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甜白

时间:2021-06-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流潋紫 点击:
如懿传(第三册) >   第十五章 甜白

二人静静地站着,风声被两旁耸立的深墙挤得虎虎乱窜,发出呜呜咽咽的鸣声。如懿恻然转首,但见嬿婉携了侍女澜翠缓缓走来,大约是从养心殿出来。
嬿婉见了她们,忙福了福身,剪水双瞳清凌凌的,泛出由衷的欢喜殷切之情:“娴贵妃娘娘万福,愉妃娘娘万福。”
海兰见有人来,便欠身道:“姐姐,快到年下了,宫里事多,我先回去了。”
如懿端正容色,微微颔首。嬿婉走到如懿身前,楚楚的脸庞越加蕴满了自谦的神色:“大冷天的,娴贵妃娘娘怎么立在这儿,仔细着了风寒。”
如懿的客气中带着疏离:“有劳魏常在挂心,本宫正要回去。”说罢,她便径自要离开。嬿婉侧了侧身,却并无让她过去的意思,只道:“娴贵妃娘娘还是那么讨厌嫔妾么?”
如懿淡薄一笑:“常在这话,本宫却不懂了。”
嬿婉挥手示意澜翠走远,道:“娘娘一直以为嫔妾是攀龙附凤不念旧情之人,所以屡屡冷淡嫔妾,却不知嫔妾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苦衷?”如懿拂了拂被风吹乱的鬓发,她扬起的唇角勾勒出不屑的弧线,长街猎猎的冷风冷不丁地掀起她玉色长袍,配着纽子上系的青碧流苏金累丝缀明珠香囊,越发如云后淡薄的日光,渺渺不可亲近,“你如何一步一步走来,本宫都是亲眼看着的,又何来苦衷二字?”
嬿婉银红色的袍角被风拂起,像一只想飞却飞不高的蝴蝶,颤动着翅膀:“嫔妾听说娴贵妃娘娘出身乌拉那拉氏家族,这个家族,既是荣耀,也是阴霾。想来娘娘当年在冷宫受苦的时候,一定不会忘却自己的家人,所以才奋发而起。嫔妾也是如此,像嫔妾这种出身,所受的种种白眼辛苦,娘娘这样的尊贵之人如何能够体会。但嫔妾不忘家族之心,与娘娘却是一样的。”
如懿默然叹息:“但是你终究辜负了一颗真心。”
嬿婉自嘲地笑笑:“像我们这种人,进了宫中之后,自身的荣耀便与家族的荣耀结为一体,一荣俱荣,一辱俱辱。尤其是嫔妾,既然父母族人不能为嫔妾带来任何荣耀,嫔妾就一定要让自己过得舒心适意。真心这样私己的东西,不能割舍也是要割舍的了。”
如懿紧了紧披风,漠然以对:“你自己选择的路,自己高兴就好。听说皇上打算封你为贵人了,恭喜!”
嬿婉欠了欠身:“但愿以后娘娘不要再鄙夷嫔妾就好。这句恭喜,嫔妾感激不尽。”
如懿径自离开,澜翠走进嬿婉,低声道:“小主何必要理会娴贵妃对您的态度,咱们与她也不想干。”
嬿婉轻笑,明媚的眼睛如同天上细细地月牙儿:“怎么不相干?皇后虽然生下了七阿哥,但身子坏了许多,很多时候都不能侍寝。而娴贵妃有协理六宫之权,我自然得格外小心些。”她看澜翠一眼,“对了,我让你去看看舒嫔一直用的是什么坐胎药,你看了没?”
“拿些舒嫔的坐胎药出来,马上送去太医院,请太医照样子配出一个来给小主服用。”
嬿婉颔首道:“快去!我到现在都没有身孕,哪怕皇上晋封,也不过是个小小贵人,何年何月才能熬到主位?宫里的坐胎药那么多,人人都在喝,只有舒嫔的是皇上亲自赏的,一定特别好!”
