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各施奇谋(3)

时间:2021-06-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赵王后默然半晌,沉声道:“我这样冒生命之险为你们隐瞒,对我有什么好处?“
  项少龙心叫机会来了,断然道:“晶王后若有任何吩咐,项少龙蹈汤赴火,万死不辞。“
  晶王后仍不回过身来,淡淡道:“那你就给我杀一个人吧!“
  项少龙移身上去,紧贴着她的背臀,两手探出,用力箍紧她柔软的小腹,咬着她耳朵道:“晶王后要杀的人是否赵穆?“
  晶王后娇躯一阵抖颤,靠入他怀里道:“和你这样机伶的人交手,真的省了很多废话,赵穆一天不死,赵国便没有半分希望,我这王后亦是虚有其名,你明白吗?“
  项少龙道:“我明白了!还有一个人吧,是吗?“
  另一个人自然是孝成王,只要杀了赵穆和孝成王,晶王后的儿子便可登上王座,晶王后那时升级做了太后,而儿子年纪尚少,朝政自然落到她手上,那时赵倩是否处子,还有谁关心呢?
  这时代的人为了争权,真是没有人不心狠手辣,妻杀夫,子弑父,无所不用其极。
  晶王后被他搂得娇躯发软,但仍非常清醒,轻轻道:“这只是你说的,我要对付的人只是一个赵穆。唉!大王也不是不想重用你,只是你成了乌家的人,而乌应元则和秦人暗中往还密切,迟早是诛族之祸。但你若除了赵穆,或者我可以护着你,说不定还可以重用你。“
  项少龙将她的娇躯扳转过来,贴身搂紧,晶王后怎受得住,脸红如火,呼吸急促,春情荡漾。
  项少龙重重吻在她朱唇上,两手贪婪地向禁区摸索着。
  一来因为她不可侵犯的尊贵身份,二来她的肉体丰满迷人,三来因她情动后的媚态,项少龙忍不住戏假情真,恣意享受着。
  晶王后竭尽所有意志和仅余的力量,抓着他一对放恣的怪手,离开了他充满侵略性的嘴,娇喘着道:“我从不信空白说话,三天内,我要你给我一个满意的计划,行吗?“
  这后一句充满了软语相求的话儿,似乎她对项少龙不乏情意。
  项少龙暗想这女人厉害得有点像平原夫人。只能对她动以利害,使她清楚自己的利用价值,才可合作愉快,吻了她一下脸蛋道:u何用三天之久,现在我便能给你一个答案。“
  顿了顿,续道:“对付赵穆,不出文的和武的两途,武的方法自然是把他刺杀;文的便是查出他的底细,再设计构陷他。照我猜估:他定是别国派来的奸细,设法从内部瓦解我大赵的朝政。否则若还对大赵有丝亳爱心,也不会那样胡来。“
  晶王后凤目亮了起来,用心看着他道:“你这人真不简单,但记紧对付赵穆要又快又狠,否则会反而中了他的奸计,陷于万劫不复之地。“
  项少龙眼中射出强烈的仇恨,咬牙切齿道:“只是妮夫人的惨死,我便和他势不两立,晶王后放心吧!“
  晶王后主动献上香吻,然后道:“少龙!我要走了。记着不可随便找我,我会和你联络的。“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后,项少龙仍没有轻松下来的感觉。只看这女人不立即要求和他欢好,便知她能对自己的肉欲控制自如。这种女人最是可怕,随时可掉转枪头来对付自己,而他项少龙只是她手上一件有用的工具而已!
  项少龙紧搂着赵倩道:“没有事了!“
  赵倩忧虑地道:“真的不用怕吗?若倩儿累了你,倩儿只好.。“
  项少龙伸手捂着她的小嘴,向赵雅道:“你要好好看着赵倩,我会派荆俊领几名好手充当你的家将。必要时迫得动手亦在所不计了。“
  雅夫人道:“千万不要这样!在邯郸我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和倩儿,更何况王兄现在仍很倚重我呢。“
  接着把项少龙拉到一旁,低声道:“你着我去查那引介赵穆的内侍,已有点眉目了,据宫内一个老宫女说:那叫何旦的内侍是楚人,甚得先王爱宠和信任,但这情报有什么用呢?“
  项少龙道:“现在还不知有什么用。但赵穆很有可能是楚国派来的人,任务是要令三晋永远不能再统一起来。“
  雅夫人点头道:“这猜测很有道理,也解释了赵穆为何和嚣魏牟有连系,因为赵穆正代表着楚齐两国的共同利益,他们都不想见到三晋的合一。“
  项少龙皱眉苦思道:“但尽管知道这事,一时间亦难利用来打击赵穆。“
  雅夫人笑道:“这事包在我身上,别忘了我是伪造的专家,只要有点头绪,便可伪造出楚人给赵穆的秘密信件。再巧妙点使它落在王兄手上,我和晶王后更在旁煽风点火,便有得赵穆好受了。“
  项少龙高兴得搂着她亲了几口道:“我会着陶方监视任何与赵穆接触的楚人,若能找到真凭实据,那当然更理想了。“
  和雅夫人及赵倩两女亲热一番后,项少龙赶回乌氏城堡,刚踏入门口,门卫向他道:u钜子严平先生来找孙姑爷,刻下正由大少爷招呼着他。“
  项少龙心叫不妙,硬着头皮到乌应元的大宅与他相见。
  乌应元见他回来,找了个借口溜走了,剩下两人对坐厅中。
  严平木无表情地道:“项兄在魏大展神威,令所有人都对你刮目相看,但也把项兄推进了险境,项兄不会不知吧!“
  项少龙对他的直接和坦白颇有点好感,但却因元宗的事,很难与这人合作,叹了一口气道:“不招人妒是庸材,这是无法避免的。“
  严平把“不招人妒是庸材“这句反覆念了两遍后,动容道:“项兄言深意远,失敬失敬!“接着双目厉芒闪现,盯着他道:“难怪元宗肯把钜子令交了给你。“
  项少龙皱眉道:“钜子不是早已断定了钜子令不在我那里吗?为何忽然又改变了想法?“
  严平平静地道:“道理很简单,因为钜子令并不在元宗身上。“
  项少龙讶道:“这事你到今天才知晓吗?“
  严平冷然道:“那天我们围攻元宗,虽重创了他,却终给他突围而出,最近才知他溜到楚国去,并因伤势复发而亡。楚墨的符毒显然在他身上找不到钜子令,才有夜袭信陵君府之举。不过折兵损将下,仍给你逃了出来。“接着苦思不解地道:“真不明白符毒为何会知道元宗把钜子令交了给你。“
  项少龙心道:当然是赵穆□给楚人知道。由此推之,赵穆应是确和楚人有着密切的联系,所以楚人才可以迅速得到最新的消息。
  严平道:“这钜子令对外人一点用处都没有,反会招来横祸,项兄若能交还给本子,严平必有所回报。“
  项少龙真有点冲动得要把钜子令就这样给了他,免得平添劲敌。可是元宗宁死也不肯把钜子令交给严平,必然有他的道理,而元宗牺牲自己,好使他安然逃往邯郸,自己说什么都不可有负所托。所以即使这样做对他有百害而无一利,他也要坚持下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