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药酒(5)

时间:2021-03-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金庸 点击:

不料石破天呼的一掌向一株大树拍了过去,叫道:“哎唷,这……这可痛死我了!”他

腹痛如绞,当下运起内力,要将肚中这团害人之物化去,那知这九九丸和烈火丹的毒性非同

小可,这一发作出来,他只痛得立时便欲晕去,登时全身抽搐,手足痉挛。

他奇痛难忍之际,左手一拳又是向那大树击去,击了这一拳后,腹痛略减,当下右手又

是一掌拍出。只震得那株大树枝叶乱舞。他击过一拳一掌,腹内疼痛略觉和缓,但顷刻间肚

中立时又如万把钢刀同时剜割一般。他口中哇哇大叫,手脚乱舞,自然而然将以前学过、见

过的诸般武功施展出来。他学得本未到家,此时腹中如千万把钢刀乱绞,头脑中一片混乱,

那里还去思索什么招数,只是乱打乱拍,虽然乱七八糟,不成规矩,但挟以深厚内力,威势

却是十分厉害。他越打越快,只觉每发出一拳一掌,腹中的疼痛便随内力的行走而带了一些

出来。

胖瘦二人只瞧得面面相觑,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开。他二人知道如石破天这样的武学高

手,身中剧毒,临死之时散去全身功力,犹如发了疯的猛虎一般,只要给他双手抱住了,那

就万难得脱。但听得他拳脚发出虎虎风声,招式又如雪山剑法,又如丁家的拳掌功夫,又挟

了些上清观剑法中的零碎招数。但尽是似是而非,生平从所未见,心想此人莫非真的是什么

金乌派门徒。以他二人武功之高,石破天这些招数纵怪,可也没放在眼里,只是他拳腿上发

出的劲风,却令二人暗暗称异。

但见他越打越快,劲风居然也是越来越加凌厉,二人不约而同的又是对望了一眼,微微

一笑,均想:“这小子内力虽强,武功却是不值一哂,就算九九丸和烈火丹毒不死他,此人

也非我二人的敌手。先前看了他内力了得,可将他的武功估得过高了。”这么一想,不由得

都可惜自己那一壶药酒和那一个枚药丸起来,早知如此,他若要动武,一出手便能杀了他,

实不须耗费这等珍贵之极的药物。

凝聚阴阳两股相反的猛烈药性,使之互相中和融化,原是石破天所练‘罗汉伏魔功’最

擅长的本事,倘若他只饮那胖子的热性药酒,或是只饮那瘦子的寒性药酒,以如此剧毒,他

内功虽然了得,终究非送命不可。那知道胖瘦二人同时下手,两股相反的毒药又同样猛烈,

误打误撞,阴阳二毒反而相互克制。胖瘦二人万万想不到谢烟客先前曾以此法加诸这少年身

上,意欲伤他性命,而他已习得了抵御之法。

石破天使了一阵拳脚,肚中的剧毒药物随着内力渐渐逼到了手掌之上,腹内疼痛也随之

而减,直到剧毒尽数逼离肚腹,也就不再疼痛。他踉踉跄跄的走回火堆,笑道:“啊哟,刚

才这一阵肚痛,我还怕是肚肠断了,真吓得我要命。”

胖瘦二人心下骇异,均想:“此人内功之怪,实是匪夷所思。”

那胖子道:“现今你肚子还痛不痛?”

石破天道:“不痛了!”伸手去火堆上取了一块烤得已成焦炭的野猪肉,火光下见右掌

心有一块铜钱大小的红斑,红斑旁围绕着无数蓝色细点,“咦”的一声,道:“这……这是

什么?”再看左掌心时,也是如此。他自不知已将腹内剧毒逼到掌上,只是不会运使内力,

未能将毒质逼出体外,以致尽数凝聚在掌心之中。

胖瘦二人自然明白其中原因,不禁又放了一层心,均想:“原来这小子连内力也还不大

会运使,那是更加不足畏了。他若不是天赋异禀,便是无意中服食了什么仙草灵芝,无怪内

力如此强劲。”本来料定他心怀恶念,必要出手加害,那知他只是以拳掌拍击大树,虽然腹

痛大作之时,瞧过来的眼色中也仍无丝毫敌意,二人早已明白只是一场误会,均觉以如此手

段对付这傻小子,既感内疚于心,又不免大失武林高手的身分。

只听石破天道:“刚才咱们说要义结金兰,却不知那一位年纪大些?又不知两位尊姓大

名。”

胖瘦二人本来只道石破天服了毒药后立时毙命,是以随口答允和他结拜,万没想到居然

毒他不死。这二人素来十分自负,言出必践,自从武功大成之后,更从未说过一句不算数的

话,虽然十分不愿和这傻小子结拜,却更不愿食言而肥。

那胖子咳嗽一声,道:“我叫张三,年纪比这位李四兄弟大着点儿。小兄弟,你无名无

姓,怎能跟我们结拜?”

石破天道:“我原来的名字不大好听,我师父给我取过一个名儿,叫做史亿刀。你们就

叫我这个名字,那也不妨。”

那胖子笑道:“那么咱们三人今日就结拜为兄弟了。”他单膝一跪,朗声说道:“张三

和李四、史亿刀结拜为兄弟,此后有福同离,有难同当,若违此言,他日张三就如同这头野

猪一般,给人杀了烤来吃了,哈哈,哈哈!”这‘张三’两字当然是他假名。他口口声声只

说张三,不提一个‘我’字,自是毫无半分诚意。

那瘦子跟着跪下,笑道:“李四和张三、史亿刀二位今日结义为兄弟,不愿同年同月同

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若违此誓,教李四乱刀分尸,万箭穿身。嘿嘿,嘿嘿。”冷笑

连声,也是一片虚假。

石破天既不知‘张三、李四’人人都可叫得,乃是泛称,又浑没觉察到二人神情中的虚

伪,双膝跪地,诚诚恳恳的说道:“我和张三、李四二位哥哥结为兄弟,有好酒好肉,让两

位哥哥先吃,有人要杀两位哥哥,我先上去抵挡。我若说过了话不算数,老天爷罚我天天像

刚才这样肚痛。”

胖瘦二人听他说得十分至诚,不由得微感内愧。

那胖子站起身来,说道:“三弟,我二人身有要事,咱们这就分手了。”

石破天道:“两位哥哥却要到那里去?适才大哥言道,咱们结成兄弟之后,有难同当,

有福共享。反正我也没事,不如便随两位哥哥同去。”

那胖子张三哈哈一笑,说道:“咱们是去请客,那也没什么好玩,你不必同去了。”说

着扬长便行。

石破天乍结好友,一生之中,从来没一个朋友,今日终于得到两个结义哥哥,实是不胜

之喜,见他们即要离去,大感不舍,拔足跟随在后,说道:“那么我陪两位哥哥多走一段路

也是好的。这番别过,不知何日再能见两位哥哥的面,再来一同喝酒吃肉。”

那瘦子李四阴沉着脸,不去睬他。张三却有一句没一句的撩他说笑,说道:“兄弟,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