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药酒(4)

时间:2021-03-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金庸 点击:

致命。他二人内功既高,又服有镇毒的药物,才能连饮数口不致中毒。但若胖子误饮寒酒,

瘦子误用饮烈酒,当场便即毙命。二人眼见石破天如此饮法,仍是行若无事,宁不骇然?

他二人虽见多识广,于天下武学十知七八,却万万想不到石破天身得奇缘,先练纯阴内

功,再练纯阳内功,这一阴一阳两门内功本来互相冲克,势须令得他走火而死,不料机缘巧

合,反而相生相济,竟使他功力大进,待得他练了从大悲老人处得来的‘罗汉伏魔功’,更

得丁不三的药酒之助,将阴阳两门内功合而为一,体内阴阳交泰,已能抵挡任何大燥大热、

或是大凉大寒的毒药。

石破天喝了二人携来的美酒,心下过意不去,又再烧烤野猪肉,将最好的烧肉分给他二

人,不住劝二人饮酒。

那二人只道他是要以喝毒酒来比拚内力,不肯当场认输,只得勉为其难,和他一口一口

的对饮,偷偷将镇制酒毒的药丸塞入口中。二人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石破天,见他确未另服化

解药物,如此神功,实是罕见,真不知从何处钻出来这样一位少年英雄?

那胖子见石破天喝了一口酒后,又将朱红葫芦递将过来,伸手接住,说道:“小兄弟内

力如此了得,在下好生佩服。请问小兄弟尊姓大名?”石破天皱起眉头,说道:“这件事最

教我头痛,人家一见,不是硬指我姓石,便来问我姓名。其实我既不是姓石,又无名无姓,

因此哪,你这句话我可真的答不上来了。”那胖子心道:“这小子装傻,不肯吐露姓名。”

又问:“然则小兄弟尊师是那一位?是那一家那一派的门下?”

石破天道:“我师父姓史,是位老婆婆,你见到过她没有?她老人家是金乌派的开山师

祖,我是她的第二代大弟子。”

胖瘦二人均想:“胡说八道,天下门派我们无一不知。那里有什么金乌派,什么史婆婆

了?这小子信口搪塞。”

那胖子乘着说这番话,并不喝酒,便将葫芦递了回去,说道:“原来小兄弟是金乌派的

开山大弟子,怪不得如此了得,请喝酒吧。”

石破天见到他没有喝酒,心想:“他说话说得忘记了。”说道:“你还没喝酒呢。”

那胖子脸上微微一红,道:“是吗?”自己想占少喝一口的便宜,却被对方识破机关,

心下微感恼怒,又不禁有些惭愧,那知道石破天却纯是一番好意,生怕他少喝了美酒吃亏。

那胖子连着先前喝的两口,一共已喝了八口药酒,早已逾量,再喝下去,纵有药物镇制,也

必有大害,当下提葫芦就在口边,仰脖子作个喝酒之势,却闭紧了牙齿,待放下葫芦,药酒

又流回葫芦之中。那胖子这番做作,如何逃得过那瘦子的眼去?他当真是依样葫芦,也是这

样葫芦就口,酒不入喉。

这样你一口,我一口,每只葫芦中本来都装满了八成药酒,十之七八都倾入了石破天的

肚中。他酒量原不甚宏,仗着内力深厚,尽还支持得住,只是毒药虽害他不死,却不免有些

酒力不胜,说话渐渐多了起来,什么阿绣,什么叮叮当当的,胖瘦二人听了全是不知所云。

那瘦子寻思:“这少年定是练就了奇功,专门对付我二人而来。他不动声色,尽只胡言

乱语,当真阴毒之极。待会动手,只怕我二人要命送他手。”

那半年心道:“今日我二人以二敌一,尚自不胜,此人内力如此了得,实是罕见罕闻。

待我加重药力,瞧他是否仍能抵挡?”便向那瘦子使了个眼色。

那瘦子会意,探手入怀,捏开一颗腊丸,将一枚‘九九丸’藏在掌心,待石破天将蓝漆

葫芦又递过来时,假装喝了一口,伸手拭去葫芦口的唾沫,轻轻巧巧的将一枚九九丸投入其

中,慢慢摇幌,赞道:“好酒啊,好酒!”当瘦子做手脚时,那胖子也已将怀中的一枚‘烈

火丹’取出,偷偷融入酒中。

石破天只道是遇上了两个慷慨豪爽的朋友,只管自己饮酒吃肉,他阅历既浅,此刻酒意

又浓,于二人投药入酒全未察觉。

只听那瘦子道:“小兄弟,葫芦中酒已不多,你酒量好,就一口喝干了吧!”

石破天笑道:“好!你两位这等豪爽,我也不客气了。”拿起葫芦来正要喝酒,忽然想

起一事,说道:“在长江船上,我曾听叮叮当当说过,男人和女人若是情投意合,就结为夫

妇,男人和男人交情好,就结拜为兄弟。难得两位大爷瞧得起,咱们三人喝干了这两葫芦酒

之后,索性便结义为兄弟,以后时时一同喝酒,两位说可好?”胖瘦二人气派俨然,结拜为

兄弟云云,石破天平时既不会心生此意,就算想到了,也不敢出口,此刻酒意有九分了,便

顺口说了出来。

那胖子听他越说越亲热,自然句句都是反话,料得他顷刻之间便要发难动手,以他如此

内力,势必难以抗御,只有以猛烈之极的药物,先行将他内力摧破,虽然此举委实颇不光明

正大,但看来这少年用心险恶,那也不得不以辣手对付,生怕他不喝药酒,忙道:“甚好,

甚好,那再好也没有了。你先喝干了这葫芦的酒吧。”

石破天向那瘦子道:“这位大爷意下如何?”那瘦子道:“恭敬不如从命,小兄弟有此

美意,咳,咳!我是求之不得。”

石破天酒意上涌,脑中迷迷糊糊地,仰起头来,将蓝漆葫芦中的酒尽数喝干,入口反不

如先前的寒冷难当。

那胖子拍手道:“好酒量,好酒量!我这葫芦里也还剩得一两口酒,小兄弟索性便也干

了,咱们这就结拜。”

石破天兴致甚高,接过朱漆葫芦,想也不想,一口气便喝了下去。

两人对望了一眼,均想:“我们制这药酒,每一枚九九丸或烈火丹,都要对六葫芦酒,

一葫芦酒得喝上一个月,每日运功,以内力缓缓化去,方能有益无害。这一枚九九丸再加一

枚烈火丹,足足开得十二大葫芦药酒,我二人分别须得喝上半年。他将我们的一年之量于顷

刻之间饮尽,倘若仍能抵受得住,天下决无此理。”

果然便听石破天大声叫道:“啊哟,不……不好了,肚子痛得厉害。”抱着肚子弯下腰

去。胖瘦二人相视一笑。那胖子微笑道:“怎么?肚子痛么?想必野猪肉吃得太多了。”

石破天道:“不是,啊哟,不好了!”大叫一声,突然间高跃丈许。

胖瘦二人同时站起,只道他临死之时要奋力一击,各人凝力待发,均想以他功力,来势

定是凌厉无匹,两人须得同时出手抵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