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痴情何托怜妖女 毒计重施骗小姨

时间:2021-06-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38章 痴情何托怜妖女 毒计重施骗小姨

    蓬莱魔女听到这里,心里也是极为奇怪,暗自寻思:“这老和尚在荒山破庙里躲了二十年,柳元甲所说的金宫盗宝也正是二十年前之事;笑傲乾坤是这老和尚的忘年好友,武林天骄和他的交情也很不浅;笑傲乾坤叫我不可相信柳元甲的话,武林天骄则是替一个人向柳元甲索书:这老和尚身怀绝技,又有家国之仇……”这种种各不关联的事实凑合起未,串在一起,似乎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嗯,莫非这个老和尚,他,他就是我的,我的……”但蓬莱魔女却不敢马上就作出这个结论,又自想道:“柳元甲知道我的生辰八字,还有那破布残笺,这两件事又如何解释?我总得查个水落石出,才能知道哪一个真正是我爹爹。”

    蓬莱魔女收束了纷乱的思绪,听赫连清霞继续说话,“那老和尚很是奇怪,怔怔地望着我。我便将事情经过告诉了他,那老和尚苦笑道:‘不管是你的仇家还是我的仇家,这件事情发生之后,老衲的行藏已经暴露,这破庙是不能再住下去了。你也得赶快下山,不可再在这里耽搁了。’说罢,他叫那小沙弥草草收拾经卷衣物,便即飘然而行。”蓬莱魔女连忙问道:“那老和尚走向何方,你可自问他?”赫连清霞道:“我想与他同走,那老和尚却说:‘你不宜与老抽作伴,认得老衲的仇家很多,你与我同走,对你反而不利。好在这班强盗都已尽数除了,他们一时间未必就会继续派人前来捕你。你从未离开此山,江湖上没人识你,你的武功也很有根底了,敌人倘非一流高手,你也足可以应付了,你趁着敌人未有再来之前,快快走吧。’他不肯携我同走,我心里正在慌乱,一时间也就忘记问他的行止了。不过,他既然为的是远走避仇,我就是间他,他大约也不会告诉我的。”

    赫连清霞说了半天,已是有点口渴,耶律元宜给她倒了一怀热茶,她喝了之后,继续说道:“那老和尚吩咐我几句话,便即携了禅杖,与那小沙弥匆匆走了。我这才看出,他双足不良于行,这二十年来,他以深厚的内功,自疗了半身不遂之症,但究竟还是未曾痊愈。但是他以禅杖代步,却是快得出奇,只见他禅杖在地上一点,便掠出数丈之外,双足根本无需看地。只听得禅杖触地之声,叮叮不绝于耳,转眼间已走得无影无踪。那小沙弥飞跑追随,轻功也大是不弱。

    “那老和尚走后,我回到家中,含着眼泪,把我从来未离开过的老家一把火烧了。我想来想去,只有下山去找宜哥。他是金国的将军。我躲到他的军营之中,那自是安全不过的了,我刚刚走到山腰,忽地见有一人迎面而来,令我又惊又喜。柳姐姐,你猜猜是谁?原来就是那笑傲乾坤华谷涵。”

    赫连清霞接续说道:“华谷涵的神色也是又惊又喜,一见面便大大夸赞我道:‘你这顽皮的小姑娘这一年来倒是很用功啊!’我说:‘你怎么知道?’华谷涵笑道:‘你的功夫深浅,我还能看不出来吗?在这短短的一年之内,你武功竟尔精进如斯,当真是可喜可贺!’“我听了暗暗好笑,他以为我是用功习武得来的本领,却不知实是出于那老和尚之赐。我暂不揭穿,先问他道:‘这一年来你到哪里去了?今天才回来?’华谷涵道:‘我去的地方多着呢,咱们到那庙里再说吧。’我说:‘我不回去了。那庙里也没有人了。’华谷涵连忙道:‘怎么庙里没有人了,那老和尚呢?对啦,你又为什么单独下山?’“我这才把昨晚种种的离奇遭遇告诉了他。华谷涵很失望,黯然说道:‘我正有个好消息,带给老和尚,谁知他已经走了。’我忍不住好奇,问他:‘那老和尚端的是什么人?你有什么好消息要带给他?’华谷涵笑道:‘小姑娘总是好管闲事,你自己的事情已经够麻烦了,还是先管管你自己吧。如今你已是无家可归了,你怎么办?’我正为此事烦扰,便道:‘我要到开封去找一个金国的将军,你可肯陪我同往?那人虽是金国将军,但却是好人。’”

    “华谷涵哈哈大笑,说道:‘你要我的可是耶律元宜,不错,他是个好人,要不然你这个小姑娘也不会喜欢他了。但我却要劝你不要白走这一趟了,因为他早已经不在开封了。’”

    “原来华谷涵早已知道我和宜哥的事情,还知道宜哥奉了主帅之命,已潜入江南探军情。这消息是武林天骄透露给他的,据他说,他曾在泰山玉皇顶见过武林天骄。”

    蓬莱魔女曾听得东海龙说过此事,不过当时说得不详,如今经过赫连清霞的补述,才证实了华谷涵那晚所遇的确是武林天骄。蓬莱魔女心里想道:“他们两人虽然曾有比剑之约,但武林天骄肯把这样机密的事情告诉他,可见他们二人也是惺惺相惜呢。”华谷涵与武林天骄曾经见面,对她并不是新鲜消息,但赫连清霞所说的另一件事情,可就大大地引起她的注意了,“华谷涵说有个好消息要带给那老和尚,莫非就是指他曾经送礼给我之事?或者是指他在桑家堡曾见过我之事?”

    真相虽尚未明,但蓬莱匿女已是隐隐觉得,那老和尚一定和她有点关系。

    赫连清霞道:“就这样,华谷涵带我偷渡长江,直到那天晚上,他和我夜探千柳庄才见着了宜哥。”

    赫连清霞说了半天,才把过去的事情说了个清楚,耶律元直接着说道:“后面这一段我替你说了吧。

    “那一晚在千柳庄中,我和霞妹都各自接了柳元甲的一掌,我稍微受了一点内伤,得华大侠赠我一颗小还丹,也就没事了。

    霞妹功力比我深厚得多,照迎更无妨碍,谁知她因内功正在精进之中,老和尚输进她体内的真气和本身的真气尚未能水乳交融,受了柳元甲的掌力之后,真气忽地逆行,虽然没受内伤,但倘若不找个静室,静坐运功,调匀气息,功力必将大受亏损。附近没有可以借宿的庙宇,咎通的人家,又不适宜,最后找到了这个僻静的山洞。

    “经过了数日的调治,霞妹已将真气纳入丹田,大功即将告成。但我们所携带的干粮已经吃光,因此由我出去采购粮食和一些日常用品,哪知就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竟结公孙奇找上门米,发现了这个山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