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余周周小朋友的个人秀之一

时间:2021-03-3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你好,旧时光(全文在线阅读)>  余周周小朋友的个人秀之一

    早期症状:余家有女初发病
    ˇ余周周小朋友的个人秀之一ˇ
    “你……你怎么样?你流了好多血!”
    “西米克,这个瓶子,你先拿走!”
    “不要,我不要丢下你,我不要一个人走!”
    “快,快,时间来不及了……”
    余周周卧倒在床上,白嫩嫩胖乎乎的小手揪着床单,勉力用左胳膊撑起身子,抬眼看着假想中正在哭泣的西米克,摆出了一个自认为很凄美又很壮烈的微笑。
    这个时侯要是能吐血就好了。
    余周周愣了两秒钟,翻身爬起来,光着脚丫吧唧吧唧跑到客厅里使劲儿提起暖水瓶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喝了一小口,含在嘴里没有咽下去,然后转身吧唧吧唧跑回小屋,跳到床上再次卧倒,继续用很痛苦的表情抓着床单,把上面的牡丹花纹揪出了汗涔涔的褶皱,然后仰脸继续凄美地微笑。
    缓缓地,掌控着力道,让温水从右嘴角流出来。
    眼前的西米克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但是说不出话来——自然说不出话来,因为西米克也是需要余周周来配音的,而她正含着一口水。
    于是只能在脑海中模拟着西米克的声音,“你不要死,不要死!”
    “鲜红的血”流到了下巴上,滴答滴答落在床单上。
    死定了,忘记床单会被浸湿,妈妈一定会骂她的。
    于是决定就吐这点血意思一下就可以了,她赶紧把剩下的小半口咽了下去,伸手拽过瓶子,推到根本不存在的西米克面前——“一定要……一定要……送到……”
    眼睛里的神彩渐渐隐去,只留下一片干枯黯然。
    余周周无力地垂下头,面朝下安静地死在了战火纷飞的修罗场上。
    两秒钟后她“腾”地跃起来,转了个方向跪在床上,用左手捂住嘴巴,努力地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你醒醒……你不要吓唬我啊……你醒醒啊,醒醒!”
    现在她是西米克了。
    西米克伏在地上,摇着头,含着泪,一遍遍地哭喊着,“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你是骗我的,你是骗我的!”
    ……
    余妈妈端着热乎乎的高乐高,推门的手停在了半空,嘴角抽动许久,最终还是叹口气,转身离开了,走到余周周外婆的房间,看着铁架上的盐水瓶说,“妈,五分钟以后差不多就能拔针头了。”
    外婆点点头,“周周呢?”
    “正在犯病。”
    ……
    西米克终于还是从悲痛中走了出来,她用左手拽过身边的瓶子,泪眼朦胧却又无比坚强地攥紧了小拳头,“我发誓,一定会把圣水带给他们的!”
    所谓圣水,就是装在外婆曾用过的输液盐水瓶里面,用胶塞封存着的,自来水。
    西米克举高了瓶子,余周周把右眼贴紧了圆柱状的瓶身,初春三月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通过瓶子,在她眼底铺陈出一大片明晃晃却又不刺眼的灿烂明媚。
    “我看到了光明。”西米克深情地说。
    门外路过的妈妈闻声绊在了门槛上。
    西米克搂紧了瓶子,警惕地看着四周。她忽而匍匐在床上靠四肢缓慢爬行,忽而鱼跃起身,贴近墙壁屏住呼吸。在不大的小屋里面,她穿越了魔界的千山万水。
    “西米克西米克,米克米克变!”
    她灵巧地施展魔法,变成了一只小兔子。余周周用板牙咬住下嘴唇,然后努力将上嘴唇翘起来,作出兔子脸,然后在床上一蹦一蹦,越过脑海中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终于,到了。”
    她站直身体,毫不畏惧地看着眼前青面獠牙一脸狞笑的大魔王。
    然后转个身,双手叉腰,腆着肚子绽开一脸狞笑,“哈哈哈哈哈,我丧尽天良的诡计竟然被你发现了,不过没关系,你的死期已经到了,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称自己丧尽天良的,颇为谦虚的大魔王。
    再转身,从床上捡起瓶子,搂在怀里,“你!你!你……你去死吧!”
    好像不大对。
    “你……”余周周放下瓶子皱着眉头开始认真思考,作为一个孤胆英雄,此时她应该说些什么?
    “你为所欲为的日子已经到头了,觉悟吧,看我替天行道。”门外忽然想起妈妈的声音。
    余周周笑起来,眼睛眯成好看的月牙,“谢谢妈妈。”
    “……不客气。”
    “哈,你为所欲为的日子已经到头了,你觉悟吧,看我替天行道!!”余周周大喊着,抬腿使出了漂亮的回旋踢,然后与机器人合体,作出驾驶的姿势,躲避,侧摔,跳跃,俯身……
    小屋里回荡着诡异的声声闷响。
    最后,她跳起来从墙上的挂钩上取下鸡毛掸子,双手握住,像日本武士一般。先是在空中划了一圈,用剑尖舞出了一个圆,然后深吸一口气,劈头砍下!
    做完这个动作,立刻转过身,捂住额头跪在床上,不可置信地大喊,“怎么会?怎么会输给你?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
    妈妈给外婆拔下针头,听到小屋里最后一声沉重的闷响。
    等她给外婆喂完最后一口米粥,端着碗准备去厨房刷干净的时候,路过小屋,听到里面凄厉的哭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