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秘密(第十七章)(2)

时间:2021-06-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是吗。”平介应和道,心里却一团迷雾。事实上平介根本就不知道被人们炒得很热的偏差值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过了几秒钟之后,平介又睁大了眼睛问:“这么说来,藻奈美想上这样的学校了?”

  “她没有具体说想上哪所学校。听她的意思是还没有决定下来。升学的事您不知道吗?我还以为她是和您商量后定下来的呢。”

  “我根本就不知道。”

  “原来是这样啊。这么说来那就是藻奈美自己决定的了。”说完桥本多惠子喝了一口麦茶。平介凝视着她的嘴角,一瞬间他在头脑里想象她嘴上的口红会不会在杯口留下痕迹。不过,她放回到桌面的杯口上并没有口红的痕迹。

  平介将视线从杯子上转移开,架起了胳膊。

  “这个孩子,怎么会忽然之间产生这种想法呢?”

  “她对我说是为将来着想。”

  “啊?”

  平介一边浮想起直子的脸,一边体味着“将来”这个词的含义。想着想着,心情竟异样阴沉起来。这不是不考虑就能迎刃而解的问题,既然上小学六年级的藻奈美在形式上存在,那么藻奈美的将来也就的的确确存在着。那绝不是杉田直子的,也不是平介的。之前平介一直没有正视这个问题,不是不想考虑,而是总想把它往后压一压。看来直子可没有那么想。她大概是把这个问题当成了自己的问题,所以才提出那样的想法吧。

  “这么说来,替将来着想的话,上私立中学比较好?”

  “问题就在这里。”桥本多惠子直视着平介的脸说。此时她的眼神是单纯的班主任的眼神。“从各个角度考虑,如果现在加把劲儿能考上私立中学的话,将来的选项也会参一些。——这是她自己说的理由。”

  “选项?……”

  “对。藻奈美用了选项这个词。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藻奈美说话越来越像大人了,和她说话时你都会忘记她还是个小孩子呢。”

  平介心想“那是当然了”。不过他必须假装不知道才行。

  “那不过是她装作老成而已。”

  “不,我认为不是。她不只外表装出大人的样子,而且从内心里渗透出一种大人才有的稳重。之前有一次班上大扫除,她看到班里的男生在打闹,就向他们提出了警告。她的语气比我还……”说到这儿桥本多惠子遮住了嘴,“啊,对不起,我跑题了。”

  “啊,没关系。那,老师的意见怎样呢?”

  “我并不觉得进了私立中学将来的选项就会多。公立中学也有公立中学的优点。就拿这个学区的第三中学来说吧,那里的校风就非常不错,学生的学习水平也很高。当然了,如果藻奈美的决心很坚定的话,我也会尊重她的想法的。但在这之前,我想听听作为父亲的您的想法,所以才来打扰您。”

  “可是您刚才说的这些事我都是第一次听说啊。”

  “是啊,这让我也感到很意外。”

  “对了,要想上私立中学的话还要做什么特殊准备吗?”

  “那是当然了,要做各种各样的准备才行。比如要备齐学校资料从中选择自己想上的学校,还要为参加考试做大量的练习,最好还要参加公开模拟考试。”

  “什么什么?”平介往前坐了坐身子,“考试……升个中学还要参加考试吗?”

  “对啊,当然要考试了了!”桥本多惠子瞪大了眼睛回答道。那表情似乎是在说:你连这都不知道吗?

  “可是,这种考试不是像智力测验那样吗?就像脑筋急转弯那种感觉的……”

  “不是不是。”女教师连连摇头。

  “也有只考作文的学校,但那只是极少一部分。大多数学校都要考国语和数学,一般还要加考作文。有的学校还要考理科和l吐会呢。”

  “那岂不是和中考没什么区别吗?”

  “没错。所以小升初考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提前体验本该在中考时才体验的竞争。藻杂美所说的选项中,还包含了将来不用参加中考这一条。”

  “是吗,原来如此。”

  直子是什么时候开始考虑这种事情的呢?平介想了想,但是一时没找到答案。一定是在他满脑子都是工作上事情的时候吧。

  “但是,我并不赞成孩子这么小就开始卷入应试竞争之中,所以我跟藻奈美也说了,应该再好好考虑一下。”

  “我明白了。我再跟她好好说说。”

  “那就拜托您了。说实在的,我不希望藻奈美脱离班集体。到目前为止她一直都是一个很出色的班干部。一旦她决定要去应试,估计她就没法和大家一起玩了,那样就太遗憾了!”桥本多惠子脸上浮着笑说道。

  就在桥本多惠子起身要道别的时候,走廊的门响了,接着传来了直子的声音:“我回来了!”

  “啊。”桥了吗多惠子看着平介。紧接着又是直子的声音:“咦,这双鞋怎么跑出来了?”再接下来她大声说,“你知道吗,我今天在超市买到了稀罕东西。芋头茎,还记得吗?就是1O年前在大阪那个伯母家吃过的那个。没想到在东京也能碰到……”

  当一边说话一边走的直子来到房间门口时,她的脚和口同时打住了,就像是一个被拿掉了电池的玩具。

  “啊,老师,您怎么会……”她交替地看着班主任和平介的脸。

  “啊,我有点事来找你爸爸商量。”说完桥本多惠子将目光转向了直子提在手中的趣市购物袋。一种直径大约两厘米的红色埴物茎露在外面。“那个是芋头茎吗?”

  “对,就是芋头的茎。”

  “噢。”桥本多惠子露出一副有所领悟的表情。

  “啊,是1年前茎这个是我1年前在大阪亲戚家吃过的。”平介慌忙打圆场、“藻奈美,你这个笨蛋,你刚才把1年说成10年了。”

  “啊,是吗?不好意思。是1年,1年前。”

  “啊,那就是去年啰。咦,这个东西怎么吃呀?是做成色拉吗?”

  “不对,煮着吃。关键是要去掉土腥味。不过不怎么难啦。”

  “藻奈美自己能做?好厉害呀!”

  “10年……啊不,1年前亲戚做的时候我给她帮忙,当时我做了笔记,现在应该还能找到。”

  “真了不起。下次你教我做吧!”

  “随时欢迎啊。现在的年轻人哪……包括我也是,最近的人很少做这种东西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