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都挺好(回家)第2章

时间:2021-07-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都挺好(回家)(全文在线阅读)  >    都挺好(回家) 第2章

    明哲接到父亲报丧电话的时候,正是那边的半夜。放下电话后明哲满心苦涩,一个人偷偷躲进楼下洗手间好好哭了一顿。才刚有能力对父母尽孝呢,母亲却忽然撒手西归了,明哲只觉得一颗心被抓走了一般,空落落的没处着落。这个家,母亲是擎天的梁柱,他有什么话岀什么事打电话回家,便意味着是且只是与母亲商量,而父亲是母亲身后淡淡的一抹影子。如今梁柱倒了,天塌下一块,明哲悚然惊醒,自己作为长子,此后母亲的重担得由他扛起。

    但明哲心中有苦难言。目前IT业不景气,他的公司不能幸免,正处于裁员的暴风眼。眼下,同事个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指望裁员名单上没有自己名字。他这个时候如果请个长假回家奔丧,那会是什么结局?他本来不想将公司裁员的事告诉吴非的,免得吴非挂心。他有信心凭自己能力渡过难关,等未来裁员结束,他才会云淡风轻地告诉吴非公司曾经发生这么这么一件“小”事。他认为这是做丈夫的该有的担待。

    可现在,他不得不对吴非摊牌了,他需要吴非的帮助。

    吴非与明哲出国打拼,挣到今天这种相对安逸的日子,不靠天不靠地,靠的都是他们自己的一双手。明哲可能是因为从小做惯大哥,在家任劳任怨得很,重的累的都是他自觉扛着,吴非心中高兴终于有了依靠,独自出国打拼的她一下懒惰下来,每天心中考虑事情屈指可数。安心的人睡觉是踏实的,吴非都没听到电话铃响,明哲起床。直到明哲摇她喊她,她还兴高采烈地梦到盼了很久的夏威夷之行终于成行,坐船出海看鲸鱼,船被硕大的鲸鱼尾巴打得直晃。

    所以吴非醒来时候还是笑嘻嘻的,眼睛都没睁开就将明哲的手拍下去,一个转身又想睡,但嘴里硬是辩称:“再给我十分钟,等闹钟响了就起床。”

    明哲硬是把吴非扯起来,急道:“别睡了,我妈过世了,我跟你商量件事。”

    “什么?”吴非惊得弹起来,一把抓了床头柜上的眼镜戴上,“你妈?你妈怎么会?”两年前他们刚买下房子时候苏母过来,走路虽然带着职业性的轻柔,可谁都看得出,苏母满面红光,精神抖擞。何况又是个护士长,应该最会保养自己,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死?但是,明哲哭得鼻青脸肿的脸说明她没听错。

    明哲连连点头:“我接受不了,星期天你还提醒我打电话给妈,都还是好好的。她才六十出头,怎么会死呢?可我爸都说不清楚妈是什么病因,弟妹两个都不在家,我得立刻回去收拾。这俩混蛋。”

    “这要是在床上躺个一年两年不能起身还好说,这事太突然了。明哲,我给你收拾行李,你赶紧订机票,怎么也得赶火化前见你妈一面。你的签证还行吗?能请岀假吗?”吴非连忙下床,但起得匆忙了,头脑一阵晕眩,扶床背站了会儿才稳住。

    “签证没问题。但是请假……”明哲犹豫了,这话究竟要不要与吴非说。说了,吴非还能让他回国吗?

    吴非不知所以,一边打开衣橱,一边说道:“别担心请假,你妈去世这么大的事,你即使不去说,我迟点电话过去帮你打个招呼都没事。工作实在吃重,大不了你拎着电脑随时与公司联络。哎,你查查机票信息。”

    明哲有点魂不守舍地打开搁在床头的笔记本电脑,心中终究是对母亲猝死的震惊与哀恸占了大多数,并没太多考虑,却还是有点内疚地以几不可闻的声音道:“非非,我们公司在裁员。”

    “唔?”吴非愣住,裁员?她也是搞IT的,最近这个名词听得实在太多,但怎么也没想到终有一天也会轮到她的家。明哲这个时候说这话,吴非虽然脑袋还晕晕的没全醒,可也听出了点什么。

    “是。”明哲心中千言万语,但头绪太多,竟反而说不出话来。笔记本电脑开启又慢,明哲心中窝火,一拳砸在床上,跳起身来回踱了几步,又返回床沿坐下。心中似乎有一团真气在狼奔豕突,很想抓了明成明玉来揍。这俩东西,妈出事他们都去哪儿了?妈在医院躺了十二个小时,他们竟然都没露面,死了吗?

    对于吴非来说,那个才见过两面的婆婆去世,她心中除了为丈夫担忧,为婆婆英年早逝惋惜外,并无太多想法,因此,她的脑袋空间很快便被明哲的工作问题占领,这才是关系到生计问题的大事。她考虑了会儿,道:“明哲,你一来一去没个五天打不了来回,你这不等于把位置拱手让人吗?家中积蓄不多,我的收入不够开销,你不能丢工作。”说话的时候,手上便停止了收拾,她甚至有把整理出来的衣服挂回去的想法。“这个节骨眼上,你回去,回来怎么办?还是我回去一趟吧。我好歹没裁员的担心。”

    明哲的手指神经质地滑着鼠标,急切寻找机票信息,闻言头也不回地回答:“我必须回去,死的是我妈。我总得回去了解她究竟是怎么死的,我不能在妈病床前陪着,一定要送她走完最后一程。可怜我妈去世时候都没儿女在身边,她养三个儿女有什么用?”

    吴非听明哲越说越激动,蓬乱的头一振一振的,似是有找谁打架的感觉,吴非知道明哲这是在反驳她的讲话,但事关明哲的工作存留,吴非不会退让。“你的心情我理解,你妈去得那么急,儿女们又不在身边,换谁心里都不好受。但你总还得活下去吧?对父母,在世时候孝敬才是最要紧的,去世后孩子们再做什么,大多是形式,主要还是安慰自己的心。再说你家还有明成明玉,他们都在国内,很快就能回家操持。你现在回去你是尽孝了,但回来后怎么办,我们这个家该怎么支撑。”

    明哲听到一半时候已经霍地站了起来,嘶声道:“可是我都没对妈尽什么孝心,以后我想孝敬都没地方孝敬了。我只有回家看我妈最后一眼,陪她走完最后一程,我只剩这些可做。你别拦我,工作丢了可以再找,我妈火化了再看不见。我必须回去。还有我爸是个没用的,我得回去对他有个安排。”

    吴非觉得自己有必要在明哲思维混乱的时候提醒他:“关键时刻,你们公司所有人都在表现,在找门路,你倒好,反其道而行之。等你回来,大局已定,过几天裁员名单一公布,你哭都没门。我不拦你怎么行?你现在心里只想着安顿你家,你有没有考虑我们的小家?凡事都有轻重缓急,你先给活人留下生路再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