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无处可逃

时间:2021-07-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你好,旧时光(全文在线阅读)>  无处可逃

    余周周坐在林杨家的沙发上,呆呆地看着林杨妈妈在她眼前放下白色的医药箱,拿出医用棉花撕扯成小块儿备用。
    “谢谢阿姨。”她轻声说。
    “忍着点儿,可能有点疼。”棉花浸了酒精,敷在破皮的伤口上的时候,余周周仿佛像是触电了一样,从头发梢到脚趾尖都颤抖了一遍。
    “活该!”
    重新换了天蓝色T恤的林杨出现在客厅门口,看到余周周左手手掌和膝盖上涂满了红药水十二分狼狈的样子,却依然恶狠狠地瞪着她。
    林杨爸爸朝余周周抱歉地笑笑,然后低头严肃地压低了声音说,“杨杨,胡说什么?怎么那么没礼貌?!”
    余周周忽然想,如果说这话的是乔哥哥,恐怕早就被大舅一掌拍倒吐血不止了吧?这个叔叔真是温柔,就像是……就像是陈桉。
    总之,和自己周围的所有人都不属于一个世界。
    她从进门的那一刻就一直遵循着妈妈一直以来的教导,绝不四处乱看,可是仍然能感觉到林杨家里的“高档”——并不像陈桉家里一样奢华,只是简洁明快而已,但是空气中漂浮着的水果清香和衣物柔顺剂的味道交织在一起,那是一种称得上是温馨的味道。
    余周周抬头朝温柔儒雅的林杨爸爸微笑了一下,乖巧地说,“是我不好,对不起。”
    这句话让站在一旁的林杨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装的,这个家伙肯定是装的!
    他动动嘴巴不知道想说点什么回敬她,然而一旦看到余周周略低下头盯着白色木桌上的马克杯微笑的样子,心里忽然像是被一片温柔的羽毛拂过一样。
    罢了罢了,这次饶了她。
    他并不知道,余周周盯着桌子上画着唐老鸭的马克杯,心里一直在腹诽,凭什么他家里这么大凭什么他爸爸这么温柔这么英俊这么优雅,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余周周兀自伤神,那股名叫“温馨”的香气一阵阵侵袭着她强装镇定的神经,她必须低头盯着马克杯,否则她会哭的。
    所以你才是活该呢,活该被我用饭盒砸。
    余周周心想,姑且算是替天行道。
    他们重新坐上林杨家的车,朝着学校的方向开过去。林杨妈妈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叹口气,“这么一折腾,升旗仪式也就结束了。”
    余周周再次局促地低下头去,“对不起。”
    林杨妈妈回过头,笑笑,“没事,腿还疼不疼?”
    她摇摇头,眼泪差点就掉下来,感情正在喷薄酝酿中,却突然被旁边的林杨狠狠扯住了袖子,她侧过脸看到他恶狠狠的表情,诧异地等待了一会儿,没想到他只是凶巴巴地说——“我才不想参加什么升旗仪式呢,切。”
    呃?余周周愣愣地看着他。
    正在开车的林杨爸爸无声地笑了起来。自己家的宝贝儿子怎么变得这么别扭了?连安慰别人都这么别扭。
    林杨妈妈却微皱眉头,有些担忧地叹了口气。
    刚刚和林杨的班主任打过招呼了,缺席升旗仪式并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这毕竟是开学第一天,有些可惜。原本打算把小姑娘送到保健室去之后就赶紧带着林杨回家换衣服,然而医务室的老师却还没有上班。自己家小祖宗的叫嚷着要把这个“无家可归”的小姑娘也带回去顺便上药——她不是不犹豫的,这个余周周的家长不在身边,他们贸然将孩子带走,毕竟是不妥的。
    小姑娘余周周看起来也是很敏感懂事的孩子,发现他们的顾虑,就说自己的伤口没关系不用急着上药,一再道歉,又劝他们赶紧带着林杨回家换衣服。
    结果没想到,自家儿子突然大声地冒出一句,“你又想跑?没门,你把我衣服弄脏了,你得对我负责,跟我回家!”
    林杨妈妈想到这里,不由得再次回头打量后座上正在被自己儿子骚扰的小姑娘,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
    “对了你是哪个班的?”林杨瞪着圆圆的眼睛,带着一脸期待的表情问。
    余周周哑然,如果说自己忘记了,肯定会被这个家伙笑话的吧?于是她摆出不耐烦的表情说,“不告诉你。”
    林杨却笑得有些阴险,“哈,其实你忘了,我知道。”
    余周周攥紧了小拳头,抬眼看了看坐在前排的林杨父母,心想,我忍,我忍,君子报仇,好几年都不晚。
    “我是一班的,你也是一班的吧?”
    “不是。”
    “瞎说,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哪个班的。”
    “我虽然……我虽然不知道,但是我记得不是一班也不是二班。”
    林杨咬着嘴唇,好像被人拔了电源线一样安分地坐好不再说话。
    林杨的家距离学校其实很近,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到了学校后门。升旗仪式还没有结束,国旗升上去了,但是学生和老师还都在后操场上站着聆听德育主任的讲话,之后值周生还要宣布新的卫生纪律评比标准……
    教导主任远远看见了他们,笑着迎了过来。余周周安然站在一边,看着他们寒暄。林杨妈妈一把将林杨推到主任面前,几个人边说边笑,貌似主任在担保一定照顾好林杨。
    他们都笑得很假很僵硬,余周周歪着脑袋想。
    记得妈妈说,笑容这个东西永远是展示给对自己有用的人看的。所以,看主任笑得那么卖力,可见林杨的爸爸妈妈一定是很有用的人吧?
    而对林杨来说,主任显然不是一个很有用的人——因为林杨连笑都不笑,甚至有点不耐烦。主任回头喊了一声,小张,来来来,这是你们班的新学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