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严厉的月亮(第八章)(3)

时间:2021-05-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没有相关数据。”
  “伙计,别急,我还没说完呢。放慢速度等等我。火柽阡悔西
  三社区礼堂,在火车站南部,电话号码是——”
  “我知道。礼堂内有个可以切换频道的拾音器,外面走廊上有个电话机。两边我都会留心盯着的。”
  “我想不会出什么乱子,迈克。”
  “教授说过一定要这么做。他现在正往这边通话,你要和他说话吗?”
  “没时间了,再见!”
  我们说好养成这种习惯:和迈克保持联系,让他知道你在哪里,将要去哪里。只要迈克的神经末梢触得到那儿,他就会监听。这是我在那天早上的发现:他有本事通过挂断的电话监听——估计是这样。这个发现困扰着我,因为我不相信魔力。不过考虑之后,我明白了。即使没有人为因素介入,中央控制系统也可以自行接通电话——当然,前提是中央控制系统要有意识。迈克的意识看来喜欢自作主张搞窃听。
  真正难解释的是,迈克怎么知道电话在礼堂之外,因为他的“空间”概念和我们的不一样。不过他的储存中有幅“地图”,月城的工程结构图。他几乎总是能把我们说的地点和他所知道的“月城”对上号,几乎从无失误。
  所以,从谋叛开始的那天起,我们就通过迈克那广布的神经系统和他保持着联系,我们几个人之间的联系也以同样的方式进行。以后若非必要,就不再多提了。
  姆姆、格列格还有怀娥在门外等着。姆姆等得不耐烦了,可还是微笑着。我看到她借给怀娥一块披肩。姆姆和其他月球人一样,并不在意暴露肌肤。不过要是在教堂,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们总算按时赶到了,不过时间也不富裕。一到教堂,格列格便径直走向讲坛,我们则走向座位。我坐在那里,心不在焉,头脑里想着我们的行动计划。而怀娥却认真地听着格列格的布道,唱赞美诗时也跟着唱。她或者背过我们的赞美诗,要不就是非常擅长偷偷瞅人家手里的歌本儿。
  我们回到家时,孩子们和大多数大人都已经睡了。汉斯和西迪丽斯在等门,西迪丽斯端给我们一些可可粉和小甜饼,然后大家都去睡了。姆姆在大多数小孩子就寝的隧道为怀娥安排了一个房间,我上次看时,那儿还住着两个小男孩呢。我没问她是如何周转房间的,但很明显,她是尽可能让我的客人住得好点。不然的话,她完全可以安排怀娥和一个年纪稍大点的女孩子一块儿睡的。姆姆把她安排在那儿还有个原因:平时我如果一个人睡,通常都睡在工作室,而工作室出来转个弯就是怀娥的房间。这是直截了当地暗示我:“你去吧,亲爱的。如果你感到惭愧,就不要告诉我,背着我偷偷去好了。”
  所以那晚我和姆姆睡,我们的第一夫人爱疑神疑鬼——这种事情以前发生过。这样一来,她就能知道我没有在夜深人静时偷溜到怀娥房里去。
  当然,我们俩谁也不会承认各自的想法。睡前我和怀娥聊了一会儿,熄灯后继续聊了一会儿,然后我就回来了。
  姆姆没有说晚安,而是问道:“曼尼尔,你那可爱的小客人为什么要梳个非洲发型呢?我想她本来的样子会更好。倒不是说她现在的样子不够迷人。”
  于是我翻了个身,面对姆姆,向她解释。简单解释几句,能糊弄过去就行。可我发现自己事实上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了她——除了一点:迈克。我提到了迈克,不过没说他是计算机,只说为了安全的缘故,姆姆不可能和他见面。
  告诉姆姆这一切,把她纳入我领导的下级支部,或者说,让她成为这个下级支部的领导——总之,这就是把姆姆纳入了谋叛组织。但这并不表示我是那种把所有事都透露给妻子的丈夫。我顶多是性急了点儿——不过,如果这事儿想让她知道的话,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姆姆既聪明又能干。要管好一个大家庭,而又不张牙舞爪、咄咄逼人,这种素质是必不可少的。所有务农的家庭都尊重她,整个月城的人们都敬重她。她在这儿的资格比百分之九十的居民都老。她能够帮助我们。
  在家里,她的帮助也是绝对必要的。没有她的帮助,怀娥和我就很难同时使用电话(解释起来会很麻烦),更不可能不引起孩子们的注意。但只要有了她的帮助,,我们在家里的一切事情都好办了。
  她听我讲完,叹了口气道:“亲爱的,听起来蛮危险的。”
  “是的,”我说,“听着,姆姆,如果你不想惹麻烦,就直说……忘掉我刚才告诉你的话吧。”
  “曼尼尔!别说这种话。你是我的丈夫,亲爱的。不论你是好是坏,我都会无条件地接受你……对我来说,你的话就是命令。”
  (简直是弥天大谎!可是姆姆自己真的相信自己的这句谎言。)
  “我不会让你独个儿担风险。”她继续道,“另外——”
  “什么,姆姆?”
  “我想,每个月球人都梦想着自由的那一天。只有那些软骨头除外。我以前从来没说过这些事儿,说这些好像没什么意义,融们没别的办法,只能向前看,不能向后看,别净想这些事儿。侄我要感谢亲爱的上帝,让我能活着看到月球人自由的那一天——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话。再给我说说,我要再找三个人,是吗?三个值得信任的人。”
  “别急,这事儿得慢慢来,宁缺毋滥。”
  “西迪丽斯是信得过的。她口风很紧,她就是那样的人。”
  “我觉得你不该在自己家里发展组员,得向外扩。不要草率。”
  “我不会的。在采取任何行动前,我都会和你商量的。还有,曼尼尔,如果你想听听我的意见——”她打住了。
  “我总是需要你的意见,姆姆。”
  “别把这事和大爷说。他现在变得健忘了,有时还絮絮叨叨的。亲爱的,现在睡吧,好好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