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疑念冰消怜旧燕 画皮揭破识妖狐

时间:2021-04-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20章 疑念冰消怜旧燕 画皮揭破识妖狐

    因为在耿照心里,他始终还未敢完全相信连清波就是敌人,他走近约会的地点一步,心里就多一分惭愧与不安,暗自想道:

    “连姐姐相信我绝对不会伤害她的,所以她才敢约我在此处会面,可是我却告诉了她的对头。蓬莱魔女虽然是侠义中人,但她对连姐姐却是一向有偏见的。她虽然答应过我不先动手,但却难保她怒气一起,不就忘了?哎,要是她们一言不合,打将起来,我怎么办?”“要是蓬莱魔女当真伤害了连姐姐又证实了不是敌人的话,我以后还怎能心安?”他越来越觉恐惧不安,心情混乱之极,一忽儿希望连清波不来赴会,一忽儿却又希望能快点见到她,弄个水落石出。终于他还是跨进了道观了。

    殿上有几个小道土正在烧黄纸做法事,见有人来,便上前迎接,耿照掏出几钱银子签了香油,即道:“我是来游湖的,到宝殿歇歇,观光观光。今日香客多么?”小道士答道:“不多,总共还不到五人。”耿照道:“可有一位小娘子么?”那小道士好奇地看了他一眼,耿照脸上一红,说道:“她是我的表姐,也是今日游湖,约好了在这里见面的。”那小道士向一个方向指了一指,说道:“是有一位小娘子,向水仙祠那边去了,不知是不是你的表姐。那边的花卉这几日正开得茂盛,游客们都喜欢到那里看花。”耿照谢过了那小道土,心想:“连姐姐当然不会与我在人多的地方见面,对了,一定是在那一边。”

    耿照已知道连清波来了,心里更是“卜卜”地跳个不休,三步并作两步,便走了大殿,穿过回廊,到了一个园子里,园中珍品的花草不少,但却不见有游入看花。耿照定了一定心神,想道:“蓬莱魔女和珊瑚不知来了没有?那么,她们大约还未曾到吧?”

    园子的一角有间古庙,有个破匾,上题“古水仙祠”四千字,祠前一副破旧的对联,写的是“一盏寒泉荐秋菊;三更画船穿藕花。”耿照心道:“这道观以前的主持倒是风雅得很。”但他此时的紧张心情却与对联所表达的闲逸情趣,相差极远极远。

    耿照忐忑不安地走进了水仙祠,游目四顾,却还是未见连清波,心想:“难道地下在这里?”正要再到别处去看,忽见一角罗裙,在帐幔后面露出来,随即听得环佩叮咚,一个少女的半边身子也已经露出来了,可以想象,她是因为颤抖得厉害,所以发出环佩声响。耿照急忙叫道:“连姐姐,我在这儿!”他话声未了,只听得那少女已是一声尖叫,走了出来。耿照一见,呆若木鸡,半晌才叫得出未,“是你?”那少女也喘着气颤声叫道:

    “果然是你!”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耿照的表妹秦弄五!耿照在湖上曾见过她的背影,在历下亭前听说书之后,曾听过她的呗息,背影似曾相识,声音也似熟人,当时耿照已隐隐起了疑心,但却不敢相信天下有这样的“巧事”,还以为是自己“疑心生暗鬼”,所见的只是个身材与他表妹相似的人。哪知天下竟有这般巧事,站在他面前的是个有血有肉的入,是他所爱过的,而又恨过的人,不是梦也不是幻影!他和他所爱过的而又恨过的表妹,在这里陌路相逢了!

    这刹那间耿照是呆若木鸡,秦弄玉也是心痛如绞。在那一声尖叫之后,大家也都是心乱如麻,茫然不知所措!在耿照这方面来说,秦弄玉是杀了他母亲的仇人;在秦弄玉来说,耿照是杀了她父亲的仇人,现在又知道多了一件事情,知道耿照对她无情无义,旧仇加上新恨,她又该怎么办呢?

    他们二人因为突然看到对方而大感意外。耿照心想:“是偶然相遇的呢?还是她已经知道我会到这儿,因而藏在这里等我的?听她那声‘果然是你’,似乎她已知道了我今日的行踪?但也似乎是她听得别人这么说而她还未敢十分相信,因而到这里来以求证实?”“为什么连姐姐不来,却是她来了?”秦弄玉则在想道:“果然是他,果然是他在这里和另一个女人约会!他杀了我的爹爹,与我一分开就把我置之脑后,似此寡情薄义,我岂能还把他认作表哥?”

    本来在那一场意外的惨变之后,他们二人都是同样的矛盾心情,一方面是把对方当作仇人,一方面却又对旧日之情忘怀不了。因而双方都在竭力掩盖心底的创伤,避免想起这件事,避免谈起这件事,也避免和对方再次相逢,要在心上抹去对方的影子!

    可是,不知是造化弄人,还是有人故意安排,他们逃避不开,终于还是在这里陌路相逢了!刹那间心底的创伤再被撕开,他们的心头都在流血,灵魂都在颤栗!是爱?是恨?是要报仇?

    还是要求谅解呢?

    耿照经许多磨练,还比较冷静一些,秦弄玉则被极度的痛苦所煎熬,已陷入了半疯狂的状态了,蓦地把心一横,叫道:

    “耿照,你好,我与你一同死!”“铮”的一声,一枚透骨钉射了出来,距离这么近,而且耿照又是在精神恍惚的时候,本来是非中不可、但却不知怎的,只听得“铮”的一声,微风飒然,透骨钉在耿照的身边飞过,却井没有打着他。原来秦弄玉在发暗器的刹那间,终是心中不忍,把准头打偏了。

    耿照再也忍受不住,叫道:“弄玉,咱们是不是还可以谈谈?”话犹未了,只听得秦弄玉一声长叹,叫道:“好,我就让你称心如意吧!”

    秦弄玉掌心还扣着一枚透骨钉,她这句话一出口,掌心已是移到自己的胸前,透骨钉对准了胸口的“璇玑穴”猛地一戳!

    就在这性命俄顷的瞬息之间,猛听得“叮”的一声,秦弄玉的透骨钉脱手飞去!就在这同一时候,耿照也失声惊呼,猛地跳上来抱住了秦弄玉。

    秦弄玉叫道:“放开,放开!我死了不正是遂你所愿么?你为什么不让我死?”她用力挣扎,但耿照哪肯放手?秦弄玉在他强有力的臂膊中,心情混乱之极,有说不出的痛苦,但也似有说不出的舒服,只觉四肢乏力,身子软绵绵地倒在耿照怀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