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总是想着父亲那些事

时间:2021-07-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 俞云龙 点击:
总是想着父亲那些事

  那条黄鳝
 
  记得10岁的时候,我喜欢捉黄鳝,并且也以捉黄鳝在家乡出名。每当放学回家,总是喜欢边行走边寻找捉黄鳝的契机。这天,我又捉到一条二两来重的黄鳝。回家把它养在自家的挑水桶中,就又奉母命去拔猪草了。晚上回家,我朝水桶中一看,我捉回家的那条黄鳝不见了。
 
  于是我就哭了起来。父亲这时走过来问我为什么哭?我说,我养在水桶中的一条黄鳝不见了。父亲连忙惊讶地问我,那条黄鳝有多大?见父亲这样问,我就问父亲是否是挑水没注意而把我养在其中的黄鳝给倒掉了?父亲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问我,那条黄鳝有多大,我说不小,有半斤多重。父亲说,那可不是条小黄鳝啊!
 
  见父亲没回答我。我就去找母亲论理。说父亲不小心把我捉回家的黄鳝给倒掉了。母亲见我还在不住地掉眼泪,就说有什么好哭的,等会让你父亲赔你一条黄鳝就是了。
 
  晚饭后,父亲又一次问我,那条黄鳝有多大,我说不说有一斤重,总有个半斤多吧!父亲进一步问我,那么肯定?我说我自己捉回来的还会有错?
 
  不一会儿父亲端出一只洗脚盆,我一看,里面装的就是捉回来的那条黄鳝。我刹那间感到脸上一阵火烧一般的感觉。父亲见我低头认错的样子,就慈祥地跟我说。“孩子,今天的事你以后要记得,尤其是小孩子更要诚实,多大的黄鳝,就说多大,不然会被乡亲们所耻笑的。”
 
  几十年过去了,父亲也早就去了另一个世界,但父亲所说的话我仍然不敢忘记。
 
  捡石头
 
  1983年我们家因为茅房破烂不堪,且面临倒塌的危险,父亲就决定重建老屋。重建房屋的第一项准备工作,就是到溪滩上去捡选适当的石头来供砌房屋的基础。我挑着一担畚箕跟着父亲到了溪滩,父亲也没说什么,就说让我把好的石头捡拾回家。至于什么是好的标准他没有说。我很积极,很快就捡拾起一堆石头,正准备往畚箕中装的时候,父亲制止住了我。
 
  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孩子,溪滩上石头是不是很多?”我回答他:“是的。”“我们建房子是不是需要整个溪滩上的石头?”我说:“那肯定不需要。”父亲自言自语地说:“是啊!我们建个小房子,哪里需要这么多的石头。”他接着说:“孩子,这溪滩上石头千姿百态,有大有小,有圆有扁,有长有短,有的石头适合建造桥梁,有的适合造大厅,有的适合砌路面,有的适合砌我们的房子。砌房子需要有面子的石头,这样泥水师傅才能发挥出他们的高超手艺。而你所捡拾的石头圆嘟嘟的,泥水师傅肯定不喜欢,也不利于他们手艺的发挥。你再看看我所捡的石头,比较扁,长短适宜,大小适中,只有这样的石头砌起的墙脚才能服帖牢固。我还有必要告诉你,溪滩上有那么多的石头,我们捡拾得完吗?肯定捡拾不完。因此能被捡拾上的也是一种机会,千百年的等待终于有了用处,这也是石头的梦想。建设社会主义的大厦也是一样的道理,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但人世上最不缺的就是人才,因此如有机会被社会所赏识,就要积极有为,报效社会。”
 
  父亲的话不重,但掷地有声。以后我便真的有幸有了报效社会的机会,每当我在工作中碰到困难挫折,我就时时回想父亲当年所教诲的道理。
 
  牛绳
 
  我参加乡镇工作后不久一个休息日的午后,父亲跟我讲了一个故事。说是从前有一个人,平时喜欢耍点小聪明,爱占邻家便宜。有一天清晨,这人发现邻居的大水牛被偷了,还遗下了一根又新又好的牛绳!于是他就偷偷地把牛绳据为己有。“反正是捡到的,又不是偷的。”他自己心里嘀咕,觉得白捡了一个大便宜,等哪天自家的牛绳坏了,正可以替换。再说这户丢牛的人家,当即报了案。可惜偷牛的是个老贼,经验丰富,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这案也就一直没有破。
 
  话说半年后,爱占便宜的这个人家里牛绳断了,他想起曾经捡到的那根牛绳,这下真的派上了用场。可是换上之后,邻居就盯上了。一日,趁这人不在,邻居着实把牛绳看了个够。原来,邻家的防范意识特别强,在纺牛绳时做了手脚。这一看,可不得了,邻家想,好偷不偷邻,隔壁的牛你也要偷,真个是挨千刀的。当即就报了官。后来,不论这个人怎么辩解,都无人相信,竟被屈打成招,落了个牢房坐穿的下场。
 
  父亲说,故事不复杂,但教训值得终生记取。人切莫以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要知道贪图小便宜肯定要吃大亏,你既然选择吃公家饭这条路,就千万要眼睛大点,心胸坦荡些,不要人家的一针一线,小到一餐饭一支烟一点小礼品也要谨慎啊!只有时时处处小心,才能免得终生耻辱。
 
  最后的礼物
 
  父亲的病很重了,已经是奄奄一息。但父亲总是想着门口的责任田。
 
  那日父亲突然回光返照,向母亲提出要去莲花街上买芋头种子。母亲见父亲这样的虚弱,就劝父亲不要去了。父亲说:“责任田荒废可是大事,我因为身体吃不消,今年的责任田可不能荒废啊!即便种上一片芋头也很不错。总比荒废了好。”见父亲坚持,母亲便只好陪着父亲去莲花街采购芋头种子,可是父亲已经相当虚弱,从家里走到莲花街,尽管只有不到三公里的路途,但父亲却足足走了好几个小时。到了市场,卖芋头种子的摊位早已散市。父亲站在市场足足发了好几分钟的呆。末了,当他看到地上尚有散落不少的劣质芋头种子后眼睛放出了光亮,他一颗颗地捡拾起这些小芋头种子,生怕有所遗漏。等到父亲从莲花市场回来,已经晌午过后很久了。
 
  那一刻不知哪来的力气,父亲没有休息片刻,就把市场上捡来的芋头种子,一颗颗地埋进责任田里。
 
  第二天,父亲便与世长辞。
 
  几个月后,我家门口的责任田里已经长成一片郁郁葱葱的芋林。在收获时节,这片芋头个大味好,特别让人伤感。几年后那块责任田仍旧不断长出芋头。
 
  没想到父亲所留给我们的最后礼物,竟会是这样一片芋林。也许他想告诉我们兄妹,人只要一息尚存,就当有所作为。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父亲的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