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移花接木

时间:2021-04-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森村诚一 点击:
青春的证明(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移花接木

    南阿尔卑斯山中发现尸骨的事早已见诸报端,但笠冈在创览报纸时却无意中漏看了这一内容。因此,他也就无法知道死者是朝山纯一的妻子昔日的未婚夫,而朝山纯一则正是他怀疑的作案嫌疑人。

    几天后,笠冈听到妻子和儿子在隔壁议论时,才想起了有关报道。

    “那死者好像是由纪子母亲昔日的未婚大。”

    “噢,是真的吗?”

    “是真的,据说她还专门到甲州大学法医室去看了。”

    “不过。未婚夫死了那么久了,现在找到了,又有什么用呢?”

    “听说是男方家请她去的。”

    “由纪子的父亲不会很乐意吧?”

    “听说两人是堂兄弟。”

    “和死者是堂兄弟?”

    母子俩在隔壁聊天,笠冈一直在侧耳倾听。听着听着,他就对着隔壁喊了起来。

    “喂,那死者和由纪于是什么关系?”

    “耳朵倒挺尖啊。”

    “你们在那儿说话,什么悄悄话我也能听清楚。”

    “巴掌那么大个家,到哪里去说话呀。”

    言外之意,妻子在埋怨丈夫,未能让她住上更加宽敞的房于。但笠冈顾不上接她的话在,牢牢抓住刚才的话题继续问道。

    “唉,你们刚才说的,是那个南阿尔卑斯山上发现的死者吗?”

    笠冈想起了前些天报纸上刊登的那条消息。由于他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报纸总是从头看到尾。

    “是的,听说警方怀疑是他杀。”

    “他杀?”笠冈眼睛摹地一亮。

    “瞧你,一提到这种事,你就来情绪了。别忘了,你现在是养病最重要。”

    “说他杀。是真的吗?”

    报上并没有那样明确报道,所以他不知道。

    “是时也听由纪子说的。”

    死者与“朝山”有关联,这可是非同小可的重要线索。

    “对不起。赶快叫下田来。”

    “怎么,你又要行动啊?”

    “别罗嗦啦,快去吧!”

    下田在笠冈的授意下直奔甲州大学。在那里,他很快了解到,骨骸的身份已得到证实,是朝山由美子昔日的未婚大矢村重夫;死因是头部遭钝器击打所致,造成头盖骨骨折凹陷。

    除部分头盖骨碎片和脚趾骨遗失外,尸骨基本完整。但尸骨复原后多出来一小块骨头,是上颌或下颔的第二颗门牙。经鉴定不是死者的。下田得知这一情况。仿佛受到了电击,不由得心里一怔。

    他从山梨县警署借出了那颗身份不明的牙齿,带回搜查本部,进行了核实。

    “怎么样。能对得上吗?”笠冈迫不及待地问道。

    “真是丝毫下差!这颗牙齿肯定是栗山重治的。”

    下田把这颗“多出来的牙齿”同栗山重治缺损的那颗“左上第二切齿”进行了核实比较。

    栗山的尸体被判明身份后,由于其前妻田岛喜美子拒绝认领,警方只好按尸体处理规定,将其火化后葬在了多摩陵园的义家公墓…

    火化前,警方将死者的指纹、掌纹、身体特征、衣着、携带物品和现场相片等能收集到的资料全收录在案,并取样保存了栗山的齿模。矢村骨骸复原后多出来的那颗断齿。正好和栗山所缺的牙齿完全吻合。

    笠冈和下田目光相互对视了一下。从各自的眼神可以看出,两人都想到一起去了。

    “你认为……”笠冈先开了口。

    “可以考虑是栗山杀了矢村重大吗?”

    “你也是这么认为?”

    “嗯,是的。栗山出奇不意地袭击矢村,但遭到了矢村的强烈反击。被打掉了门牙。看来矢村也是个臂力过人的棒小子。”

    “他当时才二十四五岁,正血气方刚.又是个登山运动员。栗山本打算出奇不意,攻其不备,一举得手,但设想到对手能用猛然间凝取毕生之力奋起抵抗。自己的门牙也被打断了。”

    “如此看来,动机就显而易见了。”

    “你是指杀矢村的动机吗?”

