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永失我爱(4)

时间:2021-08-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王朔 点击:
 
  “你这人思想真是有问题,怎么老往下流想?你怎么知道我跟你就不能有别的事。”
 
  “知道你事儿多。”石静笑着走过来,“什么事说吧。”
 
  “把那排刷扔了,怪碍事的。”我夺过石静手里的刷子扔在地上,一把将她揽过来。
 
  她挺着身子躲我,嘴里先饶:“何雷何雷,我已经是你老婆了,搁着撂着也跑不了,别逮不着似的。”
 
  “过来吧你。”
 
  ……
 
  “你要憋死我呀。”石静挺直身子,擦着嘴巴盯着我问,“你嘴上都是什么?鼻涕嘎巴还是饭嘎巴?”
 
  “别管什么啦,反正是嘎巴就是了。”我乐呵呵地说,“这下倒也干净了。”
 
  石静走到一边继续刷墙,我重新站到凳子上刷起来。我觉得有什么东西滴滴嗒嗒往下掉,初以为是灰水滴落,后才发现胳膊上伤口痂裂开了,血在往下滴。
 
  我捂着伤口下来,到厨房的自来水龙头冲洗,血洗去一片又渗出一溜,总也止不住,白色的水池子也洇红了。后来,我使劲用手压迫出血点,压得肘部一片苍色,血似乎是止住了,尽管仍时有渗出,但流的不那么凶了。
 
  “你怎么啦?”
 
  我回到正在粉刷的房间,石静问我。
 
  “没事。”我说。给自己倒了杯茶,又掰了块儿面包嚼着,“有点冷。”
 
  “在我说下雨天凉。让你换长裤,你非抖骚,穿短裤。”
 
  “那不是性感么。”我靠墙根儿坐下,喝着茶。
 
  石静刷完一段,转过脸笑着冲我说:“不干活的人倒又吃又喝。”
 
  我一笑,没说话。
 
  石静走过来,接过我手中的茶杯喝茶打量着刷了一半的那面墙:“你说今晚咱能刷完这间房子么?”
 
  “着什么急?能干多少算多少呗。”
 
  石静瞅我一眼,把茶杯放在地上,走回去继续刷墙:“你是不是累了?”
 
  “困了。”我说。
 
  “那你就眯一会儿吧。”
 
  石静转过脸来,我已经席地而卧,在两张铺开的报纸上。
 
  “着凉。”
 
  “一个小时后叫我。”我昏昏沉沉地说,闭着眼,一件衣服轻轻盖在我身上。
 
  我醒来后,天已经亮了,阳光照在我脸旁的地上,室内雪白刺眼。石静正蹲在地上,刷最后一处角落。
 
  “醒了?”她快活地说。直起腰回过头美滋滋地对我说:
 
  “瞧我,把这间屋子全刷完了。”
 
  “真了不起。”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活动着酸痛的肢体,打量着室内四壁。“干的不错,看来用不着再雇贴身大丫头了。”
 
  石静看着我。
 
  “怎么啦?”我揉着脸问她,“我脸被马蹄子踩了?”
 
  “你眼睛怎么啦?”她走近来,用手抚我右眼角,“怎么斜了?”“皱巴了一夜,还没来及睁好呢。”我躲开她的手,用力睁睁,自己也觉眼角耷拉沉重。
 
  “是不是着风了?告你睡地上要着凉,你偏不听。”石静埋怨。“没事。”我说,“用电风扇反着吹一下就正过来了。”
 
 
 
  我到厨房洗脸,捧水时感觉举起无力,手臂沉重麻木。我抬起右肘看了看,只见湿淋淋的伤口有些肿张。因擦着红药水不辨颜色,但我猜一定有些发炎,有黄色的组织液从痂缝处渗出。
 
  “我想可能是感冒了。”
 
  在工地医务室,吴姗正在给我胳膊上伤口作着清洁处理。
 
  我抢着手对她诉说。
 
  “没觉得其它不好,就是浑身无力,特别累。这会儿还好点,昨天晚上简直累得连气儿也懒得喘了,就想躺着,躺着也累。”
 
  “伤口有点发炎。”吴姗用镊子夹着沾满血污的酒精棉球用脚踩开污物桶盖扔了进去。
 
  “不过问题不大,最好包扎一下,免得继续感染,工地脏,灰大。”
 
  “用不用吊起来。”
 
  “那倒用不着。”吴姗说,“又没骨折。”
 
  她麻利地为我重新搽药,敷上纱布,用手把胶布撕成一条条,勒在纱布上粘牢在我胳膊上。
 
  “时间到了,把体温计拿出来吧。”
 
  我松开右胳肢窝,体温计粘在皮肤上,拽了一下才取出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