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母亲的福气

时间:2021-06-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 黄敦利 点击:
母亲的福气

  母亲原本是不想来城里跟我一起生活的。三年前,因为我的儿子——她的小孙子嘉嘉出生无人照看,母亲延续着祖辈带孙辈的想法,离开自己生活一辈子的常宁老家,来到相隔三百公里的陌生城市帮忙照看小孩和料理家务。这一年,母亲六十七岁。
 
  母亲和父亲来到城里的这三年,一家五口人只能挤在一个八十平米的小房子里,空间虽然小了点,但因有了母亲的存在,有了她默默的奉献,才有了家的氛围。母亲常常跟我说:“房子小点没问题,但是人心要宽广,邻里要和睦。”之前,我和邻居是互不认识的,在我和妻子看来,大家白天上班,下班后各回各家,平时真没有认识邻居的必要,但母亲却不这么认为。有一次,隔壁家的一个老人不知什么原因腿部受了伤,柱着拐杖在门前来回练步,母亲看到后,跟父亲商量着买点礼品以表问候。那天晚上,母亲和父亲敲开了邻居家的门,给老人送去了水果和鸡蛋。此后,本不熟络的邻居竟成了好朋友,他做生意的儿子偶尔也会来我家串门。母亲诚恳地帮我打开邻居家的门,是因为在她固有思维里,远亲不如近邻。
 
  还有一次,得知单位为身患重病的退休老干部开展募捐活动,母亲要我多捐些钱过去。因为是来往并不经常的同事,我想象征性地表示一下,母亲却坚决不同意,她说:“人生在世,总有不称意的时候,你现在多帮帮人家,等你有事了,人家也会主动帮你。在一起共事是缘分,咱们碰上了,能帮就得帮。”我听了母亲的。
 
  母亲浓浓的人情味是她在农村生活时养成的一种习惯,而对于我,母亲仁爱、正直、善良、淡定、懦弱得就像一尊佛,一直护佑着我不断前行——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记得那天凌晨两点半,我突然被公安110电话叫醒:“刚接到高速报警,前半个小时,在沪昆高速潭邵段发生一起交通事故,目前已造成至少六人死亡。”多年信息工作经验告诉我,这是紧急突发事故,需要火速赶到办公室编报信息向领导报告。我从床上跳下来,麻利地披上雨衣,撒腿就往外跑。由于下着倾盆大雨,家距离单位有十来公里路程,自己又没有小车,等了十几分钟也不见一台的士过往。最后,我只好敲开了做生意的邻居的门,借走了他的车。那一次,因为信息报送及时,为妥善解决问题赢得了主动,还得到了省办信息处的加分奖励。我第一次敲开邻居的门,是因为母亲,因为那一句“远亲不如近邻”,因为那一次富有爱心的看望。我知道,荣膺的奖励完全得益于母亲朴实本真的处世哲学。
 
  因为信息工作的特殊性,我跟妻子商量,单位车改在即,该买一辆车代步了。妻子倒没在意,母亲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晚上,她从衣柜里拿出一个存折,交到我手上,说:“这个存折里面还存了五万元,你再凑凑就去买车吧,以后上下班就方便了,再也不用麻烦人家。”我突然心悸起来,母亲把我“武装”起来,并不是让我显摆,而是为了方便儿子的工作。这些年,母亲把逢年过节儿女们给她的零花钱攒起来,外加年复一年种地劳作换来的血汗钱,全都积攒在了这个沉甸甸的存折里。买车那天,我取出那些钱,心头隐隐作痛。
 
  今年正月初九是母亲七十岁大寿。春节假期,我们姊妹四人都回到常宁老家,合计着如何操办母亲的古稀寿筵。按照农村习俗,小辈为长辈操办生日酒席是应尽的孝道,是家庭中的一件大事。给母亲贺寿的除了家庭成员以外,还将邀请一些亲戚朋友和街坊四邻,酒宴应该会办得隆重、喜庆而又热闹。我们征求母亲意见时,却遭到了她的强烈反对:“你要遵守党的纪律,莫把好事办得变了味,我们每个人都有生日,自家人聚聚就可以了,何必要麻烦亲戚朋友!”我们拗不过母亲,生日当天,不请朋友,没有排场,儿孙们陪着母亲在家中安安静静地度过了她的七十岁生日。
 
  母亲生日这天,红日高照,儿孙们都看到了朝霞的徐徐升起和晚霞的圆满落幕。那天,霞光下的母亲变得越来越瘦小,微微弯曲的脊背比早些年又缩减了好几厘米,满头银发中还有些许黑发在倔强地生长着,面容却仍然光洁。有人说,母亲很有福气,也有人说,母亲没有福气。平凡如草芥的母亲在阅尽人间沧桑后还在继续燃放着那点光和热。
 
  母亲既没有经天纬地之才,也没有鸿鹄之志,更没有金钱楼宇之物,她最大的财富就是为我们积累了全部的智慧,留给了子孙后代勤劳善良的朴素品格,宽厚待人的处世之道,以及洁净修身的良好家风。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样的母亲怎能没有福气?
作品集关于母亲的文章 亲情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