    “不,朝山纯一杀栗山的动机。”“笠冈;您也这么认为?”

    “据说矢村重夫是朝山由美子最初的未婚大。朝山纯一,也就是当时的木田纯一。取代矢村重夫坐到了朝山餐馆主人的位置上,要是矢村活着,他是绝对坐不上这个位置。”

    “因此。暗恋着由美子的朝山纯一,便委托在医院结识的栗山,去于掉矢村。”

    “朝山纯一所爱的,也许不仅仅是由美子本人吧。”

    “提到‘朝山’.那可是响当当的超一流餐馆,所以他的作案动机是人、财两得。”

    “朝山纯一虽除掉了情敌。但同时也造就了一个敲诈者,终生对他要挟和恫吓。最后到了不堪忍受的地步。”

    “20多年来,他一直受恐吓吗?”

    “期间。栗山因伤害和强暴妇女曾几进班房。就朝山纯一来说。他实在是感到惶恐不安。”

    “可是,笠冈君,没有真凭实据啊!”

    “真凭实据……”

    垂手可得的。胜利近在眼前,却偏偏缺少证据。简直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了脚。

    “说朝山纯一委托栗山杀害矢村,但现在栗山和矢村都死了,已死无对证。而且,说朝山亲手杀死了栗山,也只是根据情况作出的推断。”

    “是呀。应该有证据!”笠冈怅然若失。接着他又问道:

    “朝山纯一能证明他6月2日不在现场吗?”

    “这事我马上就去调查。不过,光凭他拿不出自己不在现场的证明,奈何不了他。从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看,只知道他们两人1949年在T大附属医院住院时有过接触。”

    “接触?”笠冈重复了一句,便仰天凝思起来。

    “我想,查明朝山纯一和栗山重治后来又在何时,何地会过面,是日前搜查的当务之急。朝山纯一苦是凶手,那么,栗山身边可能有他的遗留物。他的身边也可能有栗山的遗自物。”

    “栗山身边没留下什么,因此要到朝山那里去找,可这家伙很难对付。”

    “光靠推理,是拿不到搜查证的,况且犯罪证据很可能早就被销毁了。”

    “如能找到他忘了销毁的东西。就可以逮捕他。但难哪!”

    敌人的轮廓终于在前面浮现了,但要抓住他,前面还有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新的一年开始了,朝山由纪子和笠冈时也的婚期也迫在眉睫,但仍未抓住凶手的证据。这时,笠冈道大郎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出席儿子的婚礼。

    也许是老天有限,他的病虽然很重,但病情稳定,身体状况有所好转。

    “照这样下去,您或许能出席儿子的婚礼。”

    时子为丈夫病情隐定感到高兴。然而,儿子时也却冷冰冰他说道。

    “爸爸,还是别勉强为好,要是在喜宴上吐血倒下了,就会扫大家的兴。”

    “时也,你胡说些什么!”母亲责备起儿子来。

    “好啦。时也说的没错,只要有一点不舒服,我就不去了。”

    午冈此时此刻的心情很复杂。妻子哪里知道,为了将儿媳的父亲捉拿归案,他自己正在拼着老命,所以对儿子那种冷漠的态度,作为父亲又能说什么呢!

    同时笠冈心中又充满着矛盾。他很想在儿子的婚礼前将凶手绳之以法,但又在祈祷儿媳的父亲至少在这段时间内能平安无事。

    儿子成亲是终身大事,一生也就这么一次,作为父亲,不愿让新娘的父亲在这时候成为阶下囚。但是,自己已风烛残年,在生命之火熄灭前,必须偿清欠下的人生债务。

    目前病情稍有好转,说到底,是死神对自己的一时恩典,一旦它从打盹中醒来,谁又能知道它会露出什么样的狰狞面目。

    但不管怎么说,抓不到朝山纯:作案的证据,作为父亲来说,还是值得庆幸的。

    由于家里房子大小,时也决定暂时把新房布置在郊外的公寓里。同时笠冈夫妇也觉得,家里躺着个病人,对新娘也不太好。

    公寓是时子出钱买的。笠冈对妻子的这一举动甚是吃惊,没想到她居然能从微薄的工资中省下这么大一笔钱。不用说。由纪子陪嫁会带来很大一笔钱的,但在儿子结婚之前,总不能让“犯罪嫌疑人”给刑警的儿子买公寓吧——

    我这间病室马上就会空出来的。

    这话笠冈是说不出口的,他以一种十分复杂的心情,看着喜不自禁的妻子和儿子。

    寓婚期只有半个月了。一天,由纪子开车把时也送回了家。

    “唉哟,女的送男的回家,真是少见啊!”

