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食货志下·志·汉书(7)

时间:2021-05-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班固 点击:

  天子已经下达关于税收的法令而且尊宠卜式,百姓最终没有拿出财产来帮助政府,于是奖励告发富户隐匿财产逃避税款就风行起来了。

  郡国铸造钱币,百姓多数取巧铸造,钱币大多较轻,公卿就请求让京师的铸官铸造赤仄币,用一当五,交赋税以及供给官府用不是赤仄的钱币就不行。白金渐渐跌价,百姓不把它当作宝物来使用,政府下令进行禁止,没有益处,一年多后终于被废除,不再流行。这一年,张汤死了,但百姓没有哀思。这之后二年,赤仄钱又跌价,百姓用巧法来使用它,不便利,又被废除。于是统一禁止郡国不准铸钱,专门命令上林三官来铸造。钱币既然很多,就下令天下不是三官钱不得流行,各个郡国以前所铸造的钱币都废除销毁,把铜输给三官。这样百姓铸造的钱币更加减少,他们计算所花费用和利润不能相等,衹有巧妙的工匠和豪民才偷着铸钱。

  杨可要求举告隐匿财产、逃避租税的活动遍及天下,中等家庭以上大抵都被告发。杜周来审理案情,官司很少有人能翻案。于是就分别派遣御史、廷尉、正监按不同使命出使诸国,处理郡国隐匿财产的案子,得到百姓的财物数以亿计,奴婢上千万,田地大县数百顷,小县一百多顷,房产也是这个数字。于是商人中等以上的大抵破产,百姓就苟且于美食好衣,不再进行蓄藏的事业,而政府因为有盐铁缗钱的事,费用渐渐宽裕了。扩大关中地域,设置了左右辅。

  起初,大农管理的盐铁官布很多,就设置水衡都尉,想让他主管盐铁事;等到杨可鼓励告发隐匿财产的事兴起后,上林的财物就多了起来,就命水衡都尉主管上林。上林既然财物充足了,就要加以扩大。这时粤国打算同汉朝用船开战,于是大规模修建昆明池,池周筑观宇环绕。建造楼船,高十多丈,上面插上旗帜,很是壮观。于是天子受这气派的感染,就建造了柏梁塞,高达数十丈。宫室的修建,从此曰趋于富丽。

  于是把缗钱分给各官府,而水衡、少府、太仆、大农各自设置农官,往往就地在各郡县整治没收来的土地,加以耕种。没收来的奴婢,就分给各苑囿去喂养狗马禽兽,以及分给各官府。官职设置的更复杂更多,罪徒奴婢众多,因而由董河漕运至京的粮食大约有四百万石,并且还要官府自己买一部分谷物才能足用。

  所忠说:“世家子弟和富人有的斗鸡赛狗赛马,有的射猎赌博游戏,扰乱平民百姓的生活。”于是惩罚诸罪犯,相牵连的有几千人,名叫“株送徒”。纳献财物的得以补为郎官,郎官的选拔从此就衰退了。

  当时山东遭黄河水灾,加上连年歉收,有人吃人的现象发生,方圆达二三千里。天子心中怜悯,诏令饥民可以流亡到江淮间谋生,打算留在那裹的,可在那裹定居。使者络绎不绝地在路上往来护送饥民,从巴蜀运来粮食赈济灾民。

  第二年,天子开始巡察郡国。束渡黄河,河东太守没有想到天子的车驾会到这裹,供具不周到,自杀。西行穿过陇山,很仓促,天子的随从官员连饭都吃不上,陇西太守自杀。于是天子北出萧关,随从数万骑在新秦中打猎,以此治理边防军后回到京城。新秦中有的地方千里之间没有边地哨所,于是诛杀北地太守以下官员,韶令百姓可以到边境各县放牧牲畜,官府贷给母马,三年后归还,利息是十分之一,废除举告隐匿缗钱的法令,用利息来补给新秦中。

  得到宝鼎以后,建立了后土祠、泰一祠,公卿讨论有关封禅的事情,而郡国都预先修筑道路,整理旧宫,那些临近驰道的县城,预备供皇帝享用的物品,摆设盛放酒食的器具,等待天子车驾的幸临。