澜翠犹豫道:“可舒嫔每次侍寝之后都喝,一直都没怀孕啊。”
嬿婉有些不屑:“那是她福薄。叶赫那拉氏的族人本就不多,没福气延续下去也是有的。”她迟疑片刻,“不过你还是让人看看,是不是上好的坐胎药。”
澜翠答应着去了,嬿婉抚了抚平坦的肚子,饱含希望地长舒了口气。
三日后黄昏时分,李玉来传召如懿前往养心殿一起用晚膳。如懿更衣过后,换上烟霭紫的如意云纹锦袍,清雅的颜色,袖口不过是略深一色的折枝辛夷花纹样,搭着金丝薄烟翠绿缎狐皮坎肩,越发衬得容色多了一分温柔娇艳。
她扶着惢心的手下了软轿,才走到阶下,见云彻穿着养心殿最末等的侍卫服色,两颊冻得通红,一动不动守卫着。
在经过他时,如懿悄然低声:“辛苦。”
云彻微微一笑,甘之如饴:“微臣在御前做了这么久的侍卫,奈何出身寒微,只能如此,辜负娘娘期望了。”
如懿眼中有温情浮漾:“丈夫之志,用十年去实现也不算晚。忍得一时,才能一飞冲天。知道本宫为何一定要调你到御前么?”
“御前机会多,不必其他地方。”
如懿微笑,目光清和:“这只是其一。常常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如何走到另一个男人跟前去,才能真正让你断了念头,磨砺心志。她无情,你更无情,才能无所畏惧。”
云彻懂得:“多些。雪后路滑,娘娘小心足下。”
如懿裹紧身上的孔雀纹大红羽缎披风,缓步入殿。暖桌上已经布好了热气腾腾的金丝菊炖野鸡锅子,如懿闻得香气,先笑道:“好香。”
皇帝起身拉住她手,一脸的亲密无间:“今儿晚膳都是你爱吃的菜,这芝麻青鱼脯制得极好,朕让他们试着做了十来次,只有这一次做出来的一点腥味也没有。菠菜和豆腐制成的金镶白玉版十分清甜,入口即融。尤其这道醉虾,融了虾子本身的鲜嫩,配上醇酒调味的甘芳,所以朕急急催促你来。”
如懿两靥盈盈,眉目澹澹含情:“今儿又不是什么大日子,好好儿的怎么备下了那么多臣妾爱吃的菜?且都是冬日难得的。”
因着从外头进来,她双手冰冷,皇帝捧着她手,轻轻呵气道:“外面可冷吧。今儿是腊月二十三,也算小年。朕想着快到年下了,你协理后宫忙碌了这些天,也给你松泛松泛,”他亦有几分自得,“如今天下富足,库仓串铜钱的草绳都烂了。你喜欢的东西即便难得,朕若想要取来,也不算难事。”
如懿心口暖洋洋的,握着皇帝的手,道:“那臣妾能谢皇上的,就是把这桌菜都吃了。”
如是,帝妃二人相对而坐,也不让人服侍,便自自在在动起筷子来。
皇帝看她贪吃了几口醉虾,甚是喜欢的样子,便高兴道:“虽然贪吃也慢些,到底里头是有酒的。咦?你怎么没喝几口酒就红了?”
如懿笑着摸了摸脸:“新描的眼妆,皇上喜欢么?”她且说且笑,如玉双颊上透出几许红晕,似初露的晚霞弥散,眉眼旁都化为淡淡的芙蓉浅红,更显得明眸灿若星子,顾盼蕴漾。
皇帝伸手轻轻抚摸:“如懿,朕希望你一直这样高兴。”
心跳得有点快,混着红罗轻炭暖融融的气息,将殿中沉水香的气息烘暖出来,徐缓地在空气里面迷漫着。如懿低下头,莞尔一笑,轻轻挠着他的手心,似小鱼轻啄。这般温存,直到有添酒的小太监步入,才稍稍中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