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远方音讯(2)

时间:2021-07-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翠绿娇笑反问道:“你呢?“
  翠桐霞生玉颊,点了点头,有点苦恼地道:“唉!只是轻轻擐了人家的腰,吻吻脸蛋便算了。“
  翠绿笑道:“小丫头春心动了。“
  翠桐气道:“你比我好得了多少,昨晚梦中都在唤少爷。“
  翠绿大羞道:“不准你再说!“
  看到两女娇态,愁思难解的项少龙不由怦然心动,由藏身处站了起来。
  两女忽觉有人,别过头来,见是项少龙,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是脸红耳赤,,羞得不知钻到那里去才好。
  项少龙怕她们不胜娇羞急急溜掉,迅速移到两人间,分别抓起两女柔软的小手。
  两女浑体发软,挨在石上池旁,不肯起来,额头差点藏到酥胸里。
  项少龙看得欲念大作,笑道:“不肯走吗?那我们就在这池内合体交欢好了。“
  两女大骇,齐叫道:“不!会给人看见的。“
  项少龙威胁道:“想不给人看到吗?乖乖的随我去吧!“
  两女无奈站了起来,既羞又喜。
  项少龙拉着两女,沿溪踏着高低起伏的怪石,往上攀去,不一会来到最高一层的小水池,刚好可作俯瞰,尽收谷地的美景。
  着两女和他并肩坐下,搂着她们香肩,共赏这胜媲人间仙境的乐土。
  两人情不自禁的靠入了他怀里,芳香沁人。
  文明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二千多年后的科技,肯定是人类作茧自缚,不住地去破坏这美丽的大自然。任何人若能像他般来到这古时代里,都要为大自然异日的面目全非心生感慨。
  翠桐低声道:“少爷刚才是否一直在那里坐着?“
  项少龙促狭地道:“我睡着了,听不到什么轻轻搂抱,亲亲面蛋,又或有人昨夜发梦呓语那类说话。“
  两女立时窘得无地自容,同声娇吟,把俏脸埋入他怀里。
  项少龙一边赞叹这时代的男人真幸福,两手抚上她们滑嫩不留手的脸蛋,温柔地摩挲着。
  两女给他摸得娇躯抖颤,呼吸不住增速。
  此时无声胜有声。
  项少龙低下头去,寻宝似的找到翠桐的香唇,痛吻起来。
  另一手则开始对翠绿作不规矩的侵犯。
  翠绿那堪他熟练的抚弄和挑逗,呻吟抗议道:“少爷啊!“
  这时太阳开始往西山落下去,刚好一道白云横过天际,赤阳化作一团艳红,像个大火球般悬在远空。
  项少龙离开了翠桐的香唇,这动了春心的美丽少女嘤咛一声,反身紧搂着他强壮的腰肢。
  他低头向被他爱抚得连耳根都红透了的翠绿,这可人儿正偷眼瞧他,见他目光射来,羞得差点要死,那逗人的模样,看得项少龙忍无可忍,笑道:“以草为榻,以天为被,两位大姐反对吗?“
  两女娇吟不休,那还懂得说话。
  那晚项少龙纵情欢乐,可是即使在销魂蚀骨的时刻,他的脑海仍不住闪过纪嫣然、美蚕娘,甚至赵雅的倩影。
  众女知他赵国之行迫在眉睫,神伤魂断下,份外对他痴缠,难舍难离。
  光阴在这情况下特别溜得快,两天后他们离开了这美丽的小谷,返回咸阳城去。除荆俊外,滕翼和乌卓都留下,继续操训精兵。
  才到乌府,乌应元就把他找了去,神色凝重地道:“图先调查过那王翦,据说此人不但剑术称冠秦国,最厉害还是骑射的功夫,可连发三箭,用的更是铁弓铜弦,五百步内,人畜难避。“
  想起死鬼连晋的箭术,可能仍及不上此人,项少龙不由头皮发麻,问道:“这人是什么年纪?“
  乌应元显是为他担心,叹了一口气道:u今年应是二十岁许,听说样子颇斯文秀气,从外表看谁都不知他这么厉害。“
  又沉声道:“图先查出杨泉君和王□等人早就内定了找他来和你比武,拖了这十多日,是让他利用这段时间加紧操练。那些人不安好心,看准你和妻妾久别重逢,在床笫间必有大量损耗,真亏他们想得到。现在连吕相都很担心哩!“
  项少龙记起昨晚的风流,心生惭愧,同时想到自己是有点轻敌了。
  乌应元拍拍他肩头道:“尽量养足精神,我会向芳儿解说的了。“
  项少龙回到隐龙居后,抛开一切,避入静室,依墨氏补遗的指示,打坐吐纳,不一会物我两忘,精神进入至静至极的禅境。
  “咯!咯!“
  叩门声把项少龙惊醒过来。
  项少龙忙走去把门拉开,露出乌廷芳凄惶的玉容,颤声道:“小俊给人打伤了,还伤得很厉害呢!“
  项少龙大吃一惊,忙赶到主宅去。乌应元和陶方全在,还有乌府的两名府医,正为荆俊止血和包。
  项少龙挤到荆俊旁,吩咐各人退开,才详细检视他的伤势。
  他身上至少有七、八处剑伤,最要命是左胁的伤口,差点刺入心脏,其他伤势虽吓人,都是皮肉之伤,不过其中两剑深可见骨,皮肉都绽了开来,触目惊心。
  荆俊因失血过多,陷入半昏迷的状态里,只是脸上不时露出痛楚难当的神色。
  项少龙虽心痛,却知他应该可检回小命,退到乌应元和陶方中问道:“谁干的!“
  乌应元道:“已通知了图先,他们会派人去查的了,幸好这小子身体硬朗,伤得这么厉害,仍能撑到回来才倒地,算他本事了。“
  陶方道:“这些人分明想要他的命。“
  门卫的声音传来道:“吕相国驾到!“
  众人想不到吕不韦会亲来探望,转身迎迓。
  吕不韦在十多名手下拥护里,大步走来,先细看过荆俊的伤势,才和三人到一旁说话,神情肃然道:“这定是杨泉君等人的诡计,想借杀死小俊,以打击少龙的精神,少龙千万不要上当。“
  项少龙平静地道:“他们显然低估了小俊的逃生本领,只要小俊醒来,当可知是谁人下手了。“
  吕不韦道:“无论是谁下手,所有事都等明天与王翦一战后才和敌人算账。只要少龙夺得太傅之位,本相会全力支持少龙为小俊讨回这笔血账,教所有人知道吕不韦并不是好欺负的。“
  项少龙心情矛盾,他并不想与吕不韦的关系这么密切,但看来情势若依现时方向发展下去,他迟早会变成吕不韦的一党。
  这还不是问题,最怕是大家生出了感情,将来可更头痛了。
  荆俊一声呻吟,醒了过来。
  众人围了上去。
  荆俊只看到项少龙一人,愤然叫道:“大哥!他们好狠!“
  项少龙伸手按着他肩头,道:“不要动!“
  吕不韦沉声道:“谁干的!“
  荆俊冷静了点,咬牙忍着身上的痛楚,道:“他们有二十多人,我只认得其中一人叫‘疤脸‘国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