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都挺好(回家)第8章

时间:2021-07-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都挺好(回家)(全文在线阅读)  >    都挺好(回家) 第8章

    但是明哲终究不肯把自己在美国这边的变故打电话回去告诉弟妹两个,更别说请他们帮忙,暂时收养父亲一段时间,等他找到工作后再送父亲过来。明哲从小到大都是弟妹学习的榜样,无论是成绩还是操守。在学校里,因为他成绩好,人又听话,小学开始,手臂上一向是挂三条杠。在家里,因为母亲忙,父亲没用,他很早就挑起家务的担子,帮着母亲照料弟妹。弟妹们出格时,母亲都没其他的话,只要指使一句“看你们大哥怎么做”,弟妹们心中就有了明确的方向。所以长年累月下来,明哲都是端正着自己的身姿以备随时给弟妹们效仿,心中不知不觉地把自己当成弟妹们的权威,辈分上似乎是比明成明玉大了半辈,他觉得这是他的责任与义务。

    现在,他能放得下身段向弟妹求助,用自己的失败现实求得他们施以援手吗?他做不到。尤其是在他这会儿自信心极端动摇的时候,他只求天高皇帝远,这种事永远也不要给功成名就的明玉和生活舒适安逸的明成知道。他也告诫吴非,此事千万别跟弟妹去说,也别跟她父母去说,免得让大洋彼岸的老人操心。他逼迫自己,必须尽快找到工作。

    幸好,他的学历,他的经历,他的能力,让他很快就在发出简历后收到面试信函。

    明哲走后,苏大强已经在明成家住了三天。整个人都跟行尸走肉似的,仿佛老伴儿的死,抽去了他的精魂。没人跟他说话的时候,他就耷拉着一个脑袋,呆呆地对着电视坐着。两只眼睛似是看着电视,又似是闭目假寐,只间或长长叹岀一声气,提醒大家他还活着。

    明成与朱丽都别说是不敢得罪他,连说话都得思量再三,怕一个不好,触动了父亲脆弱的神经,太对不起死去的老母。虽然苏大强很有体臭,但明成与朱丽两个人推来推去,谁都不敢上前一步强迫苏大强去洗澡。婉转要求一下,苏大强就很阴郁很沉重地说,“我冬天一向一周才洗一次。再说现在心里难受,每天想起你妈心里就挂着坠子似的,我怕在浴室里岀事情。”明成一听就不敢强迫了,任着父亲臭成一团,连钟点工阿姨进来打扫都避着他走。明成和朱丽从来不知道父亲的体臭是如此可怕。

    天还没开始热,朱丽回家的时候不喜欢多穿衣服,喜欢把客厅空调开得与办公室里似的热。明成倒是无所谓,所以往往朱丽回家才开客厅大空调。明成原指望父亲跟在老家里一样节省,以前人一离开房间,就急着关掉身后的电灯,怕多用一度电一滴水。没想到父亲住到他家里,不知道是傻了还是大方了,他们不在的时候,他照旧关紧门窗打开空调。他还喜欢坐在客厅里,开着那台两匹半的大空调。不说天天白日飞升的电费,房子一天闷下来,回家开门,扑面的就是苏大强浓浓的体臭。

    朱丽这几天天天加班,也是有意识地加班,不敢回家第一个闻那臭气。她与明成商量了得出一个妙着,让明成先回家,然后带着他爸去吃快餐。趁此机会,打开所有门窗透气。吃完饭,明成孝敬地陪父亲在小区散步一周,回来便力劝父亲早点睡觉。等苏大强一睡,朱丽才敢回家。家,又重新成为他们两人自己的天下。刚开始时候,两人虽然觉得挺麻烦,但又有一种偷偷摸摸做地下工作似的小刺激,而且还都觉得自己为“孝敬”这个古老神圣的名词牺牲挺大。

    但到第四天,周五晚上时候,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开始感觉到,家中多岀一个人,实在是太影响生活质量的一件事。以往,周五是他们最快乐的时节,现在即算是时间不对,没心情出去玩乐,可总得夫妻见面一起共进晚餐吧,但是,让朱丽怎能与全身散发着体臭的公公同席?他们家天天温暖的空调,让冬天每周才肯洗一次澡的苏大强生人勿近。

    朱丽干脆加班,她在单位本来表现就好,这下更是好到彻底,本周顶着婆婆过世的悲痛,天天加班至八九点才回家,工作自然是做得非常出色。东山不亮西山亮,与明成没了卿卿我我,却获得领导大力赞扬。

    但朱丽毕竟不是个跟明玉似的除了工作没有生活,生活就是吃饭睡觉的工作狂人。周五的时候,她还是想与明成在一起,随便哪儿吃点饭,然后手拉手逛逛街,或者看看电影,下个酒吧,半夜才回。但是,今天明成要陪着他爸,不得不陪着他可怜的爸,朱丽没法扯他出来逛街。朱丽一个人在街上游荡着,无聊地进KFC吃了两个蛋挞,便开始不知道做什么,没人陪着做什么都无趣。还是回父母家陪自己父母看电视去。

    偏生周五那天苏大强一直不肯早早睡觉,直到快十点了,明成才抽出身来去丈母娘家接朱丽。

    朱丽是家中的独生女,父母疼得不行。本来朱家父母以为女儿是在女婿那儿受气了回家,但见女儿板着脸都不敢问,都心中忐忑地陪着女儿将电视频道乱转,等着女婿上门上演好戏。没想到女婿一到,女儿就飞进了女婿怀里,立刻眉开眼笑了。老两口看着挺憋气的,看着夺了他们女儿的明成不顺眼,但只要女儿与女婿没事,他们也就放心了。

    明成这人比较好玩,又是成天笑眯眯的,上来与朱丽父母说了会儿话,两个老人早自觉地赶小两口回家,不妨碍他们自己亲热去。明成拉着朱丽岀家门,才等朱丽父母将门关上,朱丽就在明成身后一跳一跳地要明成背下楼。明成忙走下两个台阶让朱丽趴上来,两人笑嘻嘻地一起下去。但是今天朱丽趴在明成肩上却有别样感受,笑了会儿便笑不出来了,贴着明成耳朵说了句:“明成,我心烦。本来每天狗一般的打工过后可以看见阳光般的你,生活才变得美好。可现在……我们都跟偷情一样,天晚了才敢偷偷回家。我今天都没劲逛街了。”

    明成将小巧的朱丽捧入高高的吉普车位,帮她关上车门,像猩猩似的伸出拳头擂了几下自己的胸口,恨不得对着夜空“嗷嗷”叫上几声,这几天下来,他何尝不烦。转到自己位置坐下,才真的“嗷嗷”叫了出来,“朱丽,我也烦死了。我们一起想个办法,怎么让老头活起来。他现在这个样子,我都不敢上银行交钱拿签证表格,否则轮到他了,他那样子怎么通得过?给打回来的话,那就麻烦了。”

    朱丽无奈地道:“我早就在想了,可是都不知道你爸喜欢什么。我这几天才发现,以前去你家,你爸像隐形人一样,我都没怎么注意到他。你知道你爸喜欢什么吗?趁明天休息带他出去玩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