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余周周小朋友的个人秀之二

时间:2021-06-3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你好,旧时光(全文在线阅读)>  余周周小朋友的个人秀之二

    “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把圣蛋交给你的!”雅典娜坚贞不屈,高昂着头,任长发在背后飘啊飘。
    余周周版雅典娜此刻正紧紧地搂着怀里的“圣蛋”——从厨房偷出来的白皮鸡蛋。
    她费了好长时间才从一筐红皮鸡蛋里面挑出了一个白皮的,虽然上面沾着一点鸡屎,但是她认真地洗干净了。白色的鸡蛋比红色的鸡蛋高贵,她想。
    在余周周的词典中,如果想要让一件东西显示出高贵,那么就在前面加上一个“圣”字就可以了,比如圣斗士,比如圣水,比如……圣蛋。
    脑海中英俊的魔王露出一脸不忍,“雅典娜,不要逼我伤害你……”
    夏天的夜晚,窗外草丛里的蛐蛐儿叫得正欢,妈妈还没回来,余周周自己在家,也不开灯,就在昏暗的房间里面出演属于她自己的悲喜剧。
    此时的余周周所编写的剧本里,大魔王早就不再是单纯的邪恶面孔了。动画片中那个爱上雅典娜却求而不得,最终被迫在圣殿中放水一点点淹死女神的英俊魔王,让她不知不觉就脸红心跳。
    一面对着魔王脸红,却又在心里一遍遍坚定地告诉自己,不,我爱的是星矢。
    可是那些圣斗士们,这样拼死地保护我,难道不是因为爱着我吗?
    余周周版雅典娜捧着自己的脸蛋,突然因为这样的感情困局而惊恐不已。
    她从很小的时候就明白,爱情是很恐怖很难缠的——即使她并不知道爱情到底是什么。
    妈妈去照顾外婆了,只留下她自己一个人在位于城郊的平房里。房子是自己家动迁之后临时租的,很简陋,只有一个房间,厨房是几家公用的,而厕所则是室外公厕,又脏又臭又恐怖,余周周从来都不敢自己去。
    她很想住在外婆家,外婆家在市中心的楼房里,是大学的家属区。她喜欢外婆家的小屋,那时她的小舞台,她只有在那个小舞台上才会充满了灵感,挥洒自如。
    可是外婆家还住着三舅一家和小舅舅一家,四间房,一个客厅,住了7个人,没有留给她和妈妈的地方了。
    但是,优秀的雅典娜女神是不会在乎恶劣的环境的。屋子潮湿发霉,惨不忍睹,她也可以不开灯啊——漆黑一片的时候,连房间都不再有边界。它一会儿是金碧辉煌的圣殿,一会儿是幽暗的小牢房,有时候还是圣洁的雪山和宁静的高原湖泊……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在她懂得这一点的时候,中央电视台还尚未自称CCTV。
    余周周站在地上,一动不动,可是却能听到假想的水流声——是的,魔王正一刻不停地让水流入大殿,现在已经没过脚踝,而她一步也动不了,因为她被锁住了。
    雅典娜轻轻地握着圣蛋,焦急担忧地想念着那些英俊的圣斗士们。
    再糟糕的场景,也会有勇士前来的,一定会。
    每个女孩都是雅典娜,只要我们不放弃。
    正想着,突然听到窗外有人大喊,“余周周!”
    她冷不防,吓得手一哆嗦,鸡蛋就磕在了桌子角,紧接着就感觉到左手中指和食指上有冰凉而粘稠的液体流过。
    闯祸了,这可怎么办?
    窗外的声音一点都没消停。
    “余周周,余周周,你在家吧?你又不理我!”
    稚嫩怯懦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奔奔。
    他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喊起来没完没了,余周周正惶恐地盘算着如何处理磕破了的“圣蛋”,来不及应答,一时间焦头烂额。
    “余周周,余——”
    “别喊啦!我闯祸了!”
    很多很多年之后,当余周周想起那个夭折的白皮鸡蛋,都会百思不得其解——只是一个鸡蛋而已,为什么自己竟然那样惶恐,仿佛天塌了一样。
    她从抽屉里面拿出钥匙挂在脖子上,然后出了门,手里还颤巍巍地捧着那颗鸡蛋,没走一步都会晃出一点点蛋清,弄得满手滑溜溜。
    “怎么了?”奔奔好奇地凑过来。
    “圣……鸡蛋碎了。”
    “那就扔掉呗。”
    ……对哦,毁尸灭迹不就得了?她赧然一笑,只是手上的蛋清不知道怎么处理。那个年代几乎还没有面巾纸这种东西,她不敢往衣服上抹,于是情急之下,抹到了脸上。
    反正一会儿洗脸就是了。
    可惜看着小小的鸡蛋,蛋清居然那么多,她一张小脸蛋都抹遍了,中指和无名指上还有不少。余周周盯着自己的手愣了几秒钟,果断地伸出手——抹到了奔奔的脸上。
    “你干嘛?!”
    “借地方用用。”她好像天生缺德。
    奔奔脸红了,门口的橙色灯泡下飞蛾萦绕,灯光昏暗得连他的脸都找不清,余周周自然看不到他的羞红却又不情愿的表情,然而只有一双眼睛格外亮。
    像是傍晚时候西方那颗孤零零的星星。
    “你来找我做什么?”余周周抹干净了手,拉着他走到自己家窗台外,心想这样不光能跟他说话,还能注意到屋子里的响动,顺便看家。
    余周周从小就坚信她很聪明——她是圣女雅典娜嘛。
    “我爸又喝多了……”余周周的询问仿佛拧开了奔奔眼睛里的水龙头,他哭起来都不需要酝酿,然而因为蛋清在脸上风干之后紧绷绷的,他咧不开嘴巴,只能噼里啪啦地往下掉眼泪,说出来的半截话也是浓浓的哭腔。
    唉,没出息。余周周在心里说着,却又觉得很焦急,不知道怎么才能让眼前这个漂亮小孩儿不再哭下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