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在人间(第十八章)(5)

时间:2021-03-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高尔基 点击:


    "现在该睡觉了。"奥西普说着,脱去长靴。

    福马默默地躲开一旁。

    彼得重复地要求着:

    "我说——这是写来反对谁的呀?"

    "这只有他们才知道。"奥西普吐了一句,在板床上躺倒。

    "要是写来反对后母的,那就完全没有意思了,后母并不会因此变得好些,"石匠固执地说。"反对彼得吗,也没有用处。所谓因果报应就是了。杀了人就要充军到西伯利亚去,再没有别的。为这种犯罪写书是多余的,好象完全是多余的吧?"

    奥西普不作声,于是石匠补充说:

    "他们没有什么可做,就这样谈论别人的事情,跟女人晚间聚会闲扯一样。好,再见,该睡了……"他在开着的门口显出的一块蓝色的方形中站了一会儿,又问:"奥西普,你觉得怎样?"

    "唔?"木匠含糊地应了一声。

    "好,好,睡觉吧……"

    希什林在他坐的地方侧身躺倒,福马同我一起睡在压软了的干草上。郊外的村子很寂静,远远地听见火车头的声音,铁轮的轰隆声,缓冲机的轧轧音。工房里发出各种不同的鼾声。我觉得不自在——想等他们讲出一点什么,可是一点也没有……忽然,奥西普轻轻地发出清楚的声音:"嗨,孩子们,这些话你们不能当真。你们年纪还轻,活的日子还长着哩,你们要积聚自己的智慧。自己的智慧,比别人的多一倍用处,福马,睡着了吗?"

    "没有,"福马高兴地应了一声。

    "好啦,你们两个,都识字,读书是好的,但什么也不要相信。他们什么都可以写书,这种事情,是握在他们手里的。"

    他从板床上伸下两腿,两手靠在板床沿上,向我们俯着身子继续说:"书,应当怎样去了解呢?它是专门揭发别人的隐事的。

    这就是书。它说:请看吧,人是怎样的,木匠或者别的什么人,是怎样的,可是它把贵族写成了另一种人。书不是胡乱写的,它一定为某些人说话……"福马沉着地说:"彼得杀死工头是对的。"

    "唔,这不行,杀人总是不对的。我知道,你不喜欢格里戈里。可是你得打消这个念头。我们大家都不是有钱人,我今天是主人,明天又给人家当伙计……""我不是说你,奥西普伯伯。"

    "这反正是一样的……"

    "你是公正的。"

    "等一下,我告诉你,写那本书的目的,"奥西普打断福马带怒的话。"这目的是很狡猾的。你瞧,这里说到没有平民的贵族和没有贵族的平民。现在你看:对贵族固然不利,对平民也未见得好。结果就这样:贵族衰败了,发傻了。平民呢,得意了,酗酒,害病,受委屈。书里说什么,给贵族当奴隶要好些;贵族庇护平民,平民帮扶贵族,大家有饭吃,一切都平安无事了……这话本来不错,我也决不争辩。跟着贵族到底过得安静些。平民穷苦,对贵族没有好处,平民有钱,而且不聪明,对贵族就很好,这就是对他有利的。我很明白这个,要知道我自己在贵族底下呆了快四十年,我亲身尝过不少苦。"

    我想起自杀了的马车夫彼得,关于贵族也说过同样的话,感到奥西普的思想同那恶老头子的完全一致,心里觉得很不愉快。

    奥西普一只手摸了一下我的脚,又说:

    "我们应该了解书本和其他文章。无论谁,都不会白干什么事的。看起来好象是胡干,这是外表。书也不是白写出来的,它是要搅昏人家头脑的。一切事,都要靠智慧去做,没有智慧,既不能用斧子砍东西,也不能打一双草鞋……"他谈了很久,躺下,忽然又跳起来,在暗夜的静寂中,轻轻地说出他的警句:"人家说贵族和平民是对立的两方,这是不对的。我们是贵族的一部分,只是在最下层。当然,贵族靠念书长见识,我靠碰壁长见识,贵族的屁股白一点,这便是全部的差别。不,年轻人,按照新方式生活的时代到来了。把书本丢开吧。让大家问问自己:我是谁?是人。那么,他是谁?他也是人。那么现在该怎样呢:上帝并不多要他七个卢布,对吗?不呀,租税方面我们在上帝面前是平等的……"终于天快亮了,黎明掩没了所有的星星,奥西普对我说:"你瞧,我多么能说呀。今晚上我说的话是从来没有想过的。孩子们,你们不要相信我的话。我是因为睡不着,随便胡说的。躺着躺着就会想出些什么来消遣:从前有一只乌鸦,从田里飞到山中,从这个地埂飞到那个地埂,过完了自己的寿命,上帝的命令下来,乌鸦就死了,干硬了。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也没有……好,我们睡吧,很快就该起床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