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亦狂亦侠真豪杰 能哭能歌迈俗流(7)

时间:2021-05-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武林天骄续道:“回过头来再说你的师嫂吧。我虽然从未见过她,但我却早就知道在宋国之桑见田这个师叔,我师父临终吩咐,也曾嘱咐我要访寻分处宋、辽两国那两个师叔的后人。我就是因此而到桑家堡的,恰巧遇上你师兄暗害妻子之事,我当然不能不出手了,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你明白了么?”

    蓬莱魔女道:“我师嫂现在哪儿?”武林天骄答道:“你是想再见她么?”蓬莱魔女道:“师嫂对我误会很深,不过我还是想劝她和我师兄和好。”武林灭骄道:“这恐怕很难了,我想你师兄曾对她下过如此毒手,她能不心寒?”蓬莱魔女黯然无诸,武林犬骄又道:“不过你也用不着多担心事,你师嫂虽然对你误会一时,但如今却已经是明白了,”他说话之时,微笑一笑,蓬莱魔女道:“明白了什么?”武林天骄笑道:“她明白你心上另有人在,决不会看上她的丈夫。”蓬莱魔女面上一红,她给说中了心事,又是在初相识的武林天骄面前,当真甚是尴尬,发作不是,不发作又不是,只好佯嗔说道:“我师嫂总是爱胡猜乱想!”

    武林天骄道:“你还想见你的师嫂么?”蓬莱魔女道:“怎么?”武林天骄道:“你着想见她,再回转桑家堡,或者可以碰上。”蓬莱魔女又惊又喜,说道:“你刚才说他们很难和好如初,何以我师嫂又肯回家?是不是回心转意了?”武林天骄道:“她未必肯与你师兄重做夫妻,但也总还有夫妻情份。她不愿你师兄身败名裂,想回去制止他胡为。同时,也想出一口怨气。”蓬莱魔女道:“我师兄怎的会身败名裂?”武林天骄道,“你师兄已在暗中接受了完颜亮的封号,意图在山东裂土称王,你不知道么?”蓬莱魔女大吃一惊,这才知道那晚她所听到的密室私谈,玉面妖狐说的是真,而她师兄在她面前推得干干净净,那却是假的。

    蓬莱魔女心乱如麻,暗自想道:“师嫂能制止得了他吗?他们夫妻已闹得不可收拾,师兄也未必肯再听师嫂的活。”“恩师若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不知如何痛心?唉,我该不该让他老人家知道?”“要是迫得我非大义灭亲不可,我又如何下得这个绝情?”武林天骄似是知道她的心意,笑道:“你师嫂的武功虽然是略逊于你的师兄,但她手上却握有两件法宝,可以制服你的师兄。”蓬莱魔女道:“可是那两大毒功秘诀?”武林天骄道:“不错,你师兄娶你师嫂,用心就在偷学桑家的武功,如今他已偷学了十之七八,但那两大毒功未曾到手,他总是不能不有所顾忌。”蓬莱魔女道:“但师嫂也未曾练过,难道她说的不是实话。”武林天骄道:“那倒不假。要练那两大毒功,须得我师祖所传的独门上乘内功心法,桑师叔也没有得到传授,出此他后来勉强练那两大毒功。终于走火入魔。”蓬莱魔女道:“这么说,纵然那两大毒功秘诀在师嫂手上,也是无用之物,怎能说是可以制服我师兄的法宝?”

    武林天骄笑道:“但我师祖的上乘内功心法却传给了我的师父。原来他老人家晚年的时候,已看出桑师叔心术不正,所以虽然传给了他两大毒功,却没有传给他内功心法。我师祖的三个弟子,除了共同修习本门的一般武学之外,以性之所近,又各有专长。我师父长于内功,桑师叔偏学使毒,还有一位师叔则精于招数。我师祖胸中所学,无所不包,最初是依各弟子性之所近,各自传授的,后来发觉桑师叔心术不正,悔已无及,那两大毒功秘认已经传授,不便收回,只好将练功的心法勒而不与,改付我的师父,以留他日制他之用。你明白了么?”蓬莱魔女道:“哦,我明白了,你已经将那练功心法交与了我的师嫂?”武林天骄点了点头,说道:“你师嫂已打定了主意,要是制止不来,要是你师兄仍然对她寡情薄义,她就要用化血神功、令你师兄终身残废,永远不能再背叛她!”蓬莱庞女打了个寒噤,但随即想道:“这样也好,终身残废,也还胜于身败名裂。”

    武林天骄笑道:“你还要到桑家堡见你师兄吗?”蓬莱魔女心意踌躇,说道:“我现在也说不定,怎么?”武林天骄道:“你始终是要到江南去的,是么?”蓬莱魔女此际对武林天骄已是无所顾忌,不愿隐瞒,便即说道:“不错,你有什么话说?”武林天骄神情颇为怪异,目光闪烁不定,如有所思,忽地握着蓬莱魔女的手问道:“你现在是把我当作敌人,还是当作朋友?”蓬莱魔女生性豪迈,朗然笑道:“你和一般金人不同,咱们可以交个朋友!”双手和他牢牢相握。武林天骄说道:“那么我拜托你一件事情。”

    蓬莱魔女道:“请说。”武林天骄缓缓说道:“你此去江南。

    倘若见到了笑傲乾坤华谷涵,请代我向他致意。我和他有一局未了的残棋,看来是不必再下了。唉,你就把我这一句话告诉他吧。”声音低涩,说来似有无限伤感。

    蓬莱魔女怔了一怔,道:“你们两人是相识的?”武林天骄道:“岂止相识,他这次前往江南,还是因我而起。”蓬莱魔女诧道:“因你而起?但据我所知,他是得了金人即将南侵的消息,要赶去江南报讯的。”武林天骄笑道:“这消息是我告诉他的,”

    蓬莱魔女想起了东海龙所说的那晚他和华谷涵在泰山上所遇,恍然大悟,说道:“哦,原来华谷涵在泰山上也曾见到你了?”武林天骄笑道:“不错,我与他相遇,就是在和你相遇的前一晚。

    他本想约我在泰山绝顶比剑的,得到了这个消息,剑也不比,匆匆便走了。”

    蓬莱魔女双颊晕红,说道:“其实我和华谷涵还未算得相识……”武林天骄纵声笑道:“人之相知,贵相知心。华谷涵心上有你,你心上有他,这就已经是胜过相识了。我这话说得不错吧?”笑声甚是凄凉,松开了蓬莱魔女的双手。蓬莱魔女给他说中了心事,脸上更红,说道:“你这话也说得不错。我和你也是在今天才算相识的,但不是已像多年的朋友了么?我对你们两人,都是当作一样的好朋友。”蓬莱魔女是带有几分男子气的性情中人,她这话倒并非只是为了替自己解嘲,而是真正的出自肺腑。

    武林天骄忽又纵声笑了起来,再一次地抓起蓬莱魔女双手,说道:“如此说来,我和他那局残棋,还是大有可为了?”蓬莱魔女愕然狰脱他的双手,说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应该前往江南了。”武林天骄叹了口气,苦笑说道:“不错,江南江南,隔着长江;金宋之间,隔着的无形天堑比长江更难逾越,谁叫我是金人呢?这局残棋即使还有可为,我也没有勇气再下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