  过了一年,南粤反叛,西羌侵犯边境。天子看到山东供给不足,就赦免天下囚犯,凭藉南方的战船士卒二十多万人攻打粤兵,发动三河以西的骑兵攻打羌人,又派几万人渡过黄河修筑令居城。开始设置张掖、酒泉郡,在上郡、朔方、西河、河西设置田官,扩充防守边境的士卒六十万人一边戍守,一边耕种。中原内地则整治道路以镇运粮食,路远的达三千里,近的也有一千多里,都依靠大司农。边防的兵器不足,就调拨武库和工官的兵器来满足那裹的需要。兵车和战马不够,政府钱少,很难买到马匹,就制定命令,令封君以下至年俸三百石以上的官吏,按等级不同缴纳不同数目的母马给天下各亭,亭中有母马的,每年责成交配繁殖。

  齐国相卜式上书,表示父子愿意为南粤而死。天子就下诏进行褒奖表扬,赐给他关内侯的爵位,以及黄金四十斤,田十顷。通告天下,天下人没有响应。诸侯有上百名,没有一人要求参加军队。到了饮酎的时候,少府检查酎金,列侯由于酎金份量不足而被削夺侯位的有一百多人。于是就授卜式为御史大夫。 1-式当上御史大夫后,看到郡国大多反映政府不便作盐铁,铁器质量差,价格贵,有的强迫百姓购买。而船又有算赋,以船运货的商人少,商品昂贵,就通过孔仅反映船只征收算赋的事。天子由此对卜式不满意。

  汉朝接连打了三年仗,杀掉了羌军,灭掉了南北粤,番禺以西直到蜀南地区初次设置了十七郡,暂且按照他们旧有的习俗治理,没有赋税。南阳、汉中一带,各自按照地域的比例供给

  初设各郡吏卒的薪俸、食物、钱财,以及驿传所用的车马被服等用具。而初设置的各郡又时常有小规模的反叛,杀死官吏,汉朝就派遣南方官兵前往镇压,每隔一年需要一万多人,费用都靠大司农。大司农就用均输法调拨各地盐铁来补助赋税,所以能应付得了。但军队所经过的县,各县认为衹要供给无缺就行了,不敢说要减轻赋税法令了。

  第二年,是元封元年, 卜式被贬为太子太傅。而桑弘羊任治粟都尉,兼任大农令,完全代替孔仅管理天下盐铁。桑弘羊以为各官各自做买卖相竞争,物价因此而飞涨,而天下所缴纳的赋税有的还不足以偿还转运所花的费用,就请求设置大农部丞几十人,分别掌管各郡国中的大农事务,各大农部丞又往往设置均输官和盐铁官,令边远地区各自以他们跟以前商人所贩卖的物价为赋税,而互相转输。在京城设置平准机构,总受天下输纳来的物品。召雇工匠制造车辆等器物,都由大农令供给费用。大农所属各机构全部垄断了天下的货物,物价贵时就卖出,贱时就买进来。这样,富商大贾就无法牟取大利,就会返本为农,而所有商品就不会出现大涨大落的现象。所以抑制天下的物价,就叫做“平准”。天子认为有道理,就答应了他的请求。于是天子向北到达朔方,向东封禅泰山,巡行海上,到达北部边境后,就回到京城。所到之处的赏赐,用去帛一百多万匹,金钱数以亿计,都取自大农。

  桑弘羊又请求让百姓可以纳献粮食来做官,犯罪时可以纳粮赎罪。命百姓各自按一定等级向甘泉宫纳粮,得以免除终身劳役,不再告发隐匿缗钱的事。其他郡县各自向急需处交纳,每一个农民都要纳粮,山东漕运到京的粮食每年增加到六百万石。一年之中,太仓、甘泉宫的仓满。边境上剩余的谷物,按均输法折算为五百万匹帛。百姓不增加税赋,而天下的费用充足。于是桑弘羊被赐给左庶长的爵位,黄金二百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