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琮碎

时间:2021-07-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流潋紫 点击:
如懿传(第三册) >   第十六章 琮碎

殿外朔风剧寒,如能蚀骨,嬿婉跌跌撞撞走到玉阶之下,只觉得浑身冷汗肆意,钻骨透心。澜翠慌不迭紧紧扶住了:“小主别在意。您费了半日心意,又冒着严寒送来,这份苦心皇上是知道的。”她见四下无人,低声抱怨道,“都怪娴贵妃,卖弄什么呀,也不过是个家道中落的货色!”
嬿婉死死地掐住澜翠的胳膊,硬着酸涨的脸哑声道:“不许胡说,原是我自己不得脸没见识罢了。娴贵妃家道中落,我不也是个破落户的出身么?”她咬紧了牙关,屏了半日,回首望着灯火通明的养心殿,一字一字着力道,“原本,是皇上给了我一丝希望,他对着我笑,告诉我可以凭自己改变门第命运,我却甜白釉也不识,连燕窝都做得粗俗,可不是自己没脸么?皇上没撤了晋封贵人的旨意,已算留了脸面了。”
澜翠忧心道:“那小主打算怎样?”
嬿婉忽地捏住澜翠的下巴,拧着她的面孔对着自己,哑声道:“澜翠,你仔细瞧,我的脸还在不在?我有没有变老,有没有变难看?”
澜翠见她神色狰厉,吓得一颗心突突乱跳,忙赔着笑道:“小主的脸好好儿的,小主貌美如花,青春正盛。”
嬿婉的手重重地垂落下来,如卸下千斤巨石。她摸着自己的脸凄怆道:
“澜翠,我不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得宠。为着皇上一时的兴致,为着一个男人偶然所起的一点欲念,更为着,我的脸,还有几分像娴贵妃年轻时的样子。难道我都不知道么?”
澜翠忙扶着她的身子,柔声道:“小主,娴贵妃位分尊贵,您像她,不算折您的福气。更何况,虽说是三分相像,您却胜过娴贵妃年轻时许多呢。”
嬿婉勉力支起身体,面容渐渐沉静若寒水。她裹紧了身上的青云缎锦毛披风,那声音像从嗓子底处透着心窝迸出来的:“是。能因为像娴贵妃而获宠,自然是我的福气。哪怕我再不懂事,只要这张脸在,只要我不犯下大错,就不会和娴贵妃当年一样,躺进冷宫里去。因为皇上看着我这张年轻的脸,就会想起曾经委屈过娴贵妃的年岁,自然会格外优容。且我还年轻,娴贵妃懂的,我慢慢学着,终有一日也都会懂得。她会的不肯轻易做的,我要什么都做的比她好,那便是最好的打算了。”
殿中晚膳己毕,便有小宫女伺候着捧茶漱口,一众人忙忙碌碌,却是鸦雀无声,丝毫不乱。李玉见一切事毕,方进来道:“皇上,太医院齐鲁大人有要事求见。”
皇帝面色微微一沉,如懿会意:“那臣妾先告退。”
皇帝摆手,笑得轻快:“不必。今夜你留在养心殿。李玉,着人去伺候贵妃沐浴。”
如懿转身离去,才走到后殿,她觉得左耳上空荡荡的,一摸之下才发觉戴着的白玉菡萏耳坠不知去了哪里。她心下微微一沉,只念着这是皇上赏赐的爱物,兼着几分酒意,并未多想便径自往东暖阁去。
才走到东暖阁外,只听见里头齐鲁的声音道:“前日中午,魏常在身边的宫女澜翠来,说要照着这瓶子里的坐胎药配一份,恰巧是微臣在太医院当值,便叫留下了。微臣细看之下,那份坐胎药竟是和皇上赐给舒嫔小主的那份是一模一样的,想是魏常在从舒嫔那儿偷弄去的。魏常在一心想要有孕,所以……”
皇帝的口气有些沉肃:“既然魏常在这么想要,你就照样配一份给她。只告诉她那是上好的坐胎药,是舒嫔没福气才到今日还没怀上。”
齐鲁连连称是:“舒嫔小主问起时,微臣也是说她体质虚寒,不易有孕罢了。”
皇帝淡淡道:“也好。这个药朕本来就只是防着舒嫔是太后的人,又是叶赫那拉氏出身,才不想她轻易有孕。那药是你调制的,你自然知道,哪天停了也还是无碍的。魏常在既然动了这心思,朕反正有了那么多皇子,最要紧是有永琮。旁人能不能生,生儿生女,也无谓得很。”
齐鲁道:“是,皇上仁慈。那微臣这就去办。”
朔风刺寒侵骨,如懿倚在墙上,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颗心突突地几乎要从胸腔里蹦了出来。她的脑海里一片混沌,只是糊里糊涂地想着。
怎么会这样?居然是这样!
