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严厉的月亮(第二十三章)

时间:2021-06-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严厉的月亮(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部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第二十三章

他平静地回答,我也终于稳定下来了。“攻击点距离我很远,曼尼,那边我看不见。他们以密集队形掠过月球表面山顶,我几乎没看到他们是怎么切断我们与月城的联系的。我只看到了约翰逊市的那艘战舰,其余几艘的登陆是我根据雷达光点推测出来的。我听见了他们闯入月城管铁西站,现在可以听到新利恩的打斗声。其余都是推论,可能性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一得知这些信息,我就马上打电话通知你和教授了。”
  我屏住了呼吸:“实施‘磐石行动’,准备出击。”
  “程序已准备完毕。曼尼,因为你不能到场,我冒用了你的声誓音,要不要我回放给你听听?”
  “不——好吧,你放吧!”我听到“我”告诉负责旧弹射器的守卫军官拉响“磐石行动”
  的红色警戒——我们将发射第一个装载完毕的弹射舱,其余的也都已经准备就绪,都在传送带上等着呢,只等我一声令下——一切将按原计划全自动进行。
  “行了,”我对迈克说,“激光炮队准备就绪了吗?”
  “我同样冒用了你的声音。人员已配备完毕,都在待命室。那艘指挥舰不可能在三小时四点七分钟内到达远月点,五个多小时内目标不会出现。”
  “但它可以改变航线航速,还可以发射导弹。”
  “别那么紧张,曼。即使发射导弹,我也会有几分钟时间。现在月球那边正是一片光明——你到底要他们发射多少弹射舱?全发出去没必要吧。”
  “嗯……对不起。还是让我先跟格列格谈谈吧。”
  “回放——”我听见“我”与身在昂德兰海地区的格列格说话的声音;“我”听起来有点紧张,但还算平静。迈克将局势告诉他,要他准备“大卫的投石器”,使之处于全自动待命状态。“我”向他确保主控计算机会为后备计算机编程。一旦联络中断便能自动切换。“我”也告诉他必须担负起指挥重任,在失去联络、连续几小时无法重建联系的情况下要依靠自己的判断——收听地球方面的无线电广播,自己拿主意。
  格列格平静地接受了任务,重复了一遍,然后说:“曼尼,告诉家人,我爱他们。”
  迈克干得太漂亮了,真让我骄傲。他恰到好处地哽咽着,学远月点是指在人造卫星等的绕月椭圆轨道上与月球相距最远的点、着我的口吻回答说:“我会的,格列格。格列格,我也爱你。你知道的,对吗?”
  “我知道,曼尼……我会为你祈祷的。”
  “谢谢你,格列格。”
  “再见,曼尼。去干你该干的事吧。”
  于是我开始干我该干的事。迈克扮演得如此逼真,几乎比我自己还好。如果跟芬联系上,“亚当”同样会冒用我的声音给他指示。
  我很快离开了,向姆姆传达了格列格对她们的爱。姆姆已穿上了增压服,并叫醒大爷,帮他也穿戴好——这是他十年来第一次穿上增压服。接着我戴上头盔,拿起激光枪,出门了。
  到达第十三道气密闸门时,我发现另一边的气密门已堵死。透过小圆窗,我看不到一个人。按道理,至少守卫气压闸门的士兵应该守在这儿。
  乱敲是没有用的。最后我从原路折回——穿过自己家,经过菜园隧道,来到我们秘密的通向月表的气密闸门,我们在外面安了一组太阳能电池。
  从小圆窗看出去,外面本该是灼热的阳光,但我却看到一处阴影——该死的地球战舰竟然已在戴维斯家头顶上登陆了!它的起重器在我上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三角形,我可以望见它的喷气式发动机。
  我赶紧下来,离开那里,把盖子盖好,在回去的路上又封死了所有压力门。我告诉姆姆得叫个男孩拿激光枪守住后门——就用我这把吧。
  可是既找不到男孩,也找不到男人,甚至找不到有防卫能力的女人——留下的只有姆姆、大爷和我们的小孩,其余的人都已忙着去找麻烦了。
  姆姆不想用激光枪:“我不知道怎么用,曼尼。现在再学已经太晚了。你自己留着用吧。他们不会穿过戴维斯隧道。”
  不想跟她争辩,跟姆姆争辩纯粹是浪费时间——说不定她真的懂一些我不知道的方法。她在月球上生活很久了,经历过我。
  我停下来,试图夺过他们的枪支。但枪与他们的身子用链子连在一起,我不知道怎么卸下来——可能得用钥匙。这不是激光枪,是我从没见过的东西:真枪。我后来才知道,这种枪发射的是小型爆炸导弹——当时我对怎么用这种真正的枪一无所知。一头还有尖刀,就是所谓的”刺刀“,这正是我要把它们卸下来的原因。我自己的枪只能发射十次,这些刺刀看上去倒挺有用的——其中一枝上还带着血,我想是月球人的血。
  没过多久我就放弃了,我用自己的小刀捅了捅他们,确定他们都死了,然后奔向战场,手指扣在扳机上。
  这是一场暴乱,而不是一场战争,或许战争从来就是这样的,一片混乱,一片嘈杂,没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在堤道最宽处,博恩·马尔歇对面向北的大坡道上,我看到几百个月球人,有男人、女人、小孩,他们原本都是应该待在家里的。其中只有一半不到的人穿了增压服,一小部分人有武器——而从坡道上蜂拥而下的都是士兵,全副武装的士兵。
  但我最先注意到的是声音,震耳欲聋,简直是咆哮。这是愤怒的人们发出的怒吼声,有小孩的尖叫,也有成人的吼叫,听起来活像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狗打架。突然之间我意识到我也加入到了他们的队伍中,声嘶力竭地喊着、叫着。
  一个绝不比黑兹尔大的女孩跳上了坡道的扶手,和蜂拥而下的士兵擦肩而过。她带着武器——看上去是件厨具。她挥舞着,砸到一个士兵身上。因为他穿了增压服,所以没造成什么伤害,但他躺下了,很多人踩着他踏了过去。他们中的一个人将刺刀刺进她的大腿,,她向后倒下,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