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图穷(2)

时间:2021-07-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流潋紫 点击:

皇帝脸色更寒,沉思片刻,含着笑意看着永琪:“原来如此啊。永琪,参汤朕会喝完的,你和愉妃先退下吧。”
海兰忙带着永琪告退了,直到走得很远,永琪才低低道:“额娘,儿子没说漏什么吧?”
“说得很好。真是额娘和娴额娘的好孩子,不枉额娘翻了这些天的书教你。”她仰起脸,一任冰凉的雨丝拂上面颊,露出伤感而隐忍的笑意,“姐姐,我终究没听你的。”
京城三月的风颇有凉意,夹杂着雨后的潮湿,腻腻地缠在身上。永璜只带了一个小太监小乐子,瞅着人不防,悄悄转到宝华殿偏殿来。
小乐子殷勤道:“奴才一应都安排好了,阿哥上了香行了祭礼就好,保准一点儿也不点眼。”
永璜叹口气:“每年都是你安排的,我很放心。只是今年委屈了额娘,正逢孝贤皇后丧礼,也不能好好祭拜。总有一天,我一定会为额娘争气,让她和孝贤皇后一样享有身后荣光。”
二人正说着,便进了院落。偏殿外头静悄悄的,一应侍奉的僧人也散了。永璜正要迈步进去,忽听得里头似有人声,不觉站住了脚细听。
里头一个女子的声音凄惶惶道:“诸瑛姐姐,自你去后妹妹日夜不安,逢你生辰死忌,便是不能亲来拜祭,也必在房内焚香祷告。姐姐走得糊涂,妹妹有口难言,所以夜夜魂梦不安。可如今那人追随姐姐到地下,姐姐再有什么冤屈,问她便是。”
永璜听得这些言语,恍如晴天一道霹雳直贯而下,震得他有些发蒙,他哪里忍得住,直直闯进去道:“你的话不明不白,必得说个清楚。”
那女子吓得一抖,转过脸来却是玉妍失色苍白的面容。身边的贞淑更是花容失色,紧紧依偎着玉妍,颤声道:“大阿哥。”
玉妍勉强笑道:“大阿哥怎么来了?哦哦,今日是你额娘生辰,你又是孝子……”
永璜定下神来:“就是孝子,才听不得嘉娘娘这种糊里糊涂的话。今日既然老天爷要教儿臣得个明白,那儿臣不得不问嘉娘娘了。”
玉妍慌里慌张,连连摆手:“没什么糊涂的,你额娘和孝贤皇后同为富察氏一族……”
“我额娘死得不明不白!方才嘉娘娘说儿臣的额娘走得糊涂。嘉娘娘的意思是……儿臣得额娘本不该这么早走?”
玉妍眼波幽幽,忙取了手中的绢子擦拭眼角:“唉……多久远的事了,有什么可说的。说了也徒添伤心。大阿哥等下还要去主持丧仪呢,这么气急败坏的可要失礼数的。”她见永璜毫不退让,一壁摇头,似是感伤,“可惜诸瑛姐姐走得早,想起当日姐姐与本宫比邻而居,说说笑笑多热闹。唉……”
贞淑一壁连连使眼色,一壁怯生生劝道:“小主……”
玉妍猛地回过神,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脸:“瞧本宫这张嘴,什么话想到就说了,竟没半些分寸。这半辈子了,竟也改不得一点!”玉妍轻叹一口气,柔声道:“大阿哥和本宫一样,都是个实心人,却不知实心人是最吃亏的。”
永璜低声道:“嘉娘娘心疼儿臣,儿臣心里明白,有些话不妨直说。”
玉妍挺着肚子,眼角微微湿润:“本宫出身李朝,虽然得了妃位,生了皇子,却总被人瞧不起。本宫母家远在千里,我们母子想要寻个依靠也不能啊。”