    时子虽这么说着,心里却是喜得不得了,笠冈为了活动身子,早已下了床,这时,他也走了出来。

    “这车真漂亮!”笠冈看到由纪子的车那么漂亮,不禁惊叹起来。

    车身光洁,犹如猛禽一般精悍,同时造型又很优美。发动机盖上雕着“火鸟”,象征着车的精巧和优异的性能。

    “人鸟牌,买它花了500万日元。有了这辆车,就要找个带停车场的公寓。”时也好像是在夸耀自己的车。

    尽管是自己的儿子,笠冈道太郎却对时也讲排场、图虚荣的性格很是担心。但由纪子对自己有了这辆豪华车反而不好意思,小心翼翼他说:

    “是爸爸给我买的,本来我想要辆普通的车子,可爸爸被推销员说动了心,就买下了。”

    由纪子虽是富家千金,父母的掌上明珠,生活条件优越,但性格谦恭,处事谨慎,看来能弥补时也浮华虚荣的性格。

    “令尊对汽车很在行吧?”笠冈无意中问道。

    “在行谈不上,自己会开个车。”

    “喔,自己会开车。我还以为雇有司机呢。”

    “哪儿呀!”由纪子扑哧一笑,接着又说道:

    “不过。最近他专爱坐出租车。”

    “这又是为什么?”

    “在买这辆车的时候,就把家里原来那辆车变卖了。我说那辆车还挺好的,别卖了,可爸爸很固执,说怎么都看不上那辆车。不过。也许是年龄的关系,爸爸一直没兴致自己开这辆车。”

    “让我坐这车,我也会觉得大显眼。”

    “就是。我也不太满意。”由纪子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似地低下了头。

    “瞧你们。都说些什么?”时子责怪着丈夫。

    这时。笠冈脑海中仿佛闪过一道强光,照亮了自己一直疑团未释的阴影部分。

    “对了!是车。”笠冈竟忘了由纪子就在跟前,失口喊出声来。

    “车又怎么啦?”时子不解地问道。

    笠冈没有答理妻子,继续问由纪子:

    “由纪子,令尊买这辆‘火鸟’车,不,处理那辆旧车是在什么时候?”

    “大概是6月中旬吧。”由纪子对笠冈的唐突追问,一点没起疑心。

    “6月中旬!你没记错?”

    “没错,不过等新车买来时,已是7月底了。”

    由纪子和时也相识,正好是在新车买来之前,所以她记得很清楚。

    “新车7月底才到手?这么说是先处理了旧车?”

    “是的,父亲让旧货委托商尽快处理。”

    “那车没什么毛病吧?新车还没买来就卖掉旧车,用车不是不方便了吗?”

    “是啊,这么说来,是有点怪呀。为什么要先处理掉那车呢?”

    由纪子听笠冈这么一说,也觉得这享有点蹊跷,歪头沉思起来。

    “旧车是什么牌子?”

    “73型皇冠顶级。”

    “要说73型,那没用几年吧?”

    “是的,用得很细心,就同新车一样,实际上还没跑多少公里。”

    “那车现在怎么样了呢?”