隐隐约约地,她不是第一次知道这样的事,慧贤皇贵妃生前服用的汤药都是加重她病症的,而舒嫔,皇帝更是决绝。也许,皇帝还以为是仁慈的,可不是么?他一定以为,本来一碗汤药就绝育的事情,他却不厌其烦地一次次让她们只是暂且不能受孕而已。
她紧紧按着自己的腹部,心里一阵一阵发凉,这便是帝王家啊!哪怕宠遇再多,恩眷再深,也不过是一念之间的天与地罢了。她脚下一阵阵发软,有些畏缩地蹲下身。正巧凌云彻与人换班经过,见她瑟缩在暖阁后地下,急忙道:
“娘娘,娘娘,你怎么了?”
如懿赶紧捂住自己的嘴,亦示意他捂住,拼命地摇头。云彻连拖带拉将她扶到后殿廊下,低声道:“娘娘可不舒服么?”
如懿强撑着身子起来:“没事,你回去吧。”她挣开他的手,虽然觉得他此时的一句寻常关心,让她在方才巨大的震动与惶惑里觉得有一息的温暖,可她明白,这样失态的自己,是不能让人瞧见的。她茫然地走到后殿,惢心刚想问她是否找到了耳环,见她这般,便知道不能多问了,忙打发了人出去,独自伺候她沐浴。
如懿把整个身体浸在滚热的水里,方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一丝暖气。沐浴所用之水最是讲究,按着时气用豆蔻花并佛手柑拧了汁子熬煮的,醇厚中不失清新之气,熏得混沌的脑仁渐渐安静下来。如懿静了良久,方才长长地嘘了一口气,茫然地转过脸,木木地问:“惢心,你说会不会有一天,皇上也不许我生下孩子?”
惢心不知出了何事,忙掩住如懿的口道:“小主,您胡说什么呢?”
如懿只觉得脸都僵了,只得揉着发酸的面颊道:“是啊,我正是胡说呢。”
豆蔻花被热水浸泡后氤氲的香气兜头兜脸地包围了如懿,她在那样沉醉的甜美里迟疑地想着,舒嫔该不该知道?或许,舒嫔是爱着皇帝的,才会在皇帝病重不得相见的日子里日日在宝华殿制作福袋祈福,却在皇帝病愈后一言不提自己的辛苦。若她知道,一定会很伤心吧?偏偏,她是那样孤高而骄傲的女子。”
所以,不!一定不能让她知道!哪怕是骗局,也宁可被欺骗的幸福,而不是清醒后钝刀刺身的痛苦。她紧紧地掩住了自己的嘴,将整个人浸了下去。
待到沐浴更衣回到寝殿之时,皇帝亦换好了明黄寝衣在等她。养心殿寝殿高高的房梁上,明黄的锦缎帷帐铺天盖地落落垂下,角落蟠龙金鼎内燃着上等紫檀香,青烟一缕一缕渐渐朝上扩散淡开,整个大殿肃穆而安静。如懿在踏入的一刻已然缓过了神色,温婉如常。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