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各施奇谋(2)

时间:2021-06-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在乌廷芳不住向他投以又甜又媚的笑容中,人马已进入雅夫人的府第去。
  赵雅在主厅迎接他们。
  项少龙特别向她介绍了滕翼和荆俊,低声道:“荆俊的夜行功夫非常好,穿房越舍,如履平地,若我有急事要通知你,会差遣他来找你。“
  定下了几种简单的联络讯号后,雅夫人邀功地媚笑道:“倩儿在里面等你呢。“
  项少龙又喜又奇怪道:“孝成王真肯答允你这样的要求?“雅夫人着他和乌廷芳前往内堂,滕荆两人则留在外厅。边行边道:“我向王兄献策,说要传倩儿媚惑男人的秘法,好使她将来作了别国的王妃,也能好好利用天赋本钱,发挥有利于我大赵的作用。王兄这人并不很有主见,给我陈说了一番利害后,便答应了。“
  项少龙暗赞赵雅机伶多智,探手搂着她的纤腰,在她粉臀轻赏了两掌,道:“原来赵穆本来并不姓赵,只不知他是什么人,底细如何?“
  赵雅道:“这事邯郸没有人敢提起,因为赵穆会不择手段对付追究他过往身世的人,他来赵时只有十四岁,是由一个内侍引介,由于赵穆剑法高明,人又乖巧,兼且投合王兄爱好男色的癖习,所以很快便得到王兄的欢心,那时王兄尚未登上王位,但因两人关系的密切,连我们都说不了话。只想不到,如今连赵妮充满疑点的死亡,王兄都任得赵穆只手遮天,现在宫内所有人都对王兄心淡了,但又有什么用呢?“
  项少龙强迫自己不再想妮夫人,冷静地道:“那引介的内侍还在吗?“
  赵雅道:“王兄登上王位不久,那内侍臣便被人发觉失足掉下水井淹死了。当时我们都没有怀疑,现在给你这么问起来,我才想到这人应是被赵穆害死,以免□露了他身世的秘密。“
  项少龙道:“那内侍是否赵人?“
  雅夫人想了想道:“我也弄不清楚,不过并不难查到。“
  项少龙道:“调查的事至紧要秘密进行。“
  雅夫人嗔道:“得了!这还要你吩咐吗?“
  项少龙刚要说话,赵倩已夹着一阵香风,投入他怀里,娇躯抖颤,用尽气力把他搂紧。
  乌廷芳笑道:“三公主,原来你对他也这么痴缠呢!“
  赵倩不好意思地离开项少龙安全的怀抱,拖起乌廷芳的小手,往雅夫人清幽雅静的小楼走去,两女吱吱喳喳说个不停,神态竟是非常亲热。
  四人到了小楼上,喝着小昭等奉上的香茗,享受着早上明媚的天气。
  楼外的大花园变成了一个银白的世界,树上都披挂着雪花。
  项少龙向乌廷芳和赵倩道:“两个小乖乖,花园这么美,为何不到下面走走。“
  两女对他自是千依百顺,知他和雅夫人有要事商量,乖乖的走下楼去,到园中观赏雪景。
  项少龙这才向雅夫人说出嬴政的事。
  雅夫人深深望了他好一会后,道:“项郎莫怪雅儿好奇,似乎你初到邯郸,便对嬴政很有兴趣,那时你应仍不知道乌家和吕不韦的关系,为可如此有先见之明呢?“
  项少龙为之哑口无言,以赵雅的黠慧,无论怎么解释也不妥当。因以他当时的身份地位,是根本连嬴政这人的存在都无由知道。
  雅夫人坐入他怀里续道:“无论你有什么秘密,雅儿都不会管,只要你疼惜人家便行了。“
  项少龙心中感动,吻了她香唇后道:“有没有法子安排我和政见上一面。“
  雅夫人叹道:“安排你们见上一面毫无困难,最多是雅儿牺牲点色相,问题是没有可能瞒过赵穆,而且见到嬴政反会累事,这人终日沉迷酒色,与废人无异。又相信赵穆是他的恩人和朋友,一个不好,他反向赵穆□露你的秘密,那便糟了!“
  嬴政真是如此这般一个人吗?
  项少龙大感头痛道:“那他的母亲朱姬又如何呢?“
  雅夫人道:“那是个非常精明厉害的女人,现在三十多岁了,外表看来绝不会比我老多少,实是罕见的迷人尤物,赵穆也早和她有一手,但我看她只是为了求存,才与赵穆虚与委蛇。这个女人野心极大,绝不会对任何人忠心,包括吕不韦在内。“
  项少龙灵机一触道:“这就好办了,我便由这女人入手。“
  暗忖只要她有野心,绝不会甘于留在邯郸作人质,那老子便有机会了。
  说不定牺牲点男色也要在所不计了。
  为了打击赵穆,什么手段也得要用上的。
  回到乌府后,刚吃过午饭,雅夫人的家将便来找他,要他立即到夫人府去,还特别提醒他不要带乌廷芳去。
  项少龙听得心中起了个疙瘩,又感一头雾水。与乌廷芳和婷芳氏话别后,只带着滕翼和荆俊,匆匆赶往夫人府去。
  赵雅在大厅截着了他们,脸色凝重地道:u晶王后来了。“又咬牙切齿道:“赵穆这奸贼真的一步都不肯放过你。“
  项少龙的心往下沉去,道:“看来惟有立即进宫向孝成王请罪。“想不到半天都拖不了。
  雅夫人道:“情况仍未至如此之坏,晶王后要亲自见你呢!“接着嘻嘻一笑道:“长得好看的男子总是占便宜一点的。“
  项少龙苦笑一下,到内厅去见晶王后。
  晶王后背着他立在窗前,喝退了随从婢女后,冷冷道:“项少龙你的胆子真大!是否不怕死了?连三公主的处子之躯也敢玷污!“
  项少龙暗忖做戏也要做得迫真,跪了下来道:“少龙对公主是诚心诚意,绝无玩弄之心,请晶王后体察下情。“
  晶王后倏地转过身来,凤目生威,脸寒如冰地叱道:“本后那管得你们是否真心相爱。若大王得知此事,定以为你把三公主带回邯郸,只是为了一己之私,而且监守自盗,乃欺君之罪,连大王亦找不到饶你的借口。现在看你仍不知事情轻重,枉我还当你是个人物。“
  项少龙心中暗感不妙。看她脸色语气,绝非以此威胁自己与她偷情那么单纯,真是低估了她。想起平原夫人说过她是三晋合一计划里的其中一个婚约安排,而她则是嫁来赵国的韩国王族美女,心中一动道:“少龙知罪了,晶王后救我!“
  晶王后稍解冰寒容色,叹了一口气道:“项少龙!你给我站起来!“
  项少龙长身而起,肃立不动。
  晶王后转回身去,,望往窗外白雪处处的冬林,缓缓道:“这事教我怎办呢?若为你隐瞒,迟早给人发现了,连我也不能免罪。假若魏人立即接回三公主时,你说会有什么后果?“
  项少龙放大胆子,来到晶王后凤躯之后,柔声道:“晶王后放心,魏王根本就想悔约,兼且赵穆亦会从中破坏,所以这婚约必然如此拖延下去,过得一年半载,就算三公主再要嫁人,晶王后也可推得一干二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