    “想必是拆掉了吧。”

    “拆掉了?”笠冈立时感到了绝望。

    “你瞧瞧你,由纪子难得来家里。你怎么净问人家汽车的事。真不象话。”时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再次插话责怪丈夫。

    “不,没关系的。不过,爸爸为什么要急于处理那辆车呢?”由纪子还在想刚才的问题,百思不得其解。

    通过和由纪于的对话。笠冈立即想到,如果凶手在别的地方杀死栗山,要把尸体运到多摩湖,毫无疑问,想到用车搬运的可能性最大。那么关键就是汽车了。在这种情况下。不会考虑用出租汽车或包租车,最有可能是用自己的车,或借用别人的车。

    只要有了车,不要说尸体,就是大活人,也可以很方便地把他们弄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去的。

    现在查案的关键是汽车。如果找到朝山纯一的那辆车。也许就可以找到栗山的遗留物。即使是一根毛发、一点血迹。都能成为证据。

    但是,案犯捷足先登了一步。当笠冈注意到汽车时,朝山纯一早把汽车处理掉了。这样一来,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把朝山和栗山联系起来了。报废车辆,必需向陆运事务所支付车检证和车牌号,同时提出车辆报废申请,并领取登录涂销证明。

    或许,朝山害怕报废一辆挺好的车会引起别人怀疑,就借着女儿要买新车,把作案用过的那辆车处理了,以此掩人耳目。

    经销店通常不备新车,但尽管新车送达会很迟,仍急于变卖旧车,这本身就说明了问题。

    现在那辆车或许被拆得面目全非,或许被压成了一块废铁,扔进了炼铁炉。证据,也许永远消失了!

    儿媳的父亲终于可以不必受到法律制裁的那种放心,和终于未清偿人生债务的那种万念俱灰,使笠冈的视野模糊起来。

    “不。笠冈先生,那车未必会拆掉。不是经常看到有旧车市场吗?据说要处理的车都集中在那里。如果朝山的汽车是作为旧车处理的,那还有可能查到。”下田听笠冈讲了车子的事后说道。

    “下田君,你能去查一查吗?”笠冈缠上了下田。这是他的最后一着棋。

    “好。试试看吧。当初把车给疏忽了,现在车已经不归朝山所有,就可以随便去查问啦。”

    下田也来了情绪,立即开始调查。

    火鸟“皇冠顶级”车在日本的代理商,是日英汽车公司,位于千代田区永田町。经询问该公司后得知,这种旧车全部由该公司位于世田谷区上北泽的第三营业部负责经销。

    一般情况下,外国车特约经销店卖出的旧车,要比国产车特约经销店卖出的便宜得多,所以各地的旧车商便蜂拥而至。与东京相比,旧车处理也是地方价格高,因此经销店大多与地方旧车商建立了销售渠道,但“日英汽车公司”有自己专营的旧车营业部。

    下田立即赶到上北泽的日英汽车第三营业部。旧车营业部面对着甲州街,离八号环线前面的新宿约300米。

    说是卖旧车,在下田眼里,青上去跟新车没什么两样。由于是外国车特约营业部,里面陈列的几乎都是外国车。据推销员介绍,车库里有多种型号的外国车,但国产车只有一台2000CT型丰田车。

    下田开门见山,立即问起朝山的那辆汽车。

    “喔,是那辆‘皇冠’吧.已经卖掉了。推销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卖掉了,什么时间、谁买走的?”

    “大约3个星期前吧。”

    “买主是哪的人?”

    时间已经很久了,被人买走是预料之中的事,但6月份送来处理的车,3星期前才卖出去,只恨自己晚来了一步。下田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买主身上。

    “我们现在也正为这伤脑筋呢。”推销员抓耳挠腮,很为难他说。

    “伤脑筋?出什么情况了?”下田带着不样的预感追问道。

    “买主付钱拿走车后,到现在也没来办手续。”

    “办手续?”

    “就是办理过户登记和车库证明。”

    “你们不知道买主的姓名和住址吗。”

    “是啊,但留下的地址根本没有这个人。”

    “这么说,买主编造了们地址?”

    “我们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笔个假地址。”

    “是不是他交的现金,当场把车开走了?”

    “这里卖的是旧车,没有商品目录,买主到现场看货。相中了就买走。有的买主开着试试,觉得满意就直接开走了。”

    “遇到这种情况,后面的手续谁办?”

    “用现金买车时,多请买主委托我们到陆运局办理机动车登记过户手续,所得文件、手续均由我们代办。”

    “这位买主没请你们代办吗?”

