富饶的葡萄园和一千俄亩④玉米田,我呢,却从头一天起就觉得自己象是个破产的人。在城里住着,热得受不了,闷得慌,缺人作伴,到田野上去,却又觉得每一丛灌木里,每一块石头底下,都好象有避日虫、蝎子、蛇藏着。田野之外就是高山和荒野。陌生的人、陌生的大自然、贫乏可怜的文化,所有这些,老兄,可不象穿着皮大衣,挽着娜杰日达·费多罗芙娜的胳膊在涅瓦大街上散步,幻想温暖的地方那么轻松。这儿需要的是生死的搏斗,可是我哪里是个战士呢?我是个可怜的神经衰弱患者,干不了粗活的娇客。……从头一天起,我就体会到我那些关于劳动生活和葡萄园的想法简直是活见鬼。至于爱情,那么我得告诉你,跟一个读过斯宾塞著作而且愿意跟你走遍天涯海角的女人一块儿生活,就象跟安菲萨或者阿库里娜⑤之流一块儿生活那样乏味。照样有熨斗、脂粉、药品的气味,每天早晨也照样有卷发纸,也照样自己骗自己。……”“家里缺了熨斗是不行的,”萨莫依连科说,听到拉耶甫斯基对他这么坦率地谈到一个他认识的女人,不由得涨红了脸。“你,万尼亚,今天心绪不好,我看出来了。娜杰日达·费多罗芙娜是受过教育的好女人,你呢,是个才智卓越的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