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泯然众人间的幸福

时间:2021-03-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你好,旧时光(全文在线阅读)>  泯然众人间的幸福

    考试结束铃打响的时候,余周周“腾”地站起身。辛锐有那么一秒钟觉得余周周要冲上来撕了她——她从来没见过余周周那样愤怒。
    不,也许见过的。只是那时候她只顾着蜷缩成一团,不敢抬头,只能听到徐志强的辱骂声,还有余周周愤慨的指责声。
    温淼说过,余周周是打不死的星矢。她的心里,永远有一个雅典娜。某一刻,辛锐就是她的雅典娜。
    可是此刻,余周周只是无限悲凉地看着她。
    “我知道是你。我知道肯定是你。”
    辛锐本能地想要辩解,辩解这种行为从来都无关事实真相,只是自我保护。
    可是余周周没有听,也没有说。仿佛是懒得看见她一样,拎起书包奔出了门。
    这只是第一门,资格考试还远远没有结束。
    可是这个考场上,只剩下她一个人。
    辛锐的心重重地坠落——
    “林杨?”
    “……周周?”林杨的声音透着一股惊讶,还有自己都没发觉的喜悦。
    他握紧了电话,挠挠头,“那个,语文题有点难啊,出的都是什么犄角旮旯的破题……”
    明明早就告诉自己,既然她拒绝,那么就再也不要理她,再也不要。
    而且,这可不是欲擒故纵,绝对不是。他在心里面告诉自己。
    “别废话,”余周周的声音中透着焦急,却还有几分让林杨熟悉又陌生的斗志与魄力,“凌翔茜出事了。你在哪个考场?我现在过去找你!”
    林杨茫然地听着余周周简略的描述,挂下电话之后,立即拨通了凌翔茜的电话。
    关机。
    他有些慌了神,蒋川的电话也关机,应该是刚考完试还没来得及开机。
    “考得怎么样?语文题有点难。”楚天阔早就在之后的几次考试中重新夺回了第一名,面对林杨的时候依旧大度淡定,笑得很随和。
    林杨不知道应该如何对楚天阔开口。凌翔茜似乎后来和楚天阔毫无联系,他顾及着凌翔茜的面子,从来没有打听。
    终于还是说了:“余周周告诉我,凌翔茜被冤枉作弊,从考场上离开了。”
    楚天阔歪头,“什么?冤枉?”
    正说着,余周周已经爬上了楼,跑了过来。
    “我刚才给我们班主任打电话了,他说处分还没有商量出来,凌翔茜就拎着书包出校门了。”
    “……不会出什么事情吧?”林杨有些慌。他一直都知道凌翔茜的脾气,尽管长大之后懂得装得乖巧些,可是根本上,还是和小时候没有任何区别。
    余周周摇头,“我不知道,我的预感很不好。”
    林杨几乎是当机立断,“走,我收拾一下东西,我们一起出去找找她。”
    楚天阔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在林杨抓起书包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惊呆了,第一次直白地说出感受,“你疯了?你难道不考试了吗?”
    林杨笑笑,“那个,楚天阔,你好好加油。”
    余周周意味深长地看看他,抓起林杨的手腕把他拖走。
    楚天阔靠在门上,觉得无法理解。他呆愣了一会儿,才想起生物书还有几页没看完,于是回到座位上掏出课本,轻轻地翻开。
    只是脑海中那两个人抓着书包弃考狂奔的样子久久不去。楚天阔一直都知道自己没有做错,他向来是知道轻重缓急的孩子,他知道什么才是正事。
    只是那两个背影一直踩着他的生物书的页面,留下一串让他迷惑心慌的脚印——
    凌翔茜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突然感到了一种荒谬的自由。
    她在路上看到了陈景飒。对方仍然在用高八度的嗓音抱怨着语文考题,看到凌翔茜,嘴角有一抹讥笑。
    “考得怎么样啊,大小姐?”
    凌翔茜忽然笑了,她看着陈景飒的眼睛,这个人的不友好断断续续折磨了她整整两年,此刻终于解脱。
    “陈景飒,你能不能闭上嘴?我听见你那像是踩了猫尾巴的声音就头疼。”
    她第一次感觉呼吸这样顺畅。
    出了校门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随便踏上了一辆公交车,坐到终点,再坐上另一辆,再坐到终点……
    从一个终点到另一个终点,她始终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呆滞地盯着窗外变换的景色。冬天的地上满是黑色残雪,灰色的城市有种脏兮兮的冷漠。
    最后抬起头的时候,赫然发现站在郊外的音乐学院门口。
    她记得,小时候,她、林杨和蒋川三个人几乎每年夏天都要来这里考级,学了两年之后是五级,然后第二年是六级,第三年八级,第五年林杨和自己冲击十级,蒋川仍然规规矩矩在考九级。
    最后一年夏天的时候,音乐学院正在扩建,楼房外围露出大片的杂草丛,漫漫天地一望无尽,荒原让他们三个都忘记了呼吸。
    是谁说的,音乐家总是要亲近自然才能领悟天籁的真谛。可是身后大厅里面那些因为考试而紧张焦躁的孩子们,像是量产的机器,流泻的音符里面没有一丝灵魂——他们毕竟真的不懂得他们演奏的究竟是什么。
    凌翔茜已经找不到那篇荒原。当年荒原盖上了新的教学楼,然后新的教学楼又变成了旧的教学楼。那方恣意生长的天空,被分割成了细碎的一块块,她抬起头,看不到自己的小时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