永璜连忙笑道:“嘉娘娘放心。儿臣是诸子中最长的,一定会看顾好各位弟弟。”
玉妍感触到:“有大阿哥这句话,本宫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她忽然屈下膝,行了个大礼道,“但愿大阿哥来日能看顾本宫膝下幼子,不被人轻视,本宫便心满意足了。”
永璜见她如此郑重,慌了神道:“嘉娘娘嘉娘娘,您快请起。”
玉妍执拗,只盯着永璜,泪眼蒙眬道:“有嫡立嫡,无嫡立长。大阿哥若不答应,本宫不敢起身。”
永璜拗不过,只得到:“嘉娘娘所言,儿臣尽力而为便是。”
玉妍这才起身,恢复了殷勤小心的神色,低声道:“慧贤皇贵妃的宫女茉心去世前曾见过本宫,那时她临死,说起你额娘之死乃是孝贤皇后所为。本宫不知道茉心为什么要来告诉本宫,或许她只是想求得一个临终前的心中解脱,或许她觉得本宫曾与你额娘比邻而居,算是有缘。所以大阿哥,作为你对本宫母子未来承诺的保障,本宫愿意将这个秘密告诉你。”
永璜紧紧握住拳头,直握得青筋暴起,几乎要攥出血来。他极力克制着道:“嘉娘娘,虽然在潜邸时的奴才们都传言皇额娘不喜欢我额娘先生下了我,可这话干系重大,断断不能开玩笑……”
玉妍摇头道:“,茉心说完之后,不过几天就出痘疫死了,死无对证。”她叹口气,“当时本宫只当她当时病昏了头胡言乱语。不过大阿哥,就算这事是真的,大行皇后也已经离世了。哪怕她生前再介意您这个长子,也都是过去的事了。这些事您知道就好,其他的便随风而去,只当本宫没说过就是。”
永璜越听越是狐疑,面上如被严霜,迫近了玉妍,万分急切道:“合宫都知嘉娘娘是直性子,最是有什么说什么的。儿臣自幼丧母,无日无夜不思念万分。嘉娘娘早入潜邸,又与额娘比邻而居,若是觉得有什么突然的地方,还请告知一二。”
玉妍被永璜吓得连连倒退,倚在贞淑身上,二人彼此扶着,骇得面无人色,只是一味摇头。贞淑扶着玉妍,跺了跺足,发了狠劲道:“小主,从前咱们满心疑惑,却只碍着那人还活着,什么都不敢说。如今人都走了,咱们还怕什么。便是说了出来,也好过您与哲悯皇贵妃姐妹一场,为她夜夜揪心。”
永璜脸色大变,扑通跪下了道:“儿臣生母早逝,许多不明不白的地方,若嘉娘娘知道也不肯告诉,儿臣来日还有何颜面去见亡母!”他连连磕头不止,“还请嘉娘娘成全!”
玉妍忙弯腰拦住,急得赤眼白眉,为难了片刻,顾不得贞淑拉扯,咬着牙道:“罢了,本宫知道什么便全都告诉你就是了。你额娘素无所爱,只是喜欢美食。本宫原也不在意,也不大吃得惯这儿的东西,她邀本宫同食,本宫也多推却了,一直到你额娘暴毙后许久,本宫自己怀了身孕,才知道饮食上必得十分注意,许多相克之物是不能同食的,否则积毒良久,轻则伤身,重则毙命。后来本宫回想起来,你额娘暴毙后许久,本宫自己怀了身孕,才知道饮食上必得十分注意,许多相克之物是不能同食的,否则积毒良久,轻则伤身,重则毙命。后来本宫回想起来,你额娘素日的饮食之中,甲鱼和苋菜,羊肝和竹笋,麦冬和鲫鱼,诸如种种,都是同食则会积毒的。”
永璜痛苦得脸都扭曲了,低哑嘶声道:“这些东西,是谁给额娘吃的?”
玉妍登时花容失色,咬着绢子不敢言语,贞淑只得劝道:“大阿哥别逼迫小主了。当时潜邸之中,一应事务都由嫡福晋料理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