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惊人傲骨扬英气 爵世神功克毒刀

时间:2021-07-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50章 惊人傲骨扬英气 爵世神功克毒刀

    要知桑见田生前乃是名震天下的大魔头,死后遗下桑家堡给他两个女儿承继。大女儿桑白虹又把公孙奇招赘进来,桑家堡势力大大扩张,比桑见田生前还更兴旺,声威赫赫,当真如日在中天,江湖上谁个不知,哪个不晓?孟老太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任地居然会做了桑家堡的姑爷,而桑青虹说出那句“无家可归”的话,也是令她莫名其妙,一时又惊又喜,“啊”的一声,张大了嘴巴,后面的话,急切间竟是说不出来。孟老太并不是个眼孔小、未见过世面的女人,这实在是由于秦家堡的名头太大了。

    盂钊道:“公孙奇害死了她的姐姐,侵夺了桑家堡,所以我和她来投奔婶婶,婶婶不必惊疑。其实孟别是和公孙奇串通了来骗取桑家的内功心法的,他也是有点害怕累家老仆与他为难,识破他的骗局,故而他来投奔叔叔,不过是为了找个地方躲藏,也便于安顿桑青虹而已。同时他娶了桑青虹之后,他自己也得有个地方安住,才好专心练桑家的上乘武功。

    孟老太惊喜交集,心道:“侄儿娶了这大魔头的女儿,不知是祸是福?但无论如何,这总是孟家一件极有面子之事。”“光荣”之感盖过了恐惧,孟老太定下了神,叫道:“霆儿,出来见你哥哥、嫂嫂。秦姑娘,你是我的干女儿,也出来行个见面礼吧。哈哈,萨老大、耿相公,大家都请出来、出来,我老婆子今晚家人团圆,一定要请你们喝几杯酒才放你们走。”

    耿照心头卜卜乱跳,心道:“这真是意想不到的事,桑青虹和孟钊竟然成了夫妻。这也好,好过她上公公孙奇的当.只是——我见她呢?还是不见?柳女侠受了她姐姐临终之托,要照顾她,但她如今已是有了安身立命之所了,我也不必再劝她去依靠柳女侠了吧?孟招从前把我恨之入骨,只道是我抢了他的珊瑚,如今他已娶了妻子,这仇恨也读过去了吧?嗯,从他对待珊瑚的事看来,他的心术似乎也不很好,珊瑚其实并非只是为了我的缘故而不要他的、唉,他心术好不好,与你何干?你何必为青虹担忧?”

    这到那间,耿照神思不定,心里倏起倏灭地转过了无数念头。他与孟、桑二人都有过一段瓜葛,若然见面,实在大是尴尬.但联照又是个心地纯厚的人,尽管他一向害怕桑青虹的纠缠,但对桑青虹的终身幸福仍是不能无所关心,因此,又想把蓬莱魔女对她的好意转达.他心思不定,不觉闪闪编缩,不敢一步就跨出房门、秦弄玉见地面色苍白,身手摇晃,不禁吃了一惊。

    秦弄兰只道耿照是激战之后,元气伤损,精神不支,吃了一惊,连忙将他扶住,低声问道:“表哥,你怎么啦!”

    桑青虹听得益老大提起一个“耿相公”,心头一震,把眼望去,正瞧见耿照在门边闪闪缩缩,而奉弄玉也正在挨近去扶他的情景。不由得倏地柳眉一竖,冷笑道:“耿公子,你怕和我见面么?出来!”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大吃一惊.只见桑青虹已走上前去,哈啥笑道:“巧极啦,巧极啦,联公子和玉姑娘都在这儿呀!”

    孟老太莫名其妙,说道:“这位不是王姑娘,是我的干女儿案姑娘。”话犹未了,桑青虹已到了秦弄玉面前,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忽地作出惶然的神气,笑道:“对不住,我看错人啦。

    原来耿公于你又换了一位姑娘了,我还只道是玉珊瑚呢.秦姑娘,你别见怪。”原来桑青虹是成心讽刺耿照,发泄一口醋气的。

    秦弄玉对联照与珊瑚的事情,早已知道,她本来就是想成全他们二人的、但听桑青虹如此说话的语气,任谁也听得出来,她和职照之间也一定有点瓜葛纠缠、秦弄玉无端端的受了羞辱,又是伤心,又是生气,她病后身子虚弱,不由得双手一辙,就似风中之烛,摇摇欲坠、本来是她扶着耿照的,如今反过来要联照扶着她了。

    孟老太脸上变了颜色,涩声说道:“侄少奶,你识得这位耿公子的吗?他是你们桑家的什么人?我刚才见他会使你们桑家的大衍八式,还问过地,可是耿公子说他与你们秦家毫无关系。”

    桑青虹冷笑道:“毫无关系?他的大衍八式,就是我传他的!婶婶,你别好着眉毛,瞪着眼睛,我和他的事情,你的侄儿都是一清二楚的、我知道他有了玉珊瑚之后,早已与他一刀两断啦。你的侄儿是知道了这些事情,然后向我求亲的,要不然我怎会做你的侄儿媳妇?”

    要知桑青虹是大魔头的女儿,父亲死后,又不用她当家,一向是给宠惯了的,当真是任情纵性,高兴怎么做便怎么做,喜欢怎么说,便怎么说,哪理你什么长幼尊卑?何况她嫁与孟钊,只是为了一时的失意无聊,对这个丈夫实在并未怎么放在心上。

    她气愤孟老大刚才错把她当作玉姑娘.如今为了向耿照出一口气,就索性把事情都抖出来,也气一气孟老太.对丈夫她都不在乎,对丈夫的婶婶当然更是不放在眼内了.这一番讲话惊得众人尽都呆了,场面尴尬之极。孟老太气得死去活来,心道:“要是找的侄儿娶的是玉姑娘,孟家也不会这样丢脸、受气啦。哼,都是这姓欣的小子不好,抢了珊瑚,也害7我的侄儿”

    桑育虹是初入门的侄儿媳妇,又是大魔义桑见田的女儿,冈此孟老太虽然给她气得死去活来,却是不敢、也不方便向她发作。

    孟老人把一腔怒气都移到联照身上,“哼”了一声,心道:“你这小子抢走了我侄儿的好媳妇,如今又想来抢我的媳妇晚”

    当下板着脸孔,冷冰冰地就朝着联照说道:“耿公子,你表妹是我干女儿,你与我却是非亲非故,你今后别要再上我孟家的门!”

    耿照呆了一呆,愤然说道:“好,我走,我走!表妹,你——”秦弄玉难过之极,颤声说道:“妈,我表哥有什么地方得罪你啦?我表哥的人品我是知道的,他——”说到这里,措辞甚感为难,尽管她相信得过表哥,但一来她不知道桑青虹与联照之间的事实真相,二来她苦是为耿照辨解,那岂不是要说桑青虹自作多情了?孟老太更是气愤,峭声说道:“秦姑娘,你喜欢你的表哥,要跟他走,我也不敢留你!不过,我可是为了你好,请你再三想而行!”桑青虹冷笑道:“她喜欢跟这风流浪子,婶婶,你又何必多费唇舌劝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