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少年自有难言苦 妖女私传大衍功

时间:2021-03-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10章 少年自有难言苦 妖女私传大衍功

    那少年道:“娘子,你忘了么?咱们曾答应了孟钊什么事情?”那妇人格格笑道:“给他娶一个标致的娘子。”那少年道:“可是孟钊这小子就死心眼儿,只想与他那位玉姑娘重圆好梦。”那妇人道:“这事和这姓耿的小子又有什么关连?”那少年道:“娘子,你有所不知,这姓耿的小子和孟刽的那位玉姑娘,哈哈,他们的关系可是暧昧得很哪!”那妇人大感兴趣,问道:“怎么个暧昧法?”那少年道:“刘彪,你说与主母听听。”

    那鹰鼻汉子道:“前几天我们发现这小子和玉姑娘在冀鲁的大路上同行,我们就暗暗跟踪,哈哈,他们晚上在客店投宿,竟是同在一间房于的。”

    那少年笑道:“娘子,你明白了吧?这小子是那位玉姑娘的面首哪!”话至此处,耿照已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

    满腔委屈,心里想道:“我与珊瑚光明磊落,不料落在这些小人的眼中,却是想得如此不堪,我受诬陷还不打紧,连带珊瑚也蒙了污垢,真是太冤柱了、大不值了!”他满腔委屈,满腔冤愤,只是被点了穴道,却嚷不出来。

    那少年说道:“孟钊这小子虽然本领平常,但咱们却还有用他之处。我答应给他找回他的玉站娘,就正是要他死心塌地为我所用。这小子竟敢沾惹他的姑娘,我当然要为他出一口气了。”那妇人道:“孟刽可知道了这件事?”那少年道:“我有意令他惊喜一场。等会几再叫他出来。”那妇人笑道:“恐怕不只惊喜,还要活活气死呢。他的好梦未圆,一顶绿帽子却是戴稳了,他还能要那玉姑娘吗?”那少年道:“这就是他的事情了。我把他的情人和仇人都战了来,我对他也算是尽了心力了。”那妇人道:

    “不错,他若是不肯再要他那骚蹄子,那就更好,我可以给他再作主张,”那少年道:“是呀,你总算明白了。这姓耿的小子是他的仇人,怎么好放?”

    那妇人走到耿照身边,好像鉴赏一件精致的美术品似的,浑身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又摸了摸他的脸蛋,格格笑道:“这小子是长得标致,看来比盂钊还俊得多。怪不得会讨女人欢喜。

    嗯,把他放了吧!”

    那少年道:“怎么童我和你已说得这样清楚,你还要把他放了?”那妇人道:“你只知道笼络手下,就不知道讨我的欢心?”那少年惊疑不定,小声说道:“你也看上这小子了?”那妇人柳眉倒竖,嗔骂道:“放屁!”那少年道:“既然不是如此,何以又要把他放了?到底为的什么?”那妇人道:“为的就是他是柳清瑶的情人!他和那玉姑娘怎样勾搭我不管,只要柳清瑶喜欢他,我也就高兴!我要把他放回去,好绝了你对柳清瑶的妄念。怎么,我的命令你敢不依从么?”

    那少年笑道:“娘子,你这干醋呷得好没来由。第一,她虽然是我的师妹,我离家之后,就从来没有回去过。我离家的时候,她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呢!”原来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蓬莱魔女的师兄公孙奇。

    耿照不知其中原委,大感奇怪,心里想道:“珊瑚与我无事不谈,却怎的从来没听她提过柳姑娘有个师兄?这人既然是她的师兄,却又为何一点也不买她的帐?还有一样,听他们的称呼,这妇人当然是他的妻子了。他年轻英俊,武功又高,何以却选了一个比他年老而又姿色平庸的妻子,对妻子又这样惧怕?

    真是令人好笑、不解。”

    那妇人冷笑道:“柳清瑶现在可不是孩子了,她早就从黄毛丫头变成了标致的大姑娘啦!孟例和他那位玉姑娘分手的时候,两人也还都是不懂事的孩子,孟钊不是一心一意要等她吗?”

    公孙奇连连搓手道:“这怎么相同,这怎么相同?孟例没有妻子,我已有了你这如花似玉的娘于,早就心满意足,哪能还想别人?”

    那妇人瞟了丈夫一眼,面色好转一些、但仍然冷笑道:“你别嘴上涂了蜜糖,讨我欢喜。哼,你若心中有我,当年也下会去缠南阳云仲玉的女儿哪?”

    公孙奇道:“事情早已过去了,你还提它干嘛?何况这件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受人之托,那,那……”那妇人道:“好,就不谈这件事。你刚才说了个‘第一’还有没有个‘第二’?”原来公孙奇当年迫云仲玉父女之事,事关着一件秘密,那鹰鼻汉子虽然是他们夫妇的亲信,那妇人却也不愿给他知道,故此忙把话头岔开。

    公孙奇道:“有,有。第二。你当然知道我最大的仇人是谁?”那妇人道:“怎么?你有了什么关于笑做乾坤华谷涵的消息吗?

    华谷涵与这事又有什么相干?”公孙奇道:“华谷涵上月派遣了白修罗给柳清瑶送礼,送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柳清瑶现在已去回拜华谷涵了,又听说有人要给他们二人撮台呢。”那妇人格格笑道:“这么说,你很伤心了?”公孙奇正容说道:“不错,是很伤心,而且很愤恨呢。但娘子,你可别误会,我的伤心愤恨,是因为她到底是我的师妹,现在她和我的仇人勾结起来,看来是要对付我了。”那妇人道:“那你怎么办?”公孙奇咬牙道:

    “我已决意不把她当作我的师妹,她勾结我的仇人,她也就是我的仇人了。”这活,他当燃是有意说给妻子听的,不过,他心里确实也很伤心,说来神情激动,看不出是有意做作。那妇人眉梢充满笑意,脸色更好转了。公孙奇道:“好了,你现在总该相信我对柳清瑶没有什么邪念了吧?”那鹰鼻汉子忽道:“主公、有一件事,我还未禀报。”

    公孙奇道:“何事?说来!”那鹰鼻汉子道:“孟钊的那位玉姑娘,她,她的身份——”那妇人连忙问道:“怎么样?”那鹰鼻汉子道:“玉姑娘是蓬莱魔女最得宠的一个侍女。”公孙奇“呀”了一声,似乎很出意外。那鹰鼻汉子道:“所以小人要向主公请示,主公既是把蓬莱魔女当作华谷涵一路的人,那么咱们让不让那玉姑娘踏进这里?她和这小子分手之后,就单独一人,向咱们这里来,估量最迟在明天中午也会到了。”公孙奇沉吟不语,似乎心意踌躇,一时难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