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秘密(第十七章)(3)

时间:2021-06-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出于谈的是做菜的话题,直子的语气根本就不像是个孩子,在一旁的平介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藻奈美,老师马上要回家了,你这么缠着老师不太好吧。”

  “啊,对对对。”直子于是又提着东西返回走廊入口处。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是说鞋怎么怎么的吗?”穿上皮鞋之后桥本多惠子问直子。

  “啊,啊,这双鞋和我妈妈的一样,我以为是妈妈的鞋跑出来了呢。”直子答道。

  “这双鞋?真的吗?哦,还有这回事。”

  “有吗?”平介也间。

  直子点点头“是妈妈非常喜欢的一双鞋。不过,看来还是穿在老师脚上更合适。妈妈穿着有点太花哨了。穿这种鞋就得有像老师这样的腿,又细又长才行。”

  “讨厌,不许这样盯着人家的腿。”桥本多惠子往后退了一步之后向平介低下头,“那我这就告辞了。”

  “啊,您慢走。”

  桥本多惠子走后,平介将大门上了锁。回到走廊时直子已经不在那里了。平介回到屋子里,发现她在厨房里,正从超市购物袋中往外拿蔬菜。

  “想上私立中学这样的事,你怎么不和我商量呢?”他冲着她的后背问。

  “我正想和你商量呢。”直子背靠着洗碗池站着。

  “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一声不响地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还没有确定下来,正打算和你商量呢。”

  “那你给我说说你的理由,为什么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首先,我很早以前就朦朦胧胧地想过这样的事。”

  “很早以前?”

  “就是在我变成这样之前啊。”直子摊开双手说,“在藻奈美还活着的时候,那时我就想着或许让这个孩子读私立中学比较好,并且是那种可以一路直接升入大学的中学。我不想让她为中考和高考受太多的罪。”

  “就是说直子为了自己将来不用吃苦,趁现在挑一条轻松的途径,是吧?”平介带着挖苦的语气说道。

  “你听我说完哪。没错,之所以考虑明年上中学的事情时会马上想到私立中学,是因为以前就那样想过。但是,我还有其他完全不同于此的想法。毕竟要上中学的人实际上是我,无论如何都想上私立中学,我还有其他理由。”

  “其他理由?”

  “说得简单一点儿,”直子靠着洗碗池,交叉起了双脚,“是我想学习。”

  “什么?”平介瞪大了眼睛。他根本没有想到直子会这么回答。吃惊过后,他开始觉得有意思,于是大笑起来,边笑边盘腿坐在了地板上。“喂,你没开玩笑吧?可不是能做小学生的题就能考上东京大学啊。”

  直子睑上的肌肉一动也没动,整张脸都没有表情。

  “我是认真的。”

  她的声音很冷静。这话从一个外表是孩子的人口中说出来,给人一种格外冰冷的感觉。平介脸上的笑容一瞬间消失了。

  “我变成这样已经有三个月了吧。你知道我现在的感受吗?你希望我现在还忧心忡忡,每天生活在‘为什么会这样’的叹息中吗?”

  “不。”他摇摇头。

  “虽然我有时还会难过,觉得自己是个可怜的人,但我觉得我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生活了。我希望尽力延续藻奈美的人生。虽然我最想做的事情,是回到与你和藻奈美三个人一起生活的日子里去,但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既然回不去了,我只能考虑该怎样走好我的第二次人生。于是我就想,该怎样做才好呢?我每天都一直不停地想。最终我只想到了一个答案,那就是不要再让自己产生和以前同样的后悔。”

  “后悔?什么后悔?”

  “哎呀,你不是也经常说那样的话吗?诸如年轻的时候多学一点儿就好了之类的。同样的想法我也有啊。”

  “是吗?”

  “这就是所谓的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你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不过我对藻奈美是抱了很大希望的。我不是希望她成为钢琴家呀、空姐之类的,我只希望她自立,不光在思想上,在经济上也应该自立。我希望她成为不依靠男人也能生活的独立女性,能成为女杰当然最好。”直子干脆利落地说。

  “直子你……”平介舔了舔嘴唇,接着说,“难道你对成为我的妻子感到不满意吗?你后悔了吗?”

  “没有那种事。能够做你的妻子我感到非常满足,也觉得这样很好。我可没说过想抛开家庭主妇的角色痛痛快快地出去工作这样的话。”

  “但是,你不希望藻奈美选择和你一样的生活方式,对吧?”

  “我不是那个意思。怎么说呢,我认为自立的女性也未尝不可以成为家庭主妇。我所排斥的,是因为不能自立不得已才成为家庭主妇这种情形。即使很训厌丈夫——你别误会,我只是举个例子—由于担心生活不稳定,所以不敢出走,这样的女人也有很多吧?我不希望藻奈美成为那样的女人。难道你不觉得只能靠男人活着的女人是很悲惨的吗?我只是运气好,遇到了你。可是如果我遇到的不是你,而是个很差劲的男人,那我该怎么办呢?说到底,我的幸福全掌握在你的手上啊!”

  “这么说来,你也有过认为自己很悲惨的想法?”平介试探着问。

  直子做了一口深呼吸,直视着丈夫的脸。

  “跟你兜圈子没有用,所以我就直说了。我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而且不止一次。”

  “是吗。”平介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我不是想让你伤心。并不是你不好,不好的是我。其实和你在一起我一直都很快乐,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

  “直子的生活其实很平常,我觉得很平常。”

  “我从来都没觉得自己比别人悲惨。你说得对,我活得很平常。是不是觉得悲惨这一点因人而异。”

  平介用手指弹着矮脚翻桌的桌面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因此,”直子继续说,“我决定替藻奈美成为一个能够自立的女性。我想,除了我以外,没有谁还能获得一次人生重来的机会。我不想浪费这次奇迹。”

  望着充满激情地表达着自己想法的直子,平介回想起以前也曾有过个像她这样的女生,那是他初中一年级时的同学。初三上学期时她成了学生会主席。

  “嗯,你的这种心情我非常理解。”平介说道。他非常懊恼找不出一句更能表达心情的话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