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遥遥

时间:2021-06-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流潋紫 点击:
如懿传(第三册) >   第四章 遥遥

如懿扶着惢心的手进了咸福宫的院中,只见和敬公主跟着双喜和彩玥正在玩闹。和敬跑着跑着便有些累了,赌气道:“不玩了不玩了!什么老鹰捉小鸡,还不如上回双喜玩那些蛇给我看呢。”
如懿正跨进院中,不觉怔了一怔,与惢心对视一眼,便立住了脚。和敬回过头来,正见如懿,便止了笑,淡淡施了个礼,“娴娘娘万福。”
如懿含笑回礼道:“公主有礼了,本宫看你和双喜玩得正得趣呢。”
和敬撇撇嘴,矜持道:“什么玩不玩的,我是公主,得守着规矩,哪里能整天玩呢。”
如懿见她硬要做出一副大人的样子,也不觉好笑,“可不是,跟这些太监宫女有什么好玩的。昨日本宫还听三宝说呢,外头棋盘街上来了个波斯的玩蛇人,一手蟒蛇玩得可好了。听说那蛇比柱子还粗,可是到了玩蛇人的手里,十分乖巧呢。”
和敬不以为然一笑,“娴娘娘就是见识的少,棋盘街上的东西也能当件事儿来说?要说玩蛇,现成双喜就是个厉害的,何必去说棋盘街上那些不入眼的东西。”
双喜听公主这般说,不觉吓得一噤,连忙摆手道:“奴才那些哪里能看呢?公主是抬举奴才罢了。”
和敬听双喜推辞,有些挂不住脸面,“这会儿倒谦虚了,从前慧娘娘与嘉娘娘都夸你呢。你在火场外头养了好些蛇呢,能引得它们乖乖地游过来游过去,它们可不听你的话?哪天给娴娘娘瞧瞧,也让她不必羡慕外头去了。”说罢,她便走到乳母身边,独自玩去了。
双喜听了这话,恨不得缩到彩玥身后去。如懿浑不在意,“好了。如今贵妃病着,别再说这些怕人的话了。本宫看贵妃病着,也无心顾得到你们呢。对了。贵妃呢?”
彩玥忙道:“小主在里头歇着呢。皇后娘娘正和小主说话。”
如懿便道:“那也罢了,原以为贵妃和本宫得的是一样的病,想过来看看她。彩玥,本宫这里有一本宝华殿大师亲手抄录的佛经,每天念一念倒是很安神。你便替本宫转赠给贵妃吧。”
彩玥忙不迭谢过,“娴妃娘娘真是雪中送炭了,咱们小主得了这个,或许能安心些。”如懿嫣然一笑,深深看了双喜一眼,转身便离去了。
到了夜间,晞月服了安神汤睡了,却眉头紧锁,满口胡乱呢喃,额上冒着豆大的汗珠。茉心守在一旁,着急唤道:“小主,您醒醒,您醒醒!”
晞月自惊梦中醒来,一摸身上,素色寝衣都汗透了。茉心道:“小主,皇后走了之后您便睡得不好,奴婢看您这么辛苦,只得叫醒您了。”
茉心说罢,便递了一碗银耳汤过来,“银耳汤宁神,小主喝一些吧。”
晞月嘴唇上都起了焦皮,勉强喝了一口,抬首见香球照旧挂上了,不觉惊道:“皇后不是说里头的安息香有古怪么?怎么又用上了?”
茉心忙安慰道:“方才是替小主您诊脉的太医送回来的,说安息香无事,可以继续用着。”
晞月点点头,惶恐地抓住茉心道:“我又梦到阿箬了!茉心!我又梦到她了!”
茉心慌兮兮道:“小主,您别说了!奴婢伺候您沐浴更衣吧。身上这么湿着,怕不好受呢。”
晞月吃力地颔首,扬声道:“双喜!叫人备热水!”
进来的却是彩珠,她福了福道:“小主,您有什么吩咐?”
晞月诧异道:“双喜呢?去了哪里?”
彩珠有些为难,不知说还是不说,犹豫了片刻还是道:“双喜被皇上身边的李公公叫走了。说他手脚不干净,趁着去养心殿送东西的时候不知摸走了什么,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晞月动气,“双喜被李玉带走了?本宫怎么不知道?”
彩珠道:“小主方才睡着了。李公公说了,不许惊动小主。”
茉心着紧道:“双喜伺候小主这么久了,就算有什么,小主能不能求求皇上,饶了他这次。他可知道咱们不少事情呢。”
晞月一张脸本就熬得干瘦,颧骨高高凸起,此刻更是煞白可怖,她背靠着床喘息着道:“快扶我起来,我去养心殿瞧瞧。”
茉心忙劝道:“可是小主,外头天都黑了呢。怕是……怕是……”她的话虽未出口,神色却已提醒了晞月。
晞月吓得浑身一颤,眼珠子骨碌碌望着四周,也顾不得双喜了,忙缩在了床脚,颤声道:“那我,我便明天去吧。”
次日趁着日色明亮,晞月顾不得身子,一早便赶到了养心殿。李玉在滴水檐下迎候着,十分恭谨,“贵妃娘娘且先回去吧。双喜的事,怕是求也不中用了。”晞月如何碰过这样的软钉子,当下不悦道:“双喜犯了什么事?连本宫的话也不中用了?”
李玉笑吟吟的,“回贵妃娘娘的话,双喜手脚不干净,趁着您吩咐来养心殿送东西时,顺走了一块先帝爷用过的玉佩,昨儿奴才一拉他进了慎刑司,才受了十二道刑罚,他便都招了。按着皇上的旨意,已经叫乱棍打死了。”
晞月气得嘴唇哆嗦,“什么玉佩,怎地本宫都不知道?”李玉弯腰陪着笑道:“贵妃娘娘病着,精神不济,自然什么都不用知道,免得伤身。皇上还说了,一切与您不相干,你且回去歇着就是。皇上得空,自然会来看您的。”李玉弯腰陪着笑道:“贵妃娘娘病着,精神不济,自然什么都不用知道,免得伤身。皇上还说了,一切与您不相干,你且回去歇着就是。皇上得空,自然会来看您的。”
晞月迫近两步,急道:“那双喜死前,招了些什么?”李玉皮笑肉不笑,扬了扬拂尘道:“能招什么?做了什么便招了什么罢了。贵妃娘娘,这里风大,您且回去吧。”他定一定神,又笑:“奴才们的事再大也入不得主子的眼,贵妃娘娘不必揪心,再挑好的来伺候就是。就好比……”他一顿,笑得灿烂,“皇上跟前伺候的小张和小林子,今儿一大早也被乱棍打死了。不为别的,就为立个规矩,叫他们不许乱递消息。自然了,这都是奴才的不是,总怪不到皇上身上去。您哪,好自珍重就是。”
晞月听着这话明是劝慰,里头却夹杂着不少自家隐事,一时心神大乱,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眼前金星乱冒,勉强扶了宫女的手走了几步,身子一晃,径自晕了过去。如懿听着养心殿外的动静,捧了一盏杏露莲子羹到皇帝跟前,婉声道:“既然贵妃突然晕厥,皇上不妨先让人挪到偏殿休息吧。”
皇帝定定道:“朕不想见她。”他接过杏露莲子羹,看了一眼道:“是杏露莲子羹?好端端的,怎么给朕备了这个。”如懿脉脉睇他一眼,温然含笑,“莲心苦寒,过于伤身,臣妾已经剔干净了,只剩下清火的功效。杏露入口清甜,正好润燥安神。臣妾想,皇上此时的心情,喝这个最好不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