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爱情的原因(2)

时间:2021-04-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最应该放在开头的问题,被压到了结尾。
    单洁洁语塞,她摇摇头,很没有技术含量地岔开话题,“快回班吧。”
    周周,她在心里轻轻地回答,你知道吗,我从来就没认识过他。
    张硕天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就是在三八女生的聊天里。
    她们说,你知道吗,张硕天喜欢单洁洁。
    后来,单洁洁早已经不记得听到过多少次这句话。4班的张硕天喜欢7班的单洁洁——自己班里男生的大叫,走廊里说悄悄话的女生嚼舌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班里很多人看她的眼神都不大一样。
    连余周周有时候听见,也会用询问的目光看自己。但是谢天谢地,余周周稍微察觉到她的一点点犹疑,就保持沉默什么都不问。
    那之后,每当她走过走廊,外班女生会偷偷瞄着她说,“就是她就是她,她就是单洁洁。”男生被女生追打,她皱眉头喊一句别闹了走廊里不许跑跳,男生回头朝她变着调拖了长音喊,“张~硕~天……”
    直到一天,她在操场上跳皮筋,突然被一个人撞了个趔趄,愤怒地回过头,发现是嬉笑着的同学把一个高个子男生狠狠地推向她。高个子男生回头骂了一句“王亮你他妈找死啊”却又立刻转过来在大家的哄笑中朝她腼腆的一笑,好像刚才那句彪悍的怒吼只是她自己的耳鸣。
    而昨天,当她拿着稿子低头从操场上的鼓号队前穿过急匆匆地去找大队辅导员,鼓号队员们集体兴奋起来,起哄和怪叫的声音此起彼伏,像一个魔咒包裹着她,她心里慌张,表面上仍然极沉得住气,只是步伐有一点点乱。在周围混乱的声音围堵中,她看到他在前方,被人从人群中推出来,有点腼腆又有点浪荡的样子,堵着她的路。
    她低头绕过他,开始小跑。
    但却不知道怎么就在低头的那一瞬间记住了他的白袜子黑皮鞋和肉肉的腿。
    像是一个身份证明,让她今天也一眼认出他。
    原来,和一个男生被人围在中间起哄,感觉是这样好。
    她以前不是没有听说过张硕天。是真的“听说”过——校门外的大街,中午她出来买话梅看到马路边有好多人,男生喊,“张,硕,天!”女生立刻接上,“徐,艳,艳!”
    应该是被围起来了吧。当时单洁洁牵着余周周的手,两个人相视一笑,她想,真不知羞耻。围观的人更无聊,这样交替地喊两个人的名字,喊得那么用力,为什么每周一唱国歌声音那么小?喊别人的名字是很开心的事情吗?幼稚,真幼稚!
    但是,现在徐艳艳的名字换成了她。
    她一下子想到,以前自己只是一视同仁地鄙视“她们”,什么时候徐艳艳脱颖而出得到了她的格外鄙视?难道是因为……
    单洁洁不敢深想,干脆就把这个步骤跳过。
    总之,她听到他们都说,张硕天,你连单洁洁都敢喜欢?你看她一天天板着脸,脾气火爆,还认死理,老是劲儿劲儿的……
    张硕天,你连单洁洁都敢喜欢?
    这个疑问种在她心里,有一天她迂回再迂回地问起余周周,“周周,你说……唉,他们真讨厌,净是乱说,说张硕天……你说我跟他那么不一样,他喜欢我什么啊?能造出这种谣言,真胡扯。”
    没想到当时余周周太过沉迷于《少年漫画》,一边往嘴里塞着话梅一边含含糊糊地说,“月野兔又笨又懒,可是夜礼服假面喜欢她的善良。别人都是俗人。”
    这个答案让单洁洁悲喜交加,余周周却不自知。
    总之,单洁洁觉得,自己……可能也喜欢张硕天。
    她连张硕天是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她喜欢他,只因为他喜欢她。
    但是那又怎么样。连想一下“我喜欢张硕天”这句话都能让她脸红成番茄,深深地低下头僵硬成一块石头,那么,是不是真正的爱情又怎么样。
    她们只懂得喜欢——
    余周周从校门口小摊前围成一推堆挑选千纸鹤折纸的女生身边挤过去,一路飞奔——她今天扫除,出门晚了,所以如果不快跑,六点十分的《美少女战士》就赶不上了。
    到家的时候是六点五分,她喘口气,放下书包坐到余婷婷身边,静待片头曲响起。
    找就是替月行道降妖除魔的故事。影片的最后,月野兔终于和夜礼服假面抱在一起,利用张开的伞带来的阻力从阳台跳下也照样平安落地。
    然后……他们……
    接吻了……
    余周周目瞪口呆地看着两张漂亮的脸越离越近,她心慌地张大嘴不敢相信,突然听到有人拿钥匙开门的声音,应该是下楼遛弯的外婆回来了。她瞥了一眼电视上还没分开的两张脸,身边的余婷婷则已经吓得炸了毛,她们两个连忙站起身到处寻找遥控器,然后抓起来随便按了一个键,画面立刻跳到了省台新闻。
    不知道是省委的哪个领导视察基层,在群众夹道欢迎下,走过蔬菜大棚,走过猪圈,走过沼气池……
    “你俩干嘛在客厅站着?看新闻干嘛?难道动画片演完了?”
    外婆诧异地盯着把遥控器紧紧搂在怀里的余周周和余婷婷。
    吃晚饭的时候,连一向多话的余婷婷也格外安静。偶尔余周周抬头,她们目光相对,两个人会立刻脸红然后撇开头。
    完全不知道在别扭什么。
    晚饭后,余周周独自趴在书桌上面发呆。作业在学校都写完了,她摆弄了几下台灯的拉绳,开,关,开,关,拽了好多次。
    心里乱,不过并不是心烦。
    不知为什么,她把铁皮盒子从床底下拖了出来,拂掉上面的灰尘,努力撬开上面的盖子,然后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清理出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