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永失我爱(12)

时间:2021-08-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王朔 点击:
 
  “还以为我不定什么烂茄子样儿——你怎么不盼我好?”
 
  “不是……”石静红了脸,“你怎么这么说话?”
 
  “我没责怪你的意思。人之常情么,要结婚了,丈夫残了这叫什么事?当然要担心了。
 
  譬如买一台电视,不出影儿,老得送去修,本来图个享受却添桩麻烦搁谁谁也别扭。“
 
  吴姗走开插上电炉把针盆放上去煮沸消毒。
 
  “我是那意思么?”石静脸有点挂不住,沉下来,“还说我不往好处想你,你怎么动不动就歪曲我。”
 
  “你真这么想又怎么啦?我不明白。人为自己考虑这很正常,我就是这样儿。用不着不好意思假装关心别人。”
 
  “什么叫假装关心、不好意思?我就没那么想嘛。我跟你还有什么可假装的?也许你常对我假装但我没有。”
 
  “说的就是这意思么,咱们之间不必假装,咱们什么关系?
 
  一损惧损,一荣俱荣,关心别人就等于关心自己。“
 
  “行了,何雷,你就别说了。”吴姗在一边说。
 
  “实事求是嘛。”我轻脸对吴姗说,“本来人和人关系就是这样儿,说说又怎么啦?该假装至爱亲朋就假装呗,一点也不耽误。”
 
  “你要非这么说,那我就这样。”石静冷笑着转身往外走“你没事吧,没事我走了。”
 
  “我就喜欢你这样。”我冲她背影嚷,“不怕说实话,就怕故作姿态。”
 
  “我怎么故作姿态了?”石静倏地转身,噙着泪说,“你被车撞了,我怕你出事来看看你,关心关心你,怎么啦?有什么不对?用得着这么夹枪带棒地损我一大通么?”
 
  “说你不对了么?你这么做很好,很对,不能再得体再恰到好处了。你要我说什么,对你的关心感激涕零么?”
 
  “何雷!”吴姗插话说,“你太过分了!”
 
  “你让人家吴姗说说,你讲理不讲理!我现在怎么啦?哪点别扭了?就让你这么看不上眼。一说话就斥我。你要看不上我了就明说,看上谁就找谁去,别这么阴着着的想除了我,不劳你动手我自己走。”
 
  “你说你还会说别的么?这套磕儿简直成你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法宝了。女人不是不都象你这样,用指责男人来占上风?”
 
 
 
 
  “何雷,你也别太不象话!”吴姗厉声说,“人家石静不过是说了几句情理之中的话,你不用摆出一副看穿人事,置身于人情之外的臭酸架子,不管你有什么道理,你也没权利对别人这么粗暴。”
 
  石静哭的泣噎难禁。
 
  我的眼圈也红了:“我不是那意思,不过是……”
 
  “别狡辩了,你马上向石静赔礼道歉。”
 
  “用得着么?”
 
  “必须!”
 
  “……行了石静,别哭了。”
 
  “你是一辈子没向人服过输还是一向就这么向人道歉的——你要不会我教你。”
 
  “别哭了石静。算我不好,别人不了解我你还不了解我么?
 
  从小窝囊,受欺负有什么委屈只忍着。街上的人一个比一个恶,我敢跟谁狠去?也就敢欺负欺负你,你再不让……“
 
  “得啦得啦,”吴姗笑着说,“明明自己的不是却把全体人民饶上,你这都是什么逻辑?”
 
  石静也破涕为笑:“吴姗你不知道,这人就这德性,从来不认错,千载难逢检讨一回还得找出各种客观原因,最后把自己弄得跟受害者似的。”
 
  “你也是好脾气,换我,岂能容他?”
 
  “唉,有什么办法?只好不计较,真较真儿一天也过不下去。”
 
  “好啦,诉苦会改天再开吧。”
 
  “我走了。”石静说,“班上的活儿还没完呢,下班我在门口等你。”
 
  石静走后,我和吴姗沉默了下来。半天,她说:
 
  “你感觉好点了么?”
 
  “好点儿了。”
 
  又是沉默。
 
  “你也是,何苦跟她那样?”
 
  我看了吴姗一眼,低下头。
 
  “就算想怎么着,也注意下方式,太伤人家也不好。”
 
  “不这样,又怎能了?”我凄凉地说,“事到如今也只能做恶人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