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千万别把我当人(第二十二章)

时间:2021-05-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王朔 点击:
千万别把我当人(全文在线阅读)>    第二十二章

  “刀子……剪……钳子……和镊子……”

  无影灯下,一群白衣白帽戴着大白口罩的医生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手术……

  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一架推床被护土从里面拉出来。床上铺着雪白的床单,元豹闭着眼静静地躺在床单下面。

  他的脸苍白、安详、光洁平滑。

  推床沿着走廊向远处推去,轻快地滑行,轱辘滚动在地板上一点声响也没有。

  刘顺明、孙国仁、周吴、郑王四位姑娘和妇女界的头领们站在走廊尽头等着推床的到来。

  推床到了他们面前,他们凝视着躺在床上的元豹。

  “手术进行的怎么样?”孙国仁问护土。

  “十分成功。”护士对孙国仁说,“你们放心吧。”

  “他多少天能下床活动?”

  “很快。”护士推着床往病房走去,回过头说,“他割掉的是累赘不对吗?”“对对。”孙国仁说,这样我就松口气了。“

  “你本来没必要紧张。”刘顺明说,“这只不过是一次普通手术,他又不是第一个做这种手术的。”

  孙国仁转身和妇女们一一握手:“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帮助,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的工作是不会这么顺利的。”

  “不要客气。”为首的老娘们儿说,“培育社会主义新人是我们共同的责任,义不容辞,毋庸言谢。”

  “唐元豹出院后,还能和我们住在一起吗?”郑姑娘问。

  “恐怕不能了。”孙国仁堆着笑说,“小姐们的任务也完成了。努力学习吧,等你们毕业后走上社会,会有很多可造之才落到你们手里。”王姑娘说:“我们会想唐元豹的,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代包妇女参加比赛。那可是大事,比和我们住在一起要重要得多的大事对吧?”王姑娘纯洁信赖地望着孙国仁。

  “是的。”孙国仁说,“他称事休整,就要奔赴疆场。”

  “我们衷心祝他旗开得胜,马到成功。”王姑娘代表同伴们表态。“怎么会不呢?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他这样精心裁培的了。”“也就是在咱们中国,有这样优越的条件。”刘顺明补充说。“请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病房里,元豹坐在床上,四周堆满鲜花,正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手术后,有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没有,感觉非常好,非常轻松。”元豹眼睛朝上望着,形容着自己的感受,“好比背着一个大箱子走了几百里路,突然扔掉了,尽管箱子是金银珠宝,但还是感到由衷地轻松。虽然蒙受了一些损失,但总不至于因此累死了,同时也可以更快地赶赶路了。”“请问,你扔掉了这个箱子……”一个戴眼镜的记者话刚说一半,就引起了屋内所有人的哄笑。

  这位记者有点不好意思,推推眼镜,改变了一下措辞说:

  “请问,你同意接受这种手术时心里想的?难道就没有一点……嗯,譬如说,……犹豫吗?要知道这是个……嗯,怎么说呢……很重大的决定。”

  “犹豫当然有,但克服了。一想到祖国重托,人民的期盼,我脑子里就没个人的地方了。再说,好钢用在刀刃上,好酒用在国宴上。我唐元豹的下水本是捂臭了也端不上桌的玩艺儿如派了这么大的用场让全国人民松了口既是我的光荣它也不冤战马阵前死壮士刀下亡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至今思项羽做千秋鬼雄死不还家……”

  “打住吧打住吧,我们很明白你的意思了。”

  “是么,看来我把你们估计低了。”

  “你最好别把我们当白痴,在上光打蜡这个专业方面我们的段位都不比不你低。”元豹嘿嘿地笑:“那就说点实在的吧,你们真觉得我做出这个决定很重大吗?你们真觉得那玩艺儿特别有用?”

  “从常理上看应该是这样吧?居家旅行,人人必备,解头疼解心烦解谗解懒解腰酸……”

  “看们你们真是物尽其用。但对我来说做出这个决定很容易,就象决定割个盲肠割个扁桃体……”

  元豹压低声音微笑着神秘地说:“——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个人生活。”记者们恍然大悟,接着纷纷低头在小本上记下元豹的这句话。“少说,你始终一贯是枕戈待旦?”一个记者看着自己的小本问,“始终在海峡两岸实行‘三不’?”

  “我们没想到你会这么惨。”一个记者诚恳地说。

  “你们也别装作历尽坎坷的样子。”元豹笑着说。

  “你对妇女们有什么期望?”一个女记者问,“在你加入我们的行列后。”

  “我很钦佩她们,望她们保持光荣。她们是一支很年轻的队伍,尽管起步晚,但晚有晚的好处,可以更多地借鉴,少走些弯路,万不可在没取男人精华时把他们的糟粕也一样吸收。”“听说你参加了一次检阅妇女力量的大会,那场面是不是给你留下了深刻印象?”“是的,她们气吞山河,所向披靡,异乎寻常的凶猛。”

  “那是不是促使你最后下定决心的一个重要因素呢?”

  “哈依,”元豹庄重地说,“我总是爱和强者站在一起。”

  “谢谢你接受采访。最后,你还想对我们的读者和观众说点什么?”元豹坐正,清清嗓子,对着几只伸过来的话筒仿佛真对着全国人民似的地说:“别为我难过。我现在生活得很好,领导和同志们都很关心我,一点也不歧视我每天参加劳动,劳动边改造,每周二、四有肉吃,十天半个月还能看上场电影。我正在写书,在书中反省我前半生。将来我还打算演电影灌磁带,‘悔恨的泪’我这一辈子,害了多少人可人家谁都不记我的仇照样拿我当自己人既然都这么善良我也就别客气了苦了我一个幸福你们大家伙……得得,我就说到这儿吧,说多了又乱了。”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多余的话倒没有,就是对你说我叛国不服。”

  唐老头儿迷迷糊糊闭着眼睛唠唠叨叨说。

  “我跟你们汉人不是一个国,我是大清国的人,我们那国早亡了,想叛也叛不成了,我是侨民,最多是敌国间谍,论不到叛国罪。”“你这就是多余的话,你是中国公民。”

  “可我那事是在大清国时办的,民国之后我一直老实巴交的。”“看来你仍然对你的问题一点认识都没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