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兄弟伙

时间:2021-07-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 王华松 点击:
兄弟伙

  兄弟伙丁先生明天就要回重庆主城了。昨晚约他出来在一家小店吃点江湖菜,一则尽兄弟之意,二则再次聆听他的一路走来。开心之余,感触颇多。
 
  兄弟伙原本也是黔江人,多年前大学毕业后回到黔江。在一家公司里,他先是一名普通的职员,后由于表现突出后登上了老总的宝座。再往后,由于种种原因,他所在的公司成为了一具“空壳壳”。10多年前的一个夏天,他从公司离职到主城谋发展。
 
  自从10多年前的那次离别之后,由于彼此都忙于自己的求生,我和他的联系并不多,见面次数更是有限。偶尔他回黔江办事,要么我们就在街上站着唠叨几句,要么就去小面馆或烧烤摊随便吃碗小面或烤上几串不太贵的烧烤,再加上两瓶啤酒。之所以相处如此“淡如水”,一是因为双方确实没有空闲时间,二来彼此都觉得真正的兄弟伙之间,心在一起情同手足,比什么都实在。
 
  去年盛夏的某一天,因为一个偶然事件,我的情绪非常低落。后来,实在没有办法解决,我便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中他说他正从酉阳回重庆主城的途中,而且马上到正阳了。到了正阳后,他直接赶往我的办公室。我说请他到我家里吃饭,他说:“算了吧,什么事你说,我尽量想法帮你解决,不要把低落的情绪带回家,最好在家门外解决了。”随后,他开始东奔西跑八方托人,我的事情终于圆满解决。事情办妥已是下午接近天黑。由于主城约了有人谈事,他连饭都没吃便马不停蹄开车赶往重庆。
 
  之后,跟以往一样,他还是很少回黔江。因为重庆那边的发展不错,工作很忙。我与他唯一的联系方式,便是相互之间偶尔发发微信,问问对方和家人的近况,然后心里觉得踏实。
 
  这次他又回来了,原因是他八十多岁高龄的母亲去世。得知他安排出殡车辆时没有计划我,我很生气。坐夜当晚我特意赶到他的老家随礼,问及此事时他说:“兄弟,我知道你这几年创业不容易,一天从早到晚都在干、很累,你多休息明天还要继续工作。我们两兄弟之间,心头有数……”
 
  吃饭的时候,他的心情很沉重,当然他还没有从母亲去世的悲伤中走出来。一杯小酒下肚,兄弟伙慢慢开始打开了话匣子。他说人的一生有两件难事,一是很难孝敬好父母,二便是很难得交上几个像我们之间这样真正的兄弟伙。我本想说说我们之间在诸如财富地位等方面还存在差距,但话还没开起头,兄弟伙便“发脾”了:“兄弟之间,莫屁话多。”详聊中得知他最近的几笔生意都赚了钱时,我从内心深处感到非常高兴,就跟我赚了钱一样。
 
  “好茶叶清清爽爽,兄弟伙平平淡淡,愿兄弟今年好运。”这是在今年春节时他发给我的一条短信,我至今仍存在手机里没有删。确实是这样,兄弟伙更像是一本清新淡远的散文集,不同的人给你不同的感受。你不必像读小说一样要一口气读到底,因为它有引人入胜的情节,小说一般来说都是属于爱情的。但散文呢,不怕忘了情节,也不会去追问什么结局,你可以慢慢地读,在有闲的时候;也可以随时放下,在快乐或忧伤的时候。平时你只管做你该做的事,哪怕经历再长的时间过后,拾起来重读,那种意境根本未曾改变。
作品集友情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