    “在车正式归买主所有前,手续很复杂,如要计算税金、办理车库证明等许多麻烦事,因此一般先让买主把车取走。然后我们在一定的期限内备好文件,完成所有手续。”

    “这都需要哪些文件?”

    “需要重新验车的,要有车检文件,但您打听的那辆车,车检证还可以用一年,所以只需办理过户登记的文件就行了。像这种情况,现在车的名义所有人还是我们。”

    “这么说,现在还没有过户?”

    “要不怎么伤脑筋呢。照这样,我们要负责上税,而且车检证还在我们这里。”

    “……这么说,那车是无车检证行驶了?”

    “车检证原件在我们这里,给了他一个副本。”

    “交付车辆时,你们不要身份证吗?”

    “不要,因为没有这种必要。旧车中,那些好车销得特别快,大多是试开一下觉得满意,买主就直接开走。这时,我们只要让买主在订单上填上自己的姓名、住址.并盖上章就行了。所有权如果个能转移,车就不能算是自己的。所以除了这位买主外.我们这儿还从来没有发生过付钱把

    “这么说,如果买主想化名买车,只要在订单上随便造个名字,编个地址,瞎按个图章就行了?”

    “这只能把车取走,但法律意义上的所有权并没有转移。”

    “那么所有权转移需要哪些具体手续呢?”

    “就像刚才说的那样,过户登记要有正式的印章及其印鉴证明。如果拿来这两样东西,我们就可以开具转让证明,去办所有权移转的过户手续。”

    “这些手续,一般在交车后多长时间内办完?”

    “根据道路运输车辆法规定,须在车辆买卖后15日内办理完毕。通常领取车库证明需一周,过户登记一、两天,总共约需10天左右。”

    “那辆‘皇冠’车出售后到今天已3个星期了,可买主还不露面……那买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像是个男学生,还不到20岁。”

    “男学生?那么年轻!”

    “他当场就付了80万现金。”

    “一个男学生,一下子能付那么多钱,你们就一点也不怀疑?”

    “这也没有什么好怀疑的,最近经常有青年人来头车,当场付那么多饯的有的是,不足为奇。”

    最终。下田还是空手而回,没弄清买皇冠车青年的下落。临走前,那推销员认为不久那青年就会来办过户手续的,满口答应到时再联系,但在这段时间里很可能残留在车上的作案痕迹就消失了。

    据说出售的;日车可分力两类,一类是“无毛病车”,另一类是“翻修车”,前者不做保养直接作价交付买主,后者要翻修后才能出售。翻修时,要对旧车做48个项目、104个部件检测,根据磨损情况逐一减分,井修复其减分部件。朝山变卖的那辆车属“无毛病车”,那车上很可能还?

    但遗憾的是,买主元从查找。

    那辆皇冠车从特约经销店开走后,还没有办过户手续,现在用的肯定是经销店的车牌号。因此,下田向市内各警署通报了那辆车的车牌号,进行紧急通令缉查。张开这张网后,不用再等旧车经销店来联系,就可能提前扣住那辆车。

    可是“皇冠”车的买主就是不露面。这和盗车案通缉令不同。网张得不是特别严密,容易漏网。

    案情迟迟没有进展,笠冈时也和朝山由纪子的婚典日子却已经到了。婚礼举行前,终于未将新娘的父亲绳之以法。

    婚礼在市中心的一家大饭店里隆重举行。笠冈道太郎本想只邀些亲朋好友简单聚一下,但朝山家不愿意,而且贪图虚荣的时也希望婚礼尽可能办得豪华体面。

    这一天,来自两家的宾客达300余人,有五分之四是朝山家请来的客人,而且还是经过认真筛选后敲定的,其中不乏政界和财界的大腕人物,足见朗山家的威势有多大。

    对时也来说,婚礼和就职几乎是前后脚,银行的董事出席了他的婚礼,因此,笠冈家的来宾阵容并不比女方逊色。在这点上足见时也的活动能力。

    笠冈看到儿子特别善于此道,是既高兴又担心。他所担心的是,怕儿子精明过了头,聪明反被聪明误,成为将来失足的陷阶。

    青春,应该充满着纯真的憧憬。青年人应该有一股热情,向着广衷无垠的未知世界扬帆远航。动力就是热情,罗盘就是憧憬。

    伶俐的时也,精干心计,计较功利。迄今为止,他的罗盘指针总是指着灿烂的阳光。新娘不但貌美,而且温柔,并有丰厚的嫁妆。这是时也梦寐以求的最理想的伴侣。

    他选择的职业是超一流的,尽管刚工作就结婚成家,但有保障的银行待遇,也足以使他们生活在一般人的水平之上。看来。他终身己过上了安定的生活。

    但是,时也这么年轻,终身的生活就安定了,这意味着什么呢?真正的青春,应当充满着变化和未知,无论朝哪个方向去,都有无限的发展。只有这样,才能称之为青春。

    时也才二十二、三岁,就被功利和算计固定了发展方向。或许他将追寻的道路十分平坦,始终阳光和煦。但是,这又算什么呢?前程无阻,阳光普照,是否意味着人生的真谛呢?

    笠冈不打算对儿子讲述人生,时也有时也的人生。可是,笠冈并不认为,时也是用充满未知的青春换取了世俗的安定。作为父亲,对儿子的这种功利主义生活方式,是应该说点什么的。但自己已风烛残年,在世的日子屈指可数。因而在儿子难得的一帆风顺之际,是没有理由说三道四的

    父亲终身被心灵债务所束缚,碌碌无为,在行将了却自己一生之时,不应对儿子选择的人生进行非议。

    然而,在自己的一生中,可曾有过如此阳光灿烂的机遇吗?在这个意义上,不是可以说时也部分地实现了父亲没有实现的梦想吗?

    在满堂的掌声中,时也挽着如花似玉的新娘,得意地稳步走向大型枝状吊灯照耀下的宴席。笠冈道太郎望着神气的儿子,感慨万千。

    主婚人是银行董事。他致辞后,众人打开香摈,高举酒杯为新人祝福。来宾纷纷祝词,新娘不时换装。,每当由纪子换上新的西装或和服再度人席时,全场总是掌声四起,赞叹不已。

    美酒晶莹,笑语满堂,热闹非凡。笠冈陶醉在喜宴的热烈气氛中,不禁觉得这也的确是一种青春。

    这时,笠冈想到了自己的婚姻。就像时子曾责备的那样,自己眼看着时子的父亲被杀,后来出于赎罪,才与时子结成了“剖腹式”的补偿婚姻。时子则是为报父仇,与他结成了“复仇式”婚姻。

    剖腹和复仇的联姻。酿出了人生美酒。眼前的这对新人采撷了人间的一切幸福。

    时子望着神采飞扬的儿子,悄悄抑制住了激动的泪花。笠冈由衷地感谢神的恩典,使他活到了今天。

    管风琴奏起了祝福曲。

    天空金光灿灿,生命无限长留。

    今夕何夕。迎此良辰。

    喜泪双流,幸哉至诚。

    吉兮此时,洁兮此时……

    情深似海难移,山盟天长地久。

    磐石之坚,长命百岁。

    喜泪双流。幸哉至诚。

    共庆此时,共贺此时。

    婚礼有条不紊顺利进行。喜宴就要开始了。笠冈代表两家致谢辞的时刻正在到来。

    “身体行吗?”时子有些担心地问道。丈夫身体虽略有起色。但能参加婚宴毕竟是死神的垂情或大意。

    “没问题。”笠冈回答着妻子,同时心里觉得,父亲为了儿子,办这点小事,应当是不在话下的。

    婚礼顺利结束。来宾们带着满意的神情纷纷离去。新郎新娘今晚在宾馆度过新婚之夜后,明天清晨将飞往欧洲作蜜月旅行。

    “谢辞真棒!”时子对当此大任的丈大刮目相看。

    “真的,爸爸能在这样的场面致辞,真是没想到。说实在的,当时我还捏着一把汗呢!”时也向父亲投去钦佩的目光。

    笠冈道太郎今晚的那段谢辞。算不上十分流畅,但朴实无华,诚挚感人,由衷地表达了新郎父亲的喜悦和谢意,可以说比演说家的高谈阔论更能感人肺腑。

    “我想您一定累了吧!”时子十分疼爱地问着丈夫,并投去